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跳樓不成砸死路人 17年前羊城第一悍匪供述逃亡及自殺細節

2015年01月22日08:54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監控拍下的林錦成跳樓過程。(來源:@廣州公安)

監控拍下的林錦成跳樓過程。(來源:@廣州公安)

跳樓后林錦成砸中路人。(來源:@廣州公安)

林錦成在醫院。(來源:@廣州公安)

跳樓不成砸死路人 17年前羊城第一悍匪供述逃亡及自殺細節

2014年12月4日傍晚6時許,林錦成孤身來到荔灣廣場。

他上到了南塔5樓平台,探頭一望,樓下人頭涌涌,便縮了回去。過了半小時,他第二次上到5樓平台,望到樓下依舊人頭涌涌,再次選擇離開。

這時,他到荔灣廣場門外的小攤上,點了一打燒生蚝,喝了一瓶飲料,再抽了半包煙,想著“差不多了,是時候了”。7時28分,他再次來到5樓平台,發現樓下玉器店鋪大多已關門,行人不多了。

“要了斷了,”林錦成不再猶豫,跨過欄杆,縱身躍下……

17年前……

警覺性高:消夜時發現被包圍

2014年12月4日傍晚,林錦成從荔灣廣場5樓跳下,砸死了路人陳先生。在醫院急救的林錦成最終卻被發現是17年前持槍搶劫的悍匪,后來又被廣州警方列入“扑克牌”通緝令。

近日,林錦成經過兩次手術身體逐漸恢復,開始向警方供述其作案經過、逃亡經歷及跳樓過程。原來,迫於貧病潦倒及警方多年追逃的壓力,林錦成想找個無人認識的地方跳樓了斷,沒想到這縱身一躍,反多添了一項過失致人死亡的控訴。舊罪未贖又添新罪,他注定逃不過法律的審判。

案發:持槍搶劫11萬元勞力士

1997年元旦,家住荔灣廣場的漢先生,與朋友相聚在人民北路某酒家消夜。上世紀90年代,廣州小商品經濟發達,個體戶成了時代的弄潮兒,當時流行在手上戴個金表。漢先生就是其中的一員,但他沒有想到,自己手上價值11萬元的勞力士金表早已被賊人盯上。

酒足飯飽后,漢先生與朋友先后從酒家出來,截了一輛出租車,並上了后排座位。突然,兩邊車門各冒出一名男子,各持一支手槍指著漢先生,叫著“把錢拿出來!把手表脫了!”

漢先生等一時懵了。兩名男子不耐煩,將漢先生等強拉下車,用槍指著,搶去勞力士金表一隻、BB機、現金數千元以及其他財物,隨后消失在夜色之中。剛一脫身,漢先生立即報警。

跑路:狹路相逢消夜遇事主

這伙持槍當街搶劫的凶徒,就是林錦成及其同伙李某。1960年生的林錦成,是廣州海珠區人,早在1974年就因盜竊被送少管,1981年釋放。他出來后劣性不改,在“江湖”上混,並染上了毒癮。為了籌集毒資,他專門在高檔的消夜、娛樂場所外守候,物色有錢人搶劫其手上的名表再進行銷贓。

元旦當日林錦成一伙搶劫得手之后,立即趕到澳門,進當鋪將金表當得2萬元,然后回到廣州逍遙。1月14日深夜,林錦成與李某到沙面某食家消夜,慶祝作案收獲頗豐。冤家路窄,漢先生也正好進入該食家消夜,立即就認出林錦成二人,隨即退出門口后向警方報案。

荔灣警方沙面派出所接報后,意識到事態嚴重,立即將值班的十多名警力全部召集起來,並配發了手槍,與事主漢先生會合一同前往圍捕。雖然時值深夜,但沙面仍然有行人及車輛通過,考慮到凶徒手上很可能有槍,警方分配警力到沙面各出入口封路。

襲警:一槍擊中攔截警察腹部

就在警方部署展開包圍之時,正在喝酒的林錦成卻覺察到酒家外面“靜”得出奇,感到不妥,就與李某匆匆結賬離開。與警方一起守候的漢先生,看到林錦成與李某走出酒家正離去,情急之下大叫“就是他,他要跑了”。

林錦成二人摸出手槍,准備逃跑。這時,一輛出租車駛來,林錦成持槍將其逼停,自己跳上副駕駛位置,李某則上了后排座位。這個位置,正好離沙面派出所警員梁經棟守候的點不遠。眼見嫌疑人要上車逃跑,梁經棟拔出佩槍,前往攔截出租車,當他用槍指著副駕駛位置時,林錦成在車內直接向他開槍。梁經棟腹部中槍,旋即暈了過去,林錦成趁勢搶走了梁的佩槍。

派出所其他警察紛紛趕來,與林錦成二人發生激烈槍戰,李某被警方當場擊斃,而林錦成則借著夜色逃跑,到了沙基涌邊,再跑到沙面外馬路用槍劫持了一輛路過的摩托車離開現場。

逃亡:公安部列為B級通緝犯

警方當即發出通緝令,全省緝捕極度危險的重犯林錦成。不過林錦成十分狡詐,事先已安排好退路,案發后潛逃到了港澳地區,躲避追捕。廣州警方遂將林錦成案上報公安部,他被列為公安部B級通緝犯。

1999年澳門回歸之前,廣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收到林錦成匿藏澳門的消息,專門到澳門抓捕,但林錦成已逃去,警方在澳門的當鋪繳回一些林錦成作案所得的贓物。這麼多年來,刑警支隊都曾多次追捕林錦成。2012年,林錦成還被廣州警方發布的扑克牌通緝令列為第3號通緝犯“黑桃A”,僅次於“大小王”。提起林錦成,刑警支隊的一些老警察都十分有印象,由於他當年持槍搶劫、傷警搶槍等一系列行為,被列為1997年的羊城第一悍匪,“他很狡猾,我們跟著線索去找他,他也趕緊挪窩。這麼多年來,從不跟家裡聯系,就是不想有線索落在我們手上。”

17年后……

想念親人:交代前先問女兒近況

17年過去了,林錦成究竟躲到哪裡去了?

原來,林錦成自知犯下大案,潛逃以后,不敢跟家裡有絲毫聯系。他在澳門落腳一段時間,給一些賭場“看場”。為逃避追捕,先后多次變換身份,擁有十多個不同身份証件,在多個國家地區間來回匿藏。

在異國他鄉流竄逃亡多年后,已50多歲的林錦成變換了身份潛回廣州,選擇在同德圍開了一家小文具檔口為生。在他的小出租屋裡,幾乎沒有什麼私人物品,僅在床頭有一張女兒17年前的照片。每每夜晚,林錦成就會對著照片發呆,深切想念女兒。但他不敢回到位於海珠區的家裡去看一眼。妻子已和他離婚,女兒高中輟學后幫人看檔。

多年潛逃,林錦成背負的心理壓力巨大,長期吸毒身體早已垮掉,疾病纏身之時,無人在旁照顧,心中積郁也不敢對任何人講。文具檔口生意日漸不順,前路渺茫,林錦成就想著跳樓了結自己的一生。老家在海珠區,現租在同德圍,但林錦成選擇到荔灣廣場了斷,就是想遠離熟人圈子,默默離去。

自殺:跳樓前三次“踩點”

2014年12月4日傍晚6時許,林錦成孤身來到荔灣廣場。他上到了南塔5樓平台,探頭一望,樓下人頭涌涌,便縮了回去。過了半小時,他第二次上到5樓平台,望到樓下依舊人頭涌涌,再次選擇離開。

這時,他到荔灣廣場門外的小攤上,點了一打燒生蚝,喝了一瓶飲料,再抽了半包煙,想著“差不多了,是時候了”。7時28分,他再次來到5樓平台,發現樓下玉器店鋪大多已關門,行人不多了。“要了斷了,”林錦成不再猶豫,跨過欄杆,縱身躍下……

在荔灣廣場做快遞收發業務的陳先生,原本約了朋友7時30分吃飯。7時28分,陳先生走到荔灣廣場南塔負一層,前面一台手推車在推貨慢行,陳先生跟在后面也隻好放緩腳步。就在這時,林錦成從天而降……

支吾:不願透露具體信息

“?”的一聲,林錦成從上砸到陳先生后,兩人躺到地上。經過搶救,陳先生於次日不幸去世。而全身多處骨折的林錦成,搶救后蘇醒了過來。

由於林錦成涉嫌過失致人死亡,警方一直密切關注著他的狀況,但其隨身物品中,僅有十多元錢和一包中華煙。待其蘇醒后,警方第一時間在醫院對其進行了問話。

林錦成受傷較重、口齒不清,也不願意多說,警方拿給他紙筆讓他寫下姓名、住址、職業等信息,以及跳樓原因。意外的是,林錦成隻在紙上寫上“我全身痛、我想死”等幾個字。

最后,在警方的多次詢問下,林錦成才自稱張×福,廣西人,一直在中越邊境游蕩,其他信息一概不說。負責問話的荔灣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周登濤警官感到事有蹊蹺,“有的人跳樓,有不想告人的原因,這是可以理解的,也屬於正常。但他連說自己名字都支支吾吾,說工作、生活信息也一概不知或者前言不搭后語,這就不太正常了。”

隨著問話增多,林錦成甚至發起了脾氣,將紙筆扔到地上。

警方將他的生物物証拿去檢驗比對,很快查出他叫林錦成,有前科。再比對外貌等特征,發現相似度極高的數十名人員中,有1997年的羊城第一悍匪林錦成。周警官等辦案人員再次向林錦成問話,直指他在撒謊,也露了一點警方已查到他的部分“底細”。一時間,林錦成再次陷入深深的沉默。

坦白:“我就是黑桃A”

“我就是黑桃A。”僅過了一天,林錦成通過護士來電,“我就是你們扑克牌通緝令上的3號,黑桃A林錦成。”周警官等辦案人員立即趕往醫院。

“我女兒怎樣?她還好嗎?”在醫院,林錦成第一時間問起女兒。警方輾轉了解到他女兒的狀況后,將實況告知。林錦成得知女兒安后好,陸續交代了17年前作案及拒捕的過程,並供述了當年搶奪民警配槍逃逸后,將兩槍支扔入了珠江。

“全講出來后,我也放輕鬆了些,這些年太辛苦了。”林錦成對周警官說,自己早已留意到被列入警方扑克牌通緝令,生怕被人發現。經過刑警支隊確認,這個神情頹廢、萬念俱灰在荔灣廣場跳樓的男子,就是廣州警方追捕了17年、當年羊城第一大案的重大逃犯,在1997年持槍傷警的悍匪林錦成。

當年受傷民警:

我心裡的石頭落地了

林錦成落網的消息傳出后,廣州警界震動了,有曾參加行動的民警,更是拿出了17年前行動時穿著的外套,看著上面被林錦成開槍打中的彈孔。

當年負傷的警察梁經棟對本報記者說:“17年了,我一度以為抓不住他了,沒想到,他終究躲不掉,還是落在我們荔灣警方的手上。真是天網恢恢。”

當年沙面行動,梁經棟被林錦成開槍擊中腹部,暈了過去,搶救了兩天才醒。子彈雖然被取出,但對他腰椎位置依然造成很大影響,“我現在不能久站、不能久坐、不能久睡,反正一個姿勢時間長了,就酸痛不已。每每這個時候,我就會想到這個林錦成。”梁經棟自1992年入警時,就在沙面派出所當警員,1997年負傷以后,還是留在這個地方繼續當一名普通的民警。直到去年8月份,梁經棟被調離,到白鶴洞派出所做社區民警,才離開沙面這個影響他一生的地方。“他落網,我心裡的石頭也落地了。”

刑警支隊主要負責人:

這不是警方撿到的便宜

荔灣廣場跳樓者是重案逃犯一事,也成了廣州坊間熱議的話題。有市民認為,警方撿到了便宜,天上掉了個大逃犯下來。對此,廣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主要負責人謝哲元回應道,“這件事確實有一定的偶然性,但也要看到其中的必然性。”

謝哲元認為,如果警方沒有做好兩項工作,這個逃犯是不會輕易落網的。首先,警方在林錦成上世紀70年代進少管所時就提取了生物物証,並且一直保留至今,所以林在醫院時,警方就能核實出其真實身份信息,“沒有這點,林錦成恐怕是不會主動交代的。”第二,廣州警方發布的扑克牌通緝令給予了林錦成極大的心理壓力,“他自己也看到扑克牌上有他,也知道他是黑桃A,知道我們會一直追逃,不會放過他,所以形成巨大的心理壓力,並最終將其逼了出來。”實際上,廣州警方也從未間斷對林錦成進行追逃,只是沒想到,他最后以這樣的方式落網。

“扑克牌通緝令”中逃犯

2/3以上涉故意殺人

自2012年4月廣州警方發布“扑克牌通緝令”以來,林錦成是第13個落網的逃犯。這副“扑克牌通緝令”中的逃犯,有三分之二以上都涉嫌故意殺人。2009年涉嫌殺人的公安部A級通緝犯尚少杰被印在“大王”上,並明確了懸賞金額為30萬元。印在“小王”位置的是一名無名氏,案別是持槍搶劫殺人,立案單位則是刑警支隊,懸賞金額為5萬元。第三位就是“黑桃A”林錦成,涉嫌“搶劫軍、警、民兵槍支彈藥案”。公安部B級通緝犯鐘煥平被印在“紅桃A”位置,懸賞金額高達20萬元。其他牌上沒有明確懸賞金額,警方承諾,對凡是提供有效線索的群眾,根據相關政策都會給予獎勵。

首批5萬副扑克牌於2012年4月由刑警支隊向各區公安分局發放,由各區公安分局依據轄內情況免費派發。自發布以來,先后有13名逃犯被抓捕、勸投等落網,取得了成效。(陸建鑾 張毅濤 吳木榮)

(責編:林龍勇、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