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終結“監獄風雲”先破“監督圍牆”

兵臨

2015年01月29日09:35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必須正視現行監督體制下監獄執法監督的漏洞,在內部監督之外激活檢察監督機制,形成常態化的第三方監督渠道,保障服刑人員申訴舉報權利,推行監獄執法信息公開。

發生在黑龍江的“監獄風雲”,進入強有力的問責程序。經省檢察院指導督辦,齊齊哈爾市檢察機關決定依法以涉嫌濫用職權罪,對訥河監獄看守大隊大隊長劉艷東立案偵查。此前,已有三名責任人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包括訥河監獄監獄長、政委在內的14人受到處分。

喝酒、賭博、打游戲創收、囚犯自殺,一系列匪夷所思的現象,在黑龍江訥河監獄不斷上演。在輿論“擠牙膏”式的監督下,這一省級文明監獄的真實執法生態得以漸漸呈現,荒誕之境令人驚嘆。如此執法監所,如何能夠實現改造犯人、矯治犯罪的功能?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針對監獄內部的執法瀆職和腐敗,嚴厲的問責自然是實現規范秩序的必要之舉﹔但從長遠和普遍的角度看,個案問責能否終結監獄亂象,能否將監獄執法存在的共性問題暴露無遺並徹底解決,顯然都是未知數。據披露,類似惡性事件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就在訥河監獄接連發生,每一次處理並未為治亂畫上句號。而諸如20元的酒獄警在監獄裡賣到100元之類的事情,更是帶有一定的普遍性。近年來監所裡不斷爆出的各類事件,足以說明監獄的執法生態不堪樂觀。如果只是將原因歸結為“個別的干警失去了底線”,那麼真實的執法生態可能很難徹底改觀。

監獄民警與服刑人員沆瀣一氣,直接原因可能是監獄管理存在問題,相關法規制度不能得到嚴格遵守,而背后的總根源乃是監獄這一封閉的執法場所,缺乏基本的監督制約。雖然我國早就將監獄從公安機關轉移到司法行政機關管轄,體制改革帶來了監獄執法的很大改觀﹔但是由於缺乏足夠的監督,監獄如同一座座密不透風的堡壘,媒體記者進不去,外界民眾更是對內部狀況一無所知。囿於部門關系,像檢察機關這樣的異體監督也很難奏效。此次如果不是受害民警舉報,暴露出的問題依然有可能內部消化處理。

可見,像監獄這樣的封閉化執法場所,其執法生態倘若只是局限於執法者內部自我監督,權力在缺乏透明度的環境下很難逃脫變質腐敗的厄運。而一旦執法者變壞,其治下的監獄可能就不再是一個犯罪的矯治場所了,反倒更可能變成一個制造犯罪、復制犯罪、傳播犯罪的“大染缸”。為此,必須正視現行監督體制下監獄執法監督的漏洞,在內部監督之外激活檢察監督機制,形成常態化的第三方監督渠道,保障服刑人員申訴舉報權利,推行監獄執法信息公開,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加大監獄執法的公開透明度。或許在法治的理想設計中,監獄原本就應該是“透明”的。

相關報道見A21版

(責編:林龍勇、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