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曝光官員開房監督有無違法

舒銳

2015年01月23日09:45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如果允許公民為實現所謂正義目的非法獲取他人信息,那麼全社會的個人信息安全體系、特殊行業的職業倫理、依法執法的法定預設都將岌岌可危。1月21日上午,一起涉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案,在浙江永嘉法院公開開庭審理。該案與網絡上轟動一時的“永嘉縣工商局總工程師被曝開房200多次臥軌自殺”事件有關。兩名被告人在法庭上均宣稱自己是揭露官員違法行為,並不是違法。

  公民個人信息指不為公眾廣泛掌握,公民不願隨意公布、涉及隱私的個體信息,開房信息應屬此列。如果通過非法渠道獲取普通公民的開房信息,將涉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而將之廣泛發布並加以侮辱性言語,導致嚴重后果,還將涉嫌侮辱罪。公民為了監督、舉報官員而實施以上行為,除非刻意捏造歪曲事實,是為侮辱罪的例外。該案追訴機關僅以一罪起訴,或許正是考慮了被告人有著揭發、監督動機。被告人是否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取決於另案處理的拘留

  所副所長是否非法提供了相關信息。法治社會中,堅守行業的特定職業操守有著崇高價值,正如辯護律師不能將嫌疑人犯罪事實提供給追訴機關,醫生不能將傳染病人病情大肆宣揚,更毋庸說,掌握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無論出於何種目的,副所長未經法定程序對外提供依職權掌握的開房信息,都是非法,相應的,本案被告人也確實有著非法獲取行為。

  非法行為要構成犯罪,還須滿足法定的“情節嚴重”要件。雖然刑法和司法解釋對此並未明確規定,但實踐一般從非法獲取信息數量、次數;是否用於違法犯罪活動;手段是否惡劣;是否嚴重干擾被害人正常生活或嚴重影響被害人名譽等諸多方面綜合考量。

  對被告人有利的方面在於,僅獲取一人次信息且未用於違法犯罪。對其不利的方面在於,盜用國家公權力,屬於手段惡劣;從大眾觀感看來,被害人自殺和曝光存在一定聯系,即使追訴機關難以証明自殺和曝光之間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哪怕審判機關可能難以排除被害人自殺存在其他原因,但至少從公開報道看來,該事件的確給被害人正常生活帶來了較為嚴重的惡劣影響。

  當然,以上各方面因素合在一起是否可以認定為“情節嚴重”,還須由審判人員根據所掌握事實綜合判斷。

  實際上,無論該案結果如何,我們都須意識到,再正義的目的都須通過合法手段去實現。如果允許公職人員為了所謂正義目的泄露信息,他們就有可能假正義之名、實為非法企圖泄露公民信息。如果允許公民為實現所謂正義目的非法獲取他人信息,那麼全社會的個人信息安全體系、特殊行業的職業倫理、依法執法的法定預設都將岌岌可危。

(責編:馮芸清、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