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女孩6歲被拐9年 憑記憶手繪地圖傳父親獲救(圖)

2015年01月29日10:13    來源:華西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穎穎終於和親生父親程竹團聚

  在蓉的養父母被抓,“哥哥”也是買來的。

  孟某強烈反抗帶走穎穎

  2015年1月8日黃昏,成都天府新區華陽車站附近一個市場內,川陝兩地的警察找到了被拐9年的15歲女孩穎穎(化名)。正當警方要把女孩帶走時,一名婦女突然沖了過來:“那是我的女兒,不准你們帶走!”辦案民警趕忙拽住大叫的這名婦女。穎穎坐上警車后,一言不發,低頭躲避著窗外傳來的喊聲。這幾乎就是新映電影《親愛的》在成都真實的一次上演,呼天搶地阻撓帶走孩子的婦女就像趙薇扮演的李紅琴,女孩並不是她的親生孩子,而是花錢從拐騙者手中買來的。穎穎9年前在西安被拐騙后,輾轉幾次跟隨養父母來成都生活。前不久,她憑借兒時模糊的記憶,終於成功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

  28日,天府新區警方和辦案的西安蓮湖警方向華西都市報記者講述了這起9年尋親案的來龍去脈。記者了解到,穎穎的養父母被抓,而已經生子的哥哥也不是養父母親生,而是收買來的,“哥哥”也表達了希望尋親的意願。

  A線索

  “誰知道西安市大白楊街?”

  成都女孩網帖燃起尋親希望

  對於西安裝修師傅程竹來說,2005年10月是不堪回首的日子。正好在自己小女兒100天酒席當天,他弄丟了自己6歲的大女兒。因為自己操辦酒席,比預定到學校接大女兒的時間晚了20多分鐘,孩子在放學等他的時候,一位陌生女子假稱是妻子的朋友將孩子拐走了。這個被拐的女孩正是這次在成都被解救的穎穎。

  多年來,程竹跑遍多個省,尋找愛女的下落。不懂網絡的他,學會了上網發帖、開微博,在網絡上留下尋女啟事。他還和西安當地丟了孩子的很多人組成了民間尋親聯盟,熱心的他一直沒有喪失找回穎穎的信心。

  “9年來線索太多,不敢太相信”

  2014年最后一天,一名陌生女士給程竹打來電話,說她在網上看到有一個成都的女孩在百度上問:“誰知道西安市大白楊街?”經過詢問,女孩說自己家在大白楊,能記得的細節不多,因為自己6歲時被人拐騙了,“上網就是為了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

  發帖的正是穎穎,跟隨養父母生活期間,穎穎尋找親生父母的願望愈加強烈,她曾悄悄攢下500多元零花錢,准備自己找路回家,多年來她尋父母的決心沒變過。這個網帖促成了親人的相見。程竹后來告訴警方,雖然線索十分吻合,但開始自己並沒抱太大希望,因為9年多來疑似線索太多了,自己還遭人騙了錢。根據這位女士提供的電話,他撥通了成都女孩的電話,電話中女孩可能身邊有人並未多說,但他還是決定和妻子去一趟成都。

  “就那麼一眼,她肯定是我女兒”

  當天通了電話后,穎穎馬上加了程竹的微信號,特地把自己畫的現在成都具體地址以及建筑環境發給了程竹,以便於他來蓉后更好地辨認尋找。

  在孩子的指引下,1月5日,程竹和妻子找到了天府新區華陽車站附近的廣福二組建材市場。

  為了更好地辨認,程竹夫婦倆住在三樓小旅館,而樓下就是穎穎養父母開的養蜂用具店。1月6日一早,通過微信相約,穎穎站在樓下的小賣部門口,程竹二人假裝從門前路過,“就那麼一眼,不用懷疑,她肯定就是我丟失9年多的女兒。”程竹說。

  但是,當面認出女兒的程竹夫婦倆卻含淚不敢馬上相認。他隨即通知西安警方,在不驚動的情況下由警方介入解救。當年被拐后,西安警方一直在尋找,此案2011年被公安部和陝西省公安廳列為督辦案件。

  B解救

  “坐在警車內,穎穎一言不發”

  警察悄悄取血樣 養父母強烈阻撓

  1月6日,西安市公安局刑偵局、蓮湖區分局刑偵大隊等派來6人專案組,立即和成都警方取得聯系,兩地公安會商后,部署了解救方案。

  天府公安分局刑偵支隊辦案民警黎晶透露,7日下午,他們便衣來到養蜂店前,秘密把女孩喊了出來,在警車上抽取了她的血樣,即刻送往市局刑偵局理化中心進行DNA檢測。

  8日下午4點,檢測結果出來了,穎穎與程竹DNA匹配達到99.9%,程竹正是找家女孩的生物學父親。

  立即行動,刻不容緩。8日下午5點半,穎穎微信告知:養父母從外邊回來了。天府新區警方帶著西安專案組,立即實施解救行動。

  記者回訪事發地商家描述,當時多輛警車突然趕到,穎穎的養父母得知來意情緒激動,劇烈反抗。養母邢某手裡抱著嬰兒,大喊不准帶走她的女兒,不顧民警的阻攔,拼命向要帶走穎穎的警車靠近,不准警車離開。坐在警車內的穎穎一言不發,直至隨車離開現場。

  辦案民警也向記者描述當時情景,他們到店后直接向養父孟某說明來意,並亮明警官証,但孟某執意說是假的,還要打110報警。

  C改變

  養父母涉嫌拐童 雙雙被抓

  28日下午,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孟某二人經營的店面,店面卷帘門緊閉,並沒有在經營,旁邊的商戶說,自從20天前陣仗很大的警方行動后,該店就很少看到開門了。

  西安蓮湖公安分局刑偵大隊民警嚴曉宇証實,養父母孟某、邢某涉嫌收買拐賣兒童,阻撓解救工作,拒不配合警方調查,已被刑拘接受調查。養母患有結石病,目前被取保候審。

  穎穎解救后,西安警方已輾轉多地抓獲6名疑犯。經查,邢某孟某來自河南長葛市,因為不能生育,有一個兒子的他們想收養一個女孩。2008年通過孟某的堂妹小霞(已控制)同學王某,說陝西延長縣的鄰居願將女兒送人。2008年7月20日,邢某與小霞一起前往延長縣,花了1萬元收買了穎穎。2015年1月14日,專案組民警在延長縣抓獲王某,之后又在定邊縣一個油田抓獲王某當初賣孩子的鄰居王紅林。穎穎正是當年被王紅林的老婆(二人均抓獲)在西安紅廟坡拐騙走的。后來兩人感情不和,缺錢的王紅林就將穎穎賣給了孟某一家。

  兒子也是買來的 也想尋親

  28日下午,華西都市報記者在天府新區公安分局時,西安警方正借此地對孟某的大兒子進行調查詢問,基於案情還在調查,西安警方未准許見孟某的大兒子。

  隨著穎穎找到親生父母,案件進一步挖掘。經過調查,警方發現,孟某邢某的大兒子,也就是穎穎一起生活多年的“哥哥”,也被証實不是他們的親生兒子,而是二人收買來的,和穎穎在6歲初步記事時被拐不同,她的“哥哥”在1歲多時,他們以2000元價格從山西收買來的。邢某孟某二人的兒子已經結婚生子,但人在河南老家工作。警方通知他返回成都照看孩子和鋪面。得知自己身世后,這位大兒子表達了希望找到親生父母的意願。

  穎穎去意已決 連稱“激動”

  在當天解救行動前,穎穎一直秘密地和程竹用微信對話,表現出擔心解救行動失敗的緊張。微信中,穎穎好幾次告訴程竹:“激動啊!”“好緊張!”程竹則對警方能力深信不疑:“我們馬上就能正常生活了,寶貝。”

  當晚,警方順利解救,他們趕到邢某鋪面上的時候,穎穎也在場。當養父孟某開始劇烈反抗時,穎穎已快步跟著警察,坐上一旁事先安排好的警車,不讓她的養父母靠近。民警透露,到解救結束時,孩子和養父母沒有進行過交流。

  回到公安局,晚上9點多,辦公室內一家人幸福的團聚。程竹激動地說:“孩子的這份堅韌,正如我尋找她一樣,年年月月日日不改變、不放棄。”9年多來,他從西安到河南、山東、廣東、福建,用一個經過改裝的尋親面包車,跑遍了大半個中國。9年煎熬后,他迎來了最幸福的時刻。

  警方拍攝的團聚現場,穎穎和自己的親生父母擁抱在一起,程竹給她看了很多以前的照片,還有現在已經9歲的可愛妹妹。母親電話中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孩子雖然分開快10年了,但和我們還是特別親,一點都不陌生,以后我們再也不分開了。”目前,一家三口已經返回西安,開始新的團圓生活。

  D對話

  穎穎生母:不能原諒

  “我們9年來過的什麼樣的生活,是誰造成的?”

  華西都市報記者回訪孟某兩口子的商鋪,和他們比較熟悉的商戶透露,這兩口子平時和大家關系也挺好的,是老實人。可能北方家庭觀念的原因,不能生娃在農村抬不起頭,他們就買來孩子自己養。他們來這裡開店時間並不長,之前兩人是養蜂戶,一直在各地跑,來成都開了這個養蜂用具店,才算安頓下來。從平時的處事看,兩人對穎穎還是不錯的,吃的穿的都舍得給她買。

  28日下午,華西都市報記者撥通了在西安的穎穎母親的電話,了解了回西安后穎穎的生活狀況及打算,提及對養父母一家的態度,這位母親情緒比較激動。

  記者:穎穎回西安后怎麼樣?母:都很好,和我們很親。現在最擔憂的就是怎麼讀書,之前她學籍在河南,檔案都在許昌,蓮湖分局的楊處長說想辦法幫忙協調。

  記者:這次來成都前,你們有沒有來過成都尋親?

  母:來過好幾次,但都不是,每次來都很傷心。

  記者:聽說程竹是西安一個民間尋親聯盟負責人,除了你們,其他找到小孩的多嗎?

  母:其實他也不是什麼負責人,大家都是為了找孩子,都是熱心人。我知道的,隻有我們找到了,其他都沒找到。

  記者:你知道最近電影《親愛的》嗎,覺得自己的經歷和電影裡像不像?

  母:知道,但我們沒去看,不想看這樣的電影。

  記者:我們了解到穎穎養父母對她還是不錯,你們有沒有什麼話想對他們說?

  母:雖然是不錯,可是我們9年來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很苦,家徒四壁,誰造成的?是把孩子養大了,但對我們親生父母,沒辦法去說。也不是恨人家,畢竟已經是事實,也沒虐待我們的孩子。可是,我們不能原諒他們,我們和孩子分開了9年,家裡也欠了20萬的債,這些都無法改變了。

  華西都市報記者 李逢春 攝影報道圖據天府新區警方

(責編:田偉、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