人民網

七旬老翁18年捐城磚3600塊 送磚全靠自行車

2015年02月04日10:54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一塊青灰色的老城磚已經在魏錦山家裡放了倆月,“等身體好了,我再騎自行車給明城牆遺址公園送過去!”但這可能是他捐的最后一塊老城磚了。

  這些年,北京城內外危改、拆遷、修路、挖地基等施工場所,魏錦山是那裡的常客。魏錦山用二八大杠自行車馱著城磚,一次馱兩塊,一趟趟給明城牆遺址公園的“捐城磚辦公室”送去。近20年時間裡,他一共捐贈了3600塊老城磚,重達8.64萬公斤。

  走街串巷找城磚

  “這就是明代的老城磚!”74歲的魏錦山說起話來有些喘,但隻要一聊到城磚就來勁了。他三步兩步走到陽台,不顧勸阻,彎下腰搬起48斤重的城磚,“長48厘米,寬22厘米,高13厘米。”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城牆承載著魏錦山的老北京記憶。朝陽門城牆是他小時候玩耍的地方,順著馬道上去,在城牆放風箏、摘酸棗,高高地俯瞰北京城。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舊城改造中,大量城磚散入民間,用於民房、防空洞、公共廁所的建材。1996年,北京市文物局呼吁市民捐磚,修復東便門古城牆,還專門成立了“捐城磚辦公室”。

  “聽到政府號召捐磚的通知,我特別高興!”當時的魏錦山還沒退休,是一名普通工人。為了撿城磚,他成了“報迷”,從報紙上搜集各種信息:哪條胡同危改拆遷,哪兒修路,哪兒正在挖地基……下班之后,他騎著自行車走街串巷去工地上找城磚,西直門、虎坊橋、南小街、前門外、朝陽門、東直門等各個拆遷改造工地,一個都不落下。

  發現城磚,就扛兩塊,用繩子拴在自行車后座上,騎車給東便門的“捐磚辦”送去。“趕上休息日,我一天能送5趟!”魏錦山伸出五個手指,哈哈笑著。有時候城磚還沒馱完,就隨著砂土被施工方拉走了,魏錦山看著心疼。為了“搶”磚,魏錦山把城磚從土裡扒拉出來,一塊塊壘在附近的便道上,到太陽落山,摞了有100多塊,夠一車了,他就給“捐磚辦”打個電話,讓他們直接來拉走。

  后來,魏錦山的單位從國貿搬到了通州,京通快速修路時沿線民房又出現了大量古城轉。他放棄坐班車,每天騎1個多小時自行車去通州的金屬結構廠上班。“每天下班的路上,帶兩塊城磚回家。”

  18年時間裡,魏錦山累計給“捐磚辦”捐獻的城磚,登記在冊的就有3600塊,平均每塊磚重24公斤,共有8.64萬公斤。

  送磚全靠自行車

  魏錦山眉飛色舞地講著他的捐磚往事,老伴卻在一旁露出擔心的神色。

  這種擔心並非沒有道理。魏錦山捐磚的十幾年裡,也遇到過幾次危險。

  1998年,他路過東花市的拆遷工地,看到土堆上有3塊老城磚。眼看挖掘機的翻斗馬上就要鏟倒土堆了,魏錦山趕緊爬上去把城磚拖了下來。“挖掘機司機都差點跟我急了!”

  有一回魏錦山馱著兩塊城磚送去“捐磚辦”,由於車身重、慣性大,在崇文門撞了一位剛下公交的老人。治病、買營養品、賠了一筆錢,說盡了好話。

  大約在2002年左右,魏錦山馱磚的自行車生生被壓壞了。“路上汽車那麼多,他這歲數的人騎車太危險了!”魏錦山的老伴說,“我擔心他的安全,不想讓他繼續捐了。”為了讓老伴放心,最近七八年間,魏錦山從騎車捐磚改成了推車捐磚。

  “倔老頭!”老伴靜靜聽他回憶撿磚的事兒,然后撂下一句責備做飯去了。

  “如果我不倔,能捐這麼多城磚嗎?”魏錦山趁著老伴走開,沖她的背影補了一句。

  隨著東便門明城牆遺址公園的落成,當年號召市民捐磚的熱潮漸漸退去。但魏錦山還是熱情不減,幾十年如一日找磚、捐磚。捐磚辦撤銷了,他就直接把撿來的老城磚放在城牆根兒。“說到底,我是舍不得這些城磚。”魏錦山說,“它們都是老北京的記憶,一旦丟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城磚和瓷片裡有“老北京”

  多年來,隨著城磚一起被魏錦山撿起的,還有1000多塊碎瓷片。

  “北京城一千余年建都史,各個朝代的人都在這兒生活。古時候不像現在,垃圾集中處理。碗、碟,隨便就扔了,就地掩埋,到現在都成了文物。”撿城磚的十多年裡,魏錦山也撿了不少瓷片。

  最早撿到的是半片香爐,正捧在手裡看呢,一不小心又掉地上,碎成兩半。魏錦山把它帶回家。后來在報國寺、潘家園看見有買碎瓷片的,他才知道這是好東西。隨著撿到的瓷片越來越多,魏錦山買了好些書,已經能自己鑒別官窯、民窯,以及各個朝代的瓷片了。

  1000多塊瓷片,魏錦山想好好利用。四處搜集來別人家裝修剩下的三合板,裁成大小均勻的長方形。把瓷片按年代或類型分門別類,在紙殼板上描下瓷片的形狀,剪下再描在三合板上,用自制的鋼絲鋸掏個圓窟窿,把瓷片鑲嵌進去。一百七十一塊鑲了瓷片的三合板,挂滿了家裡的每一面牆。“你看這隻碗,是清代的。”他顫巍巍打開壁櫥,拿出一隻碎瓷片拼成的青花瓷海碗,“這東西不值錢,可它是一段兒歷史。”

  看的書多了,魏錦山也知道了瓷片上的講究:喜鵲落在梅枝上,是喜上眉梢﹔一個碗上畫著三個戟、一朵蓮花,叫連升三級﹔瓷片上畫著鷺鷥鳥、一朵蓮花,寓意一路連科﹔一隻梅花鹿、被大風吹彎的鬆枝,那是一路順風。

  這些瓷片,魏老也打算和城磚一樣,捐出去,“我喜歡這些瓷片,可我也不賣,將來全捐獻給博物館,一個都不留。”(朱鬆梅  姚瑤)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