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廣州檢察官談辦案過程:貪官心虛常會大哭、跪地懺悔

2015年01月22日09:35    來源:新快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廣州市檢察院反貪局資深檢察官揭秘審訊貪官秘聞——

  ●原市政園林局黨委書記馬必友在審訊室看到孩子上電視瞬間老淚縱橫

  ●花都區委原書記潘瀟面對私建豪華山庄的上百張照片“鐵証”心服口服

  牽扯千萬元的城管窩案為何案發?“態度傲嬌”的貪官何以服法?昨日,廣州市檢察院舉行機關隊伍建設大會,這些案件的幕后故事走上了前台。大會表彰了一批先進單位和先進個人,還披露了廣州平均每年查辦600多件貪污賄賂瀆職侵權案件,位居同級城市第一。

  細數工程項目 揪出城管大窩案

  廣州太和鎮城管執法中隊原中隊長王寶林受賄案,曾轟動一時。2012年,廣州城管系統幾乎被“洗牌”,各區多名一把手因受賄紛紛落馬。昨日舉行的大會上披露,這場反腐風暴與市檢工作密不可分。

  據會上公布的材料,廣州市檢察院反貪局偵查一處副處長呂翔當時領命負責偵查白雲區城管分局領導黃某受賄案。呂翔帶領的團隊很快完成了任務,把黃某收受包工頭的賄賂情況查清。

  “包工頭段某交代的行賄對象,隻有白雲區城管分局領導黃某一個人,但段某在廣州市好幾個區都有工程項目。”呂翔在案件中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於是,他又帶領團隊奮戰了一個多月,果然挖出了市城管委原副主任張建國等十幾個涉案人員,該窩案案值達到1000多萬元。

  三萬字筆錄

  “圍攻” 落馬官員“服了”

  會上還披露,花都區委原書記、區人大常委會原主任潘瀟,曾借助其岳父所興建的流金山庄大量受賄。辦案之初,潘很不配合。廣州市檢察院為此將流金山庄的建設涉嫌項目一個個拍下來,上百張照片和數十頁的司法鑒定出來后,潘瀟於是心服口服。

  同樣,曾擔任佛山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政協副主席的吳志強受賄案,也非常難辦。材料介紹,吳在政法系統干了幾十年,關系盤根錯節,反偵查、反審訊能力也特別強。為了在短時間突破,反貪局專案組從外圍開始收集証據,輾轉香港、佛山、廣州等地,調查二十余人,留下筆錄3萬余字。

  市檢逐一固定吳志強違法插手工程建設、為他人調動工作從中謀利的証據,短短一個半月,就查實了吳志強受賄500多萬元的犯罪事實。在看守所裡,吳志強對呂翔發出感嘆認服:“你這個檢察官真是敬業能干,我服了!”

  數據

  昨日,廣州市檢察院發布會數據,該院以全省1/14左右的人力,辦理了佔全省1/4的職務犯罪案件和1/5的刑事案件,平均每年查辦600多件貪污賄賂瀆職侵權案件,位居同級城市第一。 去年,共有34個集體和52名個人獲得市級以上榮譽。

  對話

  檢察官呂翔:很多貪官把事情講完后會痛哭流涕

  “如果法的精神能真正裝進他們心中,敬畏法律,清廉為官,我這個反貪檢察官失業轉崗,也是一件幸事!”檢察官呂翔在反貪局工作近十年,從2009年以來,參與辦理職務犯罪大案要案90多件,其中涉及廳局級干部17件、處級干部19件,涉案金額100萬元以上的案件47件,追繳涉案贓款5000多萬元,有罪判決率100%。昨日,名列榮譽名單的呂翔與記者分享了近年的辦案心得,從他的角度,審視了當前的貪腐亂象。

  貪官心虛,常會大哭甚至跪地懺悔

  新快報:有落馬官員會對你們口出狂言?

  呂翔:經常的事,說他認識哪個領導,你這個小兵。因為審訊人員一般年輕。不過這也可能是他們的一種策略,要打擊我們。其實,審訊就是一場心理戰爭。

  貪官為什麼把自己的心裡話講出來,而且這種話是會導致他很悲慘的結局,甚至說致命的。關鍵在於他真的是心虛。 我們是做了十來年的審訊工作,會發現即使他心理素質再強,掩飾工作再厲害,人生閱歷再豐富,做了壞事,他最后總會低下頭。

  新快報:如何讓貪官心虛?

  呂翔:攻心為上。我相信,他們人性尚在、良知尚在,他們心理還是有一條底線的。有很多貪官把事情講完之后會后悔、痛哭流涕,甚至是跪到你面前懺悔的場面,看得太多了。

  新快報:有些人落馬前挺“?瑟”的,為何前后反差如此大?

  呂翔:人的心理還是相對比較復雜。審訊人員的工作肯定起了很大作用,另外這些人的人性還在、良知還在。很多時候貪官對我們有偏見,我們會讓他明白,我們對事不對人。潘瀟生日時,我們還給他送蛋糕,他是感動的,流淚了。

  落馬貪官最在意的是親情

  新快報:貪官落馬后,最在意的是什麼?

  呂翔:親情。可能在外面,他們沒有想這麼多,各種各樣的應酬、工作會把他們的信息屏蔽,但是一進入審訊的這種環境,最重要的肯定會涌現出來。對家庭的思念、對錯事的后悔,就會佔據他們的整個心理。因為我們在裡面看過太多哭泣的場面了。審理原廣州市政園林局黨委書記馬必友時,他看到自己的孩子在電視裡,就老淚縱橫。

  新快報:有些人會翻供說被恐嚇、誘供,你怎麼看待?

  呂翔:攻心為上,尺度肯定是要有個把握。那些所謂誘供、逼供等,現在是禁止使用的,是非法的。在這一方面,我們審訊是非常謹慎的,把控得相對比較好。

  現在嫌疑人的健康安全是我們的頭等大事,甚至比我們自己的都要緊。在我們廣東地區,保障他們的合法權利是頭等大事,我們有醫務室和醫院聯動配合,24小時隨時待命,我們有做好預案。

  面對貪官裝病,要從心理上超越他們

  新快報:貪官落馬之后特別容易生病?

  呂翔:一些官員本身基礎病比較多,比如高血壓、心臟病等,再者審訊的時候他們的壓力自然會比較高。不可否認,他們也會想盡一切方法來逃避審訊,我們經常會看到裝病、裝傻,說這裡不舒服,那裡不舒服啊。對於這種情況,會讓在場的醫務人員進行專業判斷。

  新快報:遇到這樣裝病的,你們怎麼處理?

  呂翔:如果是真的,醫生就會馬上處理。在外面的自由人是很難理解被調查人的心理,他們的心理是跟我們完全不同。作為辦案人員,我們要做的是在心理上超過他們的節奏,比如設置一系列的預案、平時加強訓練等。

  新快報:官員反偵察的能力越來越強,你有沒有碰到過這種情況?

  呂翔:多了,太多了。潘瀟把他的山庄折成股份來銷售,一個山庄沒有任何折股條件,他就把折股賣出去。現在很多都是用交易的方式來掩蓋,比如借貸、入股等,寫了欠條還簽了協議。因此,在審訊中要把主觀的犯案意圖審出來,才能把表面的招數破解。

  辦案和養孩子一樣,不因打招呼而放水

  新快報:大多數貪官有情婦?

  呂翔:當然是有的。當涉及到刑事方面時,有時候會把情婦列為特殊關系人或者共同受賄人。某些官員很多情婦,我也感慨,他們精力這麼旺盛! 很多官到了一定位置,會有人來投懷送抱,如果心理底線沒了,整個狀態軌跡就顛覆了。

  新快報:會不會有人來打招呼?

  呂翔:打招呼肯定是有的,這個實話實說。如果一來打招呼,就放水的話,案件怎麼辦下去?每一個案件就像自己的小孩一樣。如果我們從頭到尾花了這麼多時間精力,如果某一個人放水,於公於私都講不過去。

  新快報:這幾年你是不是特別忙?

  呂翔:前年開始我就沒停過了,基本上三四個月在外面加班,曾連續四個月沒有回家。想趁著暑假帶老婆孩子出去玩一下,結果休假第二天就被找回來了。(郭海燕)

(責編:馮芸清、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