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下調GDP增長同時要提升經濟質量

周俊生

2015年01月23日08:55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未來一周,國內有十余省份的省級地方“兩會”將密集召開,其他省份的“兩會”也將在近期舉行。從已經召開“兩會”的部分省市自治區政府首長向人大會議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來看,大多在去年的基礎上下調了GDP增長目標,比如河北從去年的8%下調到了7%左右,重慶從11%左右下調到了10%左右,寧夏從10%下調到了8%,浙江從8%下調到了7.5%左右,新疆從11%下調到了9%。

最近一二十年來,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地方政府,GDP增長率都被作為一個重要的考核指標,推動GDP增長也因此成為政府的中心工作。這種制度化的安排曾經對我國經濟增長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也暴露了不少問題。政府為了保証增長目標的實現,過多地運用權力干預經濟,導致經濟運行的機制偏向於服從政府意志而抑制了市場內生機制。比如,目前困擾中國經濟的一些行業產能過剩問題,實際上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為了拉升GDP而產生的,而這個問題之所以遲遲難以化解,其根本原因則在於市場化機制受到抑制后,產能擴張還沒有通過市場機制與市場需求匹配起來。

事實上,在保持GDP多年的高增長以后,我國的GDP總量已實現了很大的規模。國家統計局剛剛公布的全國GDP數據表明,到2014年底,我國的GDP規模已經達到63萬億元人民幣,成為繼美國之后第二個超過10萬億美元的國家。在這樣龐大的基礎上繼續要求GDP增長能夠保持以往的高紀錄,不僅不切實際,而且很容易導致政府強化對經濟運行的干預,不利於正在推進的政府職能改革,也不利於發揮市場的內生性機制。因此,不僅中央政府的GDP增長指標必須適當下調,地方上的GDP增長指標同樣應該適當下調。

但下調GDP增長指標,政府肩上的壓力並沒有因此減輕,而是應該有所提高。我國多年來的GDP積累過度注重數量增長,相應地忽視了質量內涵的提高,經濟結構不夠均衡,這也給目前的經濟轉型增加了不少阻力。因此,在適當下調GDP增長目標,適當減輕各級政府在這方面的壓力的同時,必須在提升經濟質量方面下更大的功夫。這對各級政府已經構成現實的考驗。

最近兩年,中央政府大力推進了行政職能改革,數百項行政審批權被取消和下放,地方政府也相應地簡化、撤並了不少行政審批事項。這一改革的目的是希望減少政府對經濟運行的事前審批,以此來釋放原來受到遏制的市場活力,讓市場對資源配置起到決定作用,而政府則主要負責對市場運行的事中事后監管。但是,從這項改革推進后的實踐來看,很多地方的政府部門在取消事前審批后,對事中事后監管卻還不適應,以至一些地方的市場秩序出現了問題。比如小微金融的審批權下放以后,一些地方大量出現集資者卷款跑路的事件,投資者的利益難以得到切實保護。

長期以來對GDP高增長的刻意追求,使地方政府熟悉於以這一指標來推進經濟上升的模式,而對經濟轉型之后的政府管理還很陌生。因此,對於各級政府來說,現在更有必要的是,盡快適應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后對政府工作提出的新要求,按照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精神和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精神積極改革。人代會上的政府工作報告,應該在這方面有更多的含量,人大代表也有必要從這個方面來行使對政府工作的監督。

(責編:林龍勇、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