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小蒼蠅”叮了億元“大蛋糕” 中山林業局兩科長鋃鐺入獄

2015年01月28日09:18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日前,中山市林業局營林科前科長蔡某照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中山市林業局營林科前科長黃某偉犯受賄罪、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接連兩任科長落馬,讓一個原本並不起眼的科室進入公眾視野。

  小科室何以犯罪頻發?辦案人員分析,營林科負責管理的林業工程往往要經過招標、施工、驗收等多環節,在程序不公開透明的情況下,由一個科室說了算,其中的“彈性空間”為某些人徇私謀利提供可乘之機,暗箱操作、權力尋租、權錢交易等現象多發。

  按照廣東省檢察機關查辦與預防危害生態環境職務犯罪專項工作要求,中山市人民檢察院反瀆職侵權局充分發揮查處瀆職犯罪職能作用,立案查辦了林業系統營林部門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玩忽職守瀆職案件4宗4人。

  金錢誘惑

  小科長“彈性空間”撈大錢

  從1999年起,中山市針對森林山頭林分質量較差,整體林相凌亂單調,生態功能低等現狀,先后啟動了“一區三線”和“林相改造”等人工改造森林工程。僅市級財政安排的綠化投入資金,近年來每年都達到1億元以上。

  這樣一個民生重大項目,很多相關監管職責落到了中山市林業局營林科的頭上。更具體地說,該科室負責管理了中山市“林相改造工程”、“一區三線工程”和“海岸紅樹林造林工程”等造林綠化工程的招標組織、施工管理監督、驗收和復查等工作。

  科室雖小,權力不小。僅以其負責的“林相改造工程”一項來說,從2004年—2012年,中山市先后分八期一共投入森林改造建設資金1.0584億元,完成綠化造林面積達7萬余畝。“蛋糕”之大,可想而知,也因此被“小蒼蠅”盯上了。

  在不斷加大森林改造投入力度的同時,為之垂涎的公司、個人開始打起主意,想辦法拉攏林業主管部門工作人員,其中部分人禁不住誘惑。受經濟利益的驅使,他們未盡到監管之責,造成部分造林工程施工質量低下,在失職瀆職的路上越走越遠。

  辦案人員告訴記者,蔡某照和黃某偉在先后擔任營林科科長期間,在森林改造工程工作中嚴重不負責任,不認真履行嚴格按照技術標准驗收的工作職責,玩忽職守導致大量未達到技術標准的工程標段通過驗收並撥付工程款,給國家綠化造林資金造成重大損失。

  2003年至2010年,被告人蔡某照在擔任中山市林業局營林科副科長、科長、防火辦主任期間,利用其主管負責中山市“一區三線”森林改造、林相改造、防火林帶維修等工程的職務便利,在工程招投標、驗收等環節,為謝某勛實際經營的中山市五桂山鎮良生綠化隊、中山市五桂山鎮石鼓地豆崗果場等造林隊提供便利,共收受賄賂款17.5萬元。

  與蔡某照案如出一轍,2008年至2012年,黃某偉在擔任中山市林業局營林科科長和主任科員期間,利用主管造林綠化工程投標、施工建設和驗收的職務便利,收受與綠化工程相關人員賄賂款共計43.2萬元及價值45000元的家私2套。

  很顯然,權錢交易助長了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的行徑。黃某偉在擔任中山市林業局營林科科長期間,對中山市林相改造第六期工程的林地清理、挖穴、施基肥回土、種植驗收及第一、第二次撫育等工序驗收嚴重不負責任,未嚴格按照“種植密度133棵/畝,竣工保存率90%”的技術標准進行驗收,導致大量未達標准的工程標段通過驗收,中山市林業局已就此支付給各綠化工程造林工程隊共計226萬元。

  手握實權

  收受財物后在招標、驗收中“放一馬”

  大筆一揮,即讓豆腐渣工程通過驗收,其背后的“蛀虫”如何暗箱操作?

  辦案人員向記者介紹,林相改造工程的施工驗收分為割帶清雜、打穴、施肥回土、種植、每次撫育施肥等工序的驗收以及總竣工驗收等階段。營林部門工作人員在收受綠化工程隊負責人好處后,嚴重不負責任,不認真履行嚴格按照技術標准驗收的工作職責,導致大量未達到技術標准的工程標段通過驗收並撥付工程款,給國家綠化造林資金造成重大損失。

  隨著辦案人員調查的深入,“鑽空”的細節也浮出水面。比如,在選取抽檢“樣方”時,營林部門工作人員會選擇性地選取低山處、地勢平緩處、容易測量處、林木長勢良好或成林成片等“好種”的區域進行檢測,對山谷背陰地帶以及陡坡等較難種植地帶中存在的不達標區域視而不見。

  招投標腐敗問題,同樣出現在林業工程中。以林相改造工程為例,每年的林相改造工程都需要通過招投標確定工程施工和肥料供貨單位,而營林科的工作人員一般都是評標小組的組成人員。

  辦案人員介紹,綠化工程隊負責人和肥料供貨單位負責人為達到排他性中標的目的,設法多方拉攏營林部門相關人員的關系,以便在招投標過程中得到“照顧”。

  拉攏當然少不了糖衣炮彈,而少部分林業部門工作人員禁不住金錢誘惑,不惜鋌而走險,共同作案。投標方一般會給營林部門工作人員賄送財物,而后者在收受賄賂后,在評標時往往給送其好處的單位評以高分,或者對投標單位的資質瑕疵視而不見。

  在利益誘惑下,這些瀆職失職的林業部門人員對工程建設單位的“照顧”遠非如此。

  根據林相改造工程的規劃設計和招投標要求,每期工程必須有兩個監理單位負責監理工作,而在林業主管部門工作人員不作為的默許下,施工單位串通監理單位,監理監督成為擺設。

  中山市在查辦案件中發現,兩個監理中標單位違規操作,委托同一個人負責現場監理工作,且現場監理負責人並未充分履行監理職責,對施工單位偷工減料不種、少種樹的情況視若無睹,導致監理監督環節並未發揮應有作用。

  手段隱蔽

  辦案人員要學施工工序、上山測量

  由於林業瀆職犯罪手段的隱蔽,對瀆職案的挖掘和偵查並非一日之功。

  辦案人員介紹,林相改造工程種植范圍一般在比較偏僻深入的山地,人跡罕至,一般不易發現。中山市檢察院干警在一次周末登山活動中偶然發現了案件線索——大涌鎮卓旗山風景區已改造的山地綠化景觀差,樹木種植密度稀疏、樹種單一。

  干警隨即向檢察院匯報了該情況。憑借多年辦案經驗及職業敏感,檢察院主要領導意識到種植情況可能存在嚴重問題,隨即指示偵查人員對卓旗山景區植樹情況開展調查,進而發現了重大線索。

  辦案人員表示,由於涉林瀆職犯罪大多屬於結果犯,犯罪行為給國家造成損失的具體數額是認定犯罪的重要証據之一。因此,查辦涉林瀆職犯罪尤其要注重損失結果証據的收集。

  在克服天氣、環境、定位等困難的情況下,經過兩個多月的艱難取証,偵查人員勘察了“林相改造工程”第六期全部10個標段,發現施工面積為7500畝的該期工程未種植面積超過3000畝,種植率僅為40%,遠遠沒有達到施工合同規定的造林成活率95%以上的驗收要求,初步計算施工偷工減料造成國家損失超過400萬元。

  這些看似不起眼的數字,卻是辦案人員花費不少心血才得出的。作為林業領域的外行,他們要熟悉人工造林的工序、術語、標准規范以及林業基本知識,甚至要收集近年來自然災害、病虫害等相關歷史記錄。

  現場調查取証更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比如,對於已完工工程的偷工減料情況,辦案要靠測量現場的株距、行距、原生林木的比例等來確定大致的種植率,同時要注意觀察現場清割的情況、種植林木的成活狀況等。

  辦案人員還反映,林相改造工程的種植點多為遠離市區的偏僻山林,人跡罕至,有的標段連路都沒有,要靠攀爬才能達到中心區域,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迷路。

  林業瀆職案涉案工程大、取証難、技術性強,讓辦案人員無法掉以輕心。(辛均慶)

(責編:馮芸清、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