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男子“閑聊”卷入綁架殺人案 喊冤18年有望翻案

2015年01月29日10:52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男子“閑聊”卷入綁架殺人案 喊冤18年有望翻案

陳夏影父母手捧兒子照片,陳夏影被警方帶走時隻有17歲

男子“閑聊”卷入綁架殺人案 喊冤18年有望翻案

代理律師向趙國安展示視頻新証據

  導讀:1996年4月,福建省福清市發生一起綁架殺人案,黃興、林立峰、陳夏影三青年被認定為嫌疑人。因“事實不清、証據不足”,福建高院兩次發回重審。2006年,福建高院第三次作出終審裁定,維持福州中院判決:黃興、林立峰判處死緩,陳夏影無期徒刑。三被告人及家屬多年申訴無果。林立峰於2008年在獄中病逝,黃興、陳夏影則至今仍在喊冤。

  2013年,這起案件同時獲得“拯救無辜者洗冤行動”、“無辜者計劃”兩個民間洗冤項目的法律援助,被認為是一起“重大冤案”。日前,福建“4·26福清綁架案”出現轉機。關鍵証人推翻此前供述,向律師作証兩被告當時人在深圳,不具備作案時間。

  “案件錯得不可思議。”作為當年的辯護律師之一,現年85歲的趙國安老人對此案至今念念不忘。近日,接近此案的有關人士向北京青年報記者透露,該案在福建高院的復查工作實際已基本完成,結論或將擇機公布。

  一句“閑聊”卷入綁架殺人案

  2013年7月22日,陳煥輝在凌晨兩點接到一個電話,一下清醒了,打來電話的是律師李金星,他剛翻閱完卷宗,要為陳夏影案提供法律援助。那時距離陳煥輝的兒子陳夏影卷入“綁架案”已有 17年。

  “陳夏影案”此前沉寂多年,它留在當地人記憶裡的案名為“福清4·26綁架殺人案”。根據卷宗資料顯示,1996年4月26日晚,福清市融城鎮11周歲少年唐明獨自在家,次日早上,唐明父親下夜班回家,發現孩子失蹤,桌上留有一張字條,要求送7萬元到立交橋贖人,落款為“福分堂主”。當晚,唐明母親及其堂叔在警方安排下,拿錢到立交橋等候,綁匪沒有出現。4月28日早上,第二張字條出現在唐家的窗台外,要求改到自來水廠門口交贖金,“如果再叫人跟著,我們錢不要了,你兒子也沒命了。”家屬當晚去到約定地點,綁匪又沒有出現,且此后再沒聯系過他們。

  直到5月20日,福清市融城小學附近草叢發現一具已經白骨化的少年尸體,身上壓著一塊石頭。經鑒定,顱像重合,証明死者就是唐明。

  來自公安局A卷材料顯示,公安專案組曾把偵破范圍縮小在唐明父母的食雜店裡,經常出入食雜店,且毒癮很大、經濟拮據的林立峰(時年19歲)、黃興(時年21歲)、陳夏影(時年17歲)三人被列入重點調查對象。但真正引起警方懷疑的,最早源自林立峰的一句話。

  証人庄某某(林立峰姨媽)証言顯示,1996年5月20日下午,她回娘家,與姐、弟媳婦談論融城一小孩被綁架如何被殺死的。林立峰說是被人用手勒死,他在現場看見的。

  庄某某將這一情況透露給熟識的市局刑警大隊某領導。1996年6月2日,黃興、林立峰、陳夏影三人被警方帶走調查。

  6月5日,福清公安宣布案件告破,上述三人為案犯。

  林立峰曾在申訴信中解釋了上述談話背景:尸體發現當日,唐明堂叔從現場回來后,在自家酒樓裡與女服務員談起此事,被去玩的林立峰聽到。他回家后,恰逢姨媽庄某某提起唐明被殺的事件,就跟著閑聊了幾句。

  1996年7月22日,《福清時報》第三版刊出《福清公安局偵破省廳挂牌督辦4·26綁架殺人案紀實》的詳細報道,稱此案發生后,“省公安廳立即將該案列入挂牌督辦案件,限期破案”。報道稱如今案件“已真相大白,頑凶落網,水落石出”。但此時,黃興、陳夏影、林立峰三人尚未被逮捕。此后,公安部門還在福州市五一廣場辦過破案展覽會。這種“先定后審”,受到幾任辯護律師的普遍質疑。

  1998年3月2日,福州市檢察院對三被告人黃興、林立峰、陳夏影提起公訴,距離警方宣布破案已過了21個月。

  1998年11月6日,福州中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黃興、林立峰、陳夏影的行為已構成綁架罪,判處黃興、林立峰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判處陳夏影無期徒刑。

  《判決書》認定,被告人黃興、林立峰、陳夏影因經濟拮據於1996年4月24日在被告人陳夏影家中策劃綁架唐明(1985年2月4日出生)向其父母勒索錢款。26日晚八時許,被告人林立峰雇一部微型柳州貨車在路口等候,被告人黃興、陳夏影竄到福清市農機廠職工宿舍唐明家,乘其父母不在時用透明粘膠帶封住唐明的嘴,手腳用尼龍繩綁住后再用線毯包住其身體,並用唐家的菜刀撬開衣櫃、箱子翻搜,未搜到錢物后將要求唐明父母到指定地點送七萬元人民幣的勒索信留在桌上,被告人黃興、陳夏影將唐明抬上柳州車后運到福清鋼鐵廠宿舍3號樓407室陳夏影家中。27日晚八時許,被告人林立峰、陳夏影到勒索信中約定的融城立交橋處取款,因懷疑有公安人員在唐明母親吳章欽周圍而不敢上前取款,返回后三被告人又擬一封勒索信,由被告人林立峰找人代抄后放在唐明家的窗台上,威脅其父母要將錢送到自來水廠門口。28日晚,三名被告人到自來水廠門口取款未見到送款人,返回后恐罪行敗露,即共同抓住唐明,扼住喉部致其死亡。接著被告人黃興、林立峰用摩托車將唐明的尸體運至融城鎮融西小學南側一石榴樹園內拋棄。

  審判書還顯示,三人於1995年9月非法拘禁他人以索取債務,本次被檢察機關以非法拘禁罪起訴。陳夏影因案發時未滿16周歲,免除刑事責任。

  高院十年兩次發回重審

  一審判決后,三被告及死者家屬均上訴。福建省高院(1999)閩刑終字第44號文顯示,三被告對非法拘禁的指控不持異議,但不承認參與綁架案。

  福建高院開庭審理中,控、辯雙方均認為,原審法院認定黃興、林立峰、陳夏影犯綁架罪一節事實不清、証據不足。當時,出庭履行職務的公訴人為福建省人民檢察院檢察員黃秀強。1999年9月2日,福建省高院以“事實不清、証據不足”為由發回重審。福建高院認為,“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黃興、林立峰、陳夏影犯綁架罪的事實,隻有三上訴人在偵查期間的供述及部分間接証據証實,而間接証據之間又無法形成鎖鏈,且本案勒索字條的來源未予查清,作案工具未予提取,在被害人及上訴人陳夏影家中也未提取到上訴人的指紋、腳印等,直接証據缺乏。”

  2000年4月11日,福州市中院作出重審一審判決,加重判處林立峰、黃興死刑,陳夏影仍為無期。重審中增加的証據僅是對林立峰寫給父母的懺悔信進行了筆跡鑒定。這封信落款1996年6月6日,經鑒定系林立峰所寫。但此前林立峰在控訴材料中寫道,這封信是公安人員迫使其寫下的。

  三被告繼續上訴。2001年7月9日,福建高院作出第二次裁定,認為“原本案發回重審后,僅補充對被告人林立峰懺悔信的筆跡鑒定,其他問題和情節仍未查清。原判認定三被告人犯綁架罪仍事實不清、証據不足”,將案件再次發回重審。

  2002年8月23日,福州市中院第三次作出判決:判處林立峰、黃興死緩,陳夏影無期。判決書上稱,“經查,被告人的辯解與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與查明的事實不符,均不予採納。”三名被告均辯稱未參與4·26綁架案,陳夏影更是提出案發時人在深圳。

  第三次上訴在4年后獲得回應。2006年11月25日,福建省高院以“原判綁架罪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証據確鑿”為由,駁回三被告上訴,維持原判。

  自案發至終審判決,三名被告羈押於看守所10年。2008年,31歲的林立峰因患直腸癌,在監獄醫院病逝。剩下陳夏影及黃興,至今喊冤。黃興曾咬破手指,蘸血在申訴材料中逐頁寫下“冤”字。

下一頁
(責編:劉衛東、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