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解讀文藝界反腐:禁止干部通過兼職搞權力變現

2015年01月28日09:21    來源:海外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本文原載於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眾號“俠客島”,原標題為“文藝界正風肅紀,要怎樣放風你才懂”。全文如下:

  最近文藝界不太安寧。

  先是打虎王書記在中紀委全會上爆了一句話,“有的領導干部楷書沒寫好,就直接奔行草,還敢裱了送人”,炮轟這些協會“官氣”太重﹔之后,又是外媒消息,說中國即將在文藝界展開反彈,整肅利用文藝手段利益輸送的現象﹔再到昨天,人民日報旗下公號“一撇一捺”更是連發兩篇文章,批評領導干部在“名為兼職,實受雅賄”。

  輿論,就如一鍋開水,反復沸騰。

  辭職

  其實,去年12月初,陝西省書法家協會主席周一波在《人民日報》上的一篇文章就引發了軒然大波。文章批評某些領導干部“不務正業”、兼職各類協會,呼吁要辭去各類兼職。

  周先生並非事出無因,他所在的陝西省書協也是醉了。早在2013年,該協會就擁有一個62人的主席團,僅常務副主席和副主席加起來就有34人。相比此前因為一個地市有11個副秘書長而被輿論轟趴的消息,書畫類協會的副職簡直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好嗎。

  看到文章,島叔當時便虎軀一震、心裡一緊——先不論周一波先生書法水平如何,單說周先生本人,便是退下來的副省級領導干部,這樣在黨報上高調發文,是要哪樣?

  果不其然,沒過幾天,周一波辭職。包括他在內,8名副廳級以上現任或離退休干部一齊退出。

  圈裡人都知道,競爭一個書協主席、副主席有多麼難——到處找關系、打招呼、批條子,絕不是單純以藝術水准論高下。而之所以這麼折騰,無非就是為了“名利”二字。

  所以,周一波就這樣“裸退”,毅然決然地拋棄一切——在島叔看來,或許,以他的高官身份,可能是察覺到什麼了。

  發話

  從這以后,每次碰到文藝界的朋友,島叔都會被問一句話——中央到底啥意思?畢竟,島叔是一個有高尚趣味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經常知道點兒什麼的人。

  這些朋友當中,尤以一些還在書畫攝等協會兼職的領導干部更是陷入兩難:一方面是兼職藝術協會帶來的社會榮譽和多多少少的經濟效益,一方面是輿論壓力。如果說之前是“相得益彰”,那現在,就到了抉擇的時候了。是去是留,一時間還真拿不准主意。

  不過,島叔在這裡可以透點料,在最近的一次重要會議上,最高領導在講話中特意提到,不論是在位的還是退下來的,各級領導干部一般不要兼職各類書畫、藝術等協會,並表示紀委要配合黨委有關部門好好抓一下這。

  還在觀望的諸位,別抱希望了。

  其實,關於領導干部兼職的問題,中央早在80年代就明文禁止,但長時間被視如無物,導致社會兼職成為不少領導干部“正當創收”的副業。尤其是在這個時代,基本是個人就會點兒攝影﹔當了領導干部,也免不了附庸風雅寫個字畫個畫兒,也好視察的時候“留墨寶”。

  但在長期被放任的背后,是權、名、利三者的勾結,是對明規則的不斷踐踏。

  權名

  不得不承認,在權力為中心的中國社會,官場壟斷了很大一部分的資源,這導致了在心理層面對權力的仰慕,以及在操作層面對權力的依附。

  所以,一些所謂的民間協會團體,總是難以擺脫“行政化”的傾向。一方面,協會的操辦者有這種“把權”的心態﹔另一方面,適合權力邏輯的協會團體,更能在實際的社會生活中與官場對接,獲取資源。書畫藝苑如此,昨天寫的體育協會也是如此。

  而文藝攀附“權力”,大概也有幾種表現。島叔就說說自己見過的情形吧。

  一是搞活動喜歡拉領導。展覽要領導親自剪彩,開會要領導發表講話,活動要領導批示肯定,最后就變成了關系的比拼。

  二是迎合領導喜好。領導也是人嘛,有點舞文弄墨、風花雪月的雅好,無可厚非。但本該屬於藝術評價,被權力放大后,就容易變成無原則的溜須拍馬了。有句話說得好,欣賞的不是你婀娜的背影,而是你杠杠的背景。

  三是千方百計拉領導入伙。於是,隻見協會成立后,到處派發名譽主席、名譽副主席、顧問等等頭銜,找領導護身,好似煉成“鐵布衫”“金鐘罩”。

  權之后,是“名”。

  在權力核心的社會邏輯下,“權”和“名”是硬幣的正反面。協會團體因為傍了“權”,馬上就會“身價倍增”,而這“身價”往往跟權力成正比。這是協會依靠權力獲得的“名”。

  而對於領導干部來說,有個藝術協會的頭銜,硬邦邦的權力,馬上就多了層朦朧的美感,顯得自己的業余生活也是清醒脫俗。何況,中國自古就有“文人當官”的傳統,官員的文藝水平也更容易得到社會的欣賞和歷史的承認。對其個人形象來說,搞搞文藝,自然也是加分的。

  逐利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如果純粹是個人修養,我們當然支持領導干部能發展頤養性情、不傷身子的雅好,總比燈紅酒綠要好得多。但一旦綁上了“利”,風花雪月也就變了味道。

  時下的“文藝圈”,在職領導干部最多的,估計就是書法和攝影了。論上手,書法的門檻是最低的,隻要能寫字,差不多都能來幾下﹔另一個,前面也說了,有個好相機,傻瓜也能來幾下。相比起來,繪畫、音樂等領域就比較專業,總不能畫個“小雞啄米圖”就充“鳳凰傲翼”。

  而從成本和收益來看,書法的收益也遠超成本。一張作品低的幾百塊錢一平尺,高的一平尺幾千上萬,幾分鐘的時間,就能刷出一沓鈔票來。加之前幾年,中國的書畫市場紅火,很大程度上變成了禮品市場,送個什麼主席、副主席等有名頭的作品,那也是貴重的象征。

  在“雅好”之下,“雅腐”和“雅賄”就有了滋生的可能。來看看周一波那篇炮轟之文是怎麼說的吧——

  “領導干部能寫會畫,就如同領導干部過去會種庄稼、能開車床一樣具有一技之長而已,但從來沒有人願意再給自己戴一頂農民、工人的帽子,為何現在卻要給自己安個名位。對於一些人來說,原因很簡單,無非是名正言順地收錢,默許雅賄﹔人們之所以往書畫協會擠,尤其個別人作品低劣,卻賣得很火,實際上是利用協會領導的幌子中飽私囊。”

  其實,如果你是領導,不一定自己寫寫畫畫,有點兒收藏愛好也是可以的。古玩、玉石、字畫,都有人買了送。前段時間落馬的安徽副省長倪發科,據稱就每天晚上把玩鋪滿地板的玉石。諸如此類,不一而足,公號“一撇一捺”的文章已經披露了太多玩法和細節。

  其實,之前中央就曾清理整頓過領導干部在企業和行業協會的兼職,一些“高官董事”黯然辭職,可以說斬斷了權力和市場的勾連,逐步恢復正常的市場秩序。而這次,清理領導干部在各類文藝協會中的兼職,同樣是在規范文藝秩序。

  文藝的歸文藝,權力的歸權力,本質上還是要讓協會“去行政化”。有種愛好不是錯,但“權力變現”的勾當。就像之前在網絡上火了一陣的“二胡書記”,在交響樂團的伴奏下,本來拉得跑調跟驢叫一樣,卻還作出一副陶醉狀,自然只是讓人看笑話罷了。

(責編:馮芸清、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