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杭州“公交縱火案”嫌疑人受審稱願捐獻遺體求諒解

2015年01月29日14:10    來源:今日早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法庭激辯:包來旭是罪大惡極還是罪有可赦

庭上稱自願捐獻器官,求被害人和社會諒解

杭州“7·5公交縱火案”嫌疑人包來旭昨天接受庭審——

他為什麼要放這把火?

“上車后曾糾結過, 醒來時很后悔”

法庭激辯:包來旭是罪大惡極還是罪有可赦

庭上稱自願捐獻器官,求被害人和社會諒解

□通訊員鐘法劉波本報記者陳洋根

去年7月5日17時,杭州最繁忙的7路公交車,在行駛至慶春路時,車廂內突然一把火,把公交車燒成了框架, 造成至少30多名乘客受傷,其中有20人重傷,7人為重傷一級。

重傷員中,年齡最小的是一個隻有7歲的小女孩,本該擁有幸福的童年和美好的未來,卻因為這把火而被徹底改變﹔

還有一對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情侶,一個四肢植皮,一個右手運動功能喪失,兩個年輕人的甜蜜生活被徹底摧毀﹔

最慘的是一戶人家的祖孫三代,全被燒成重傷,老人靠呼吸機才能生存,這一家人將來會面臨著怎樣的生活困難,我們根本無法想象。

這僅僅是此案造成的眾多慘不忍睹、慘不忍言的后果的一部分,還有多名乘客,因傷情特別嚴重、生理機能受到重大損傷,而根本無法表達受害事實……

造成這一切的縱火者包來旭,昨天上午在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由於他全面認罪,並且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都不持異議,原計劃4個小時的庭審,用了不到兩個小時就結束了。

審判長表示將擇日對本案作出一審判決。

庭審

實錄

【記者觀察】

昨天上午9點,躺在一張特制病床上的包來旭被6名法警推著進入被告席。

他的身體大部分都用被子裹著,隻露出一個頭,頸部有枕頭墊著,頭發幾乎沒有,臉部明顯有燒傷的痕跡。

在整個庭審過程中,包來旭情緒穩定,思路清晰,說話和表達也比較流利清楚。兩個半小時裡,除了一旁的法警不時為其補充水分外,包來旭中間隻提出過一次要求,就是把病床靠背抬高一點。

為什麼會放火?

沒法邊工作邊治療,對生活絕望,隻想一死了之

“沒有異議。”當檢察官宣讀完起訴書后,包來旭表示,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沒有異議。

包來旭說,自己在2008年左右離開甘肅老家,輾轉各地打工。案發前主要在義烏打工,曾因看病住院和復查來過杭州。

檢察官問:“這一次為什麼來杭州(指在公交車上縱火)?”

包來旭答:“對生活失去希望了,有輕生念頭,想到放火。”

包來旭提到,2005年他曾經在老家得過肺結核,2013年在義烏打工時復發,高燒41℃五天不退。在醫院治療后,出院要打針吃藥。但是他工作的地方到能夠打針的地方很不方便,居住地附近的社區醫院也不給他打針。

“我要生活,必須工作,繼續工作,就沒時間也沒地方打針治療。”包來旭說,他感到絕望。

“但我沒想到會傷到這麼多人。”包來旭稱,自己也沒跟別人說過自己要到杭州公交車上放火。

檢察官提到了在包來旭不辭而別后,義烏公司的領導、同事和工友都打電話或發短信關心他的下落時,包來旭表示,那些人都不是朋友,“我沒有朋友”。

為什麼會上了7路公交車?

逛到靈隱后覺得很累,沒地方好去就隨便上了車

庭上,檢察官出示了視頻監控資料,包來旭縱火用的“香蕉水”等作案工具,都是案發前一天從義烏購買的。

其中10公斤的“香蕉水”花了105元,購自義烏丹溪路化工和條街。包來旭將原本裝在鐵桶內的“香蕉水”,重新灌裝到塑料桶裡,因為塑料桶更容易塞進雙肩包,方便攜帶。另外,他還准備了打火機等作案工具。

那天早上,包來旭坐了輛黑車,早上7點多就到了杭州汽車南站。之后一路漫無目的地走走停停,覺得渾身沒有力氣,走到靈隱時,他覺得沒地方好去了,就隨便上了一輛公交車。

包來旭說,選擇在7路公交車上放火是隨機的,“隨身帶的手機,扔在了靈隱寺附近的垃圾桶裡,我想一死了之,可不想讓別人知道我的身份。”包來旭說,在放火前,他處理掉了一切可以識別自己身份的東西。

想到過潑燃香蕉水的后果嗎?

知道這種水燒起來很厲害,縱火前曾猶豫糾結過

包來旭回憶,他上車時挑了正對公交車后門的折疊椅位置,把裝有“香蕉水”的雙肩包放在身體右側位置(乘客事后作証說,包來旭對雙肩包好像特別在意,不時用手摸摸)。

“一開始公交車上人很多。”包來旭說, “我上車后有糾結過,后來想到快要到終點了,不做就沒有機會了。”

於是他俯身拉開雙肩包,從裡面將塑料桶拿出,擰開蓋子,將“香蕉水”潑在公交車過道裡,隨后用打火機點燃……

“兩三秒之內大火就燒起來了。”包來旭回憶說,當時他聽到了車裡人的哭喊聲和呼救聲,但大腦卻一片空白,很快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醒來時人躺在醫院裡,“那時想想很后悔,但一切都太晚了,無法彌補。”

包來旭稱,“天那水”(即“香蕉水”)易燃,自己小時候就知道。

而他在警方的供述中也曾提到,有同事曾用“天那水”清洗服裝上面的污漬,當時衣服上隻沾了一點“天那水”,被煙頭一碰到馬上就燒了起來,而且燒得很厲害。這個事情他印象很深刻,所以這次他點火選擇了“天那水”。

法庭激辯

罪大惡極還是罪有可赦

檢察官和律師庭上激辯

公訴方:由杭州市檢察院資深檢察官毛建中為首的公訴團隊。

檢察官向法庭提交的証據顯示,截止到去年12月31日,搶救30多位受傷乘客的費用已超過1300萬元,燒壞的公交車損失為31萬余元。

檢察官分析說,從包來旭選擇的犯罪工具來看,“天那水”屬極易燃燒的烈性燃料,保管、運輸、使用都要萬分小心,這是最基本的常識。而包來旭明知如此,還購買了整整10升,用於放火作案。

從其選擇的犯罪時空環境來看,公交車相對封閉,人員眾多,火勢一起,人員難以疏散。在此前提下,包來旭還在鬧市區的7路車作案,主觀故意昭然若揭。

再有,從其傾倒“天那水”和點火的時間差來看,期間隻隔了幾秒鐘,即使站在他身邊的乘客,都來不及作出正確反應,其他乘客更是在瞬間就陷入熊熊大火之中。

以上這些情況,可以清晰地看到,被告人包來旭以放火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極其決絕,積極追求危害后果的意志極其堅定,犯罪的主觀惡性極大、極深!

《刑法》有關條款規定,放火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檢察官認為,根據刑法和有關法律,建議對包來旭依法嚴厲懲處。

辯護方:具有法學博士學位的兼職律師金亮新

辯護律師認為包來旭有從輕情節,並且罪有可赦:

案發前,包來旭是守法公民,沒有任何違法犯罪和其他不良記錄。包來旭離家多年在外打工,踏實肯干一直表現良好,同事和單位領導都對其表示肯定。

包來旭屬於初犯、偶犯,沒有長期的預謀和策劃,包來旭主觀上也沒有追求后果的發生,也沒有想到會造成這麼多乘客受傷。

包來旭認罪態度誠懇,積極配合調查,如實供述,案發之后一直悔恨、后悔自責,希望有機會彌補損失,捐獻有用器官給有需要的人,以取得被害人和社會的理解。

包來旭公交車上放火是因為經濟困難和疾病的雙重打擊,這又與包來旭來自落后的西部地區,加上社會醫療保障體制不健全,案發前包來旭的肺結核復發難於治愈,情緒失落,對生活喪失信心有關。

最后,辯護律師認為,包來旭目前已經沒有人身危險性,無再犯可能,包來旭現在雙腿部分截肢,生活不能自理,雖然實施了放火犯罪造成了相關后果,但並沒有造成人員死亡,而且受傷乘客的巨額搶救治療費不能算在放火的直接經濟損失裡。

上午11點半不到,庭審結束,審判長表示將擇日對本案作出一審判決。

包括公交車司機等社會各界群眾、被害人家屬及媒體記者旁聽了整個庭審過程,不過包來旭無一家屬到場旁聽。

庭審結束前,審判長問包來旭還有沒有話說。包來旭沒有為自己辯護,但他卻說:“為什麼當時我拿著針去義烏的大醫院、社區醫院,沒有一家醫院肯為我打針?要生活就要工作,但是要治病就不能工作,我覺得生活無望了……”

(責編:劉衛東、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