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外灘踩踏追責 上海黃浦書記區長被撤職

2015年01月22日08:52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1日,上海公布外灘擁擠踩踏事件責任人員處理情況,經上海市委常委會、市政府常務會議討論通過,決定給予下列人員如下黨紀、政紀處分:

  周偉,市委委員,黃浦區區委書記。未能及時了解事發情況並及時趕到事發現場。對事件負有主要領導責任。事發當夜在參加新年倒計時活動后,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公款吃喝,造成十分惡劣的社會影響。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

  彭崧,黃浦區區委副書記、區長。未能及時了解事發情況並及時趕到事發現場。對事件負有主要領導責任。事發當夜在參加新年倒計時活動后,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公款吃喝,造成十分惡劣的社會影響。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行政撤職處分。

  周正,黃浦區副區長,黃浦公安分局黨委書記、局長。對事件負有主要領導責任。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行政撤職處分。

  吳成,黃浦區區委常委、副區長,分管旅游工作。對事件負有主要領導責任。事發當夜在參加新年倒計時活動后,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公款吃喝,造成十分惡劣的社會影響。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行政降級處分。

  陳琪,黃浦公安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對事件負有主要領導責任。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行政撤職處分。

  陳榮霖,黃浦公安分局黨委委員、局長助理兼指揮處處長。對事件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給予行政記過處分。

  徐文虎,黃浦區市政管理黨工委副書記、市政管理委員會主任、區城管行政執法局局長。對事件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給予行政記過處分。

  孫忠明,黃浦區旅游局黨組副書記、局長。作為具體落實歷年外灘新年倒計時活動和2015年外灘源新年倒計時活動的具體負責人,對新年倒計時活動場所變更風險評估不足,變更信息向社會公眾告知不充分的問題失管。對事件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給予行政記過處分。

  周順國,黃浦區市政管理工作委員會調研員,外灘風景區管理辦公室負責人。對事件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給予行政記過處分。

  陳昌俊,上海市公安局指揮部副主任,分管上海市公安局指揮中心。對事件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給予行政記大過處分。

  余志豪,上海市公安局指揮中心主任,負責上海市公安局指揮中心工作。對事件負有重要領導責任。給予行政記大過處分。

  同時,責成黃浦區政府向市政府作出深刻檢查。

  ■真相追蹤

  外灘發生踩踏時

  他們在高檔餐廳吃喝

  外灘源演出當晚,黃浦區部分領導就在附近的高端餐廳——空蟬日本菜餐廳用餐。該餐廳隻有四個包間,餐標隻有三檔:每人1888元、2888元、3888元,不點菜。對於公眾關心的幾個焦點,官方調查結果如何呢?

  1

  焦點

  是否有官員在當晚吃喝?有!

  上海市紀委在通報中稱,2014年12月31日23時,黃浦區政府與上海廣播電視台在外灘源文化廣場舉行新年倒計時活動,區領導參加。結束后,黃浦區委書記周偉等人來到益豐外灘源商場察看跨年活動,到了商場三樓,進入已結束營業的空蟬餐廳(由外灘源發展有限公司投資)吃夜宵。用餐期間,獲知外灘發生擁擠踩踏事件后,周偉等人離開空蟬餐廳趕去現場。

  2

  焦點

  是否在高檔的空蟬餐廳用餐?

  是!吃的是對面餐廳提供的飲食

  通報稱,周旭民讓位於空蟬餐廳對面的壹藏餐廳(同由外灘源發展有限公司投資)提供了壽司、面條、湯圓以及飲料、清酒。

  3

  焦點

  消費了多少錢?2700余元!

  通報稱,夜宵共消費2700余元。根據《上海市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辦法》,接待用餐按該市會議用餐標准執行。按目前的上海市級機關的會議費標准,伙食費最高標准為150元?人。當晚,黃浦區干部人均消費270元左右。

  4

  焦點

  用餐誰買單?

  餐廳投資方的國企董事長邀請

  最后沒付錢!

  據了解,當晚黃浦區領導干部前往餐廳所在商城考察,系受到黃浦區屬國有企業外灘投資集團的董事長周旭民邀請,當晚用餐沒付錢。而“空蟬”“壹藏”兩家餐廳,均為外灘投資集團旗下的外灘源發展有限公司投資,屬國有運營。紀檢部門已給予外灘投資集團董事長周旭民黨內警告處分。

  通報詳細列舉了用餐人員名單:黃浦區委書記周偉,黃浦區委副書記、區長彭崧,原任黃浦區委副書記、現任市社會工作黨委書記孫甘霖,黃浦區委常委、副區長曹金喜,黃浦區委常委、副區長吳成等人。

  5

  焦點

  “空蟬”是個什麼樣的餐廳?人均消費2000—5000元

  位於上海市黃浦區北京東路99號的益豐外灘源商場,就是干部“吃喝門”的事發地。

  記者在商場三樓看到,樓層東側有“空蟬”“壹藏”兩家相鄰的日式料理餐廳。餐廳銷售負責人介紹:“日常人均消費約為2000元至5000元。”

  據介紹,即使是該餐廳最“低端”的晚宴套餐也需每人消費1880元,包括河豚、鯛魚等高檔菜肴,還要加收10%的服務費。“食材除了蔬菜全部進口空運,連裝菜的盤子也是定制的”。

  記者調查還發現,“吃喝門”事件還存在歷史建筑變身高端餐飲場所的問題。根據文物部門公告,益豐外灘源商場所在建筑為始建於1911年的益豐洋行大樓,是上海市第二批優秀歷史建筑。

  外灘踩踏事件救助撫慰標准確定

  政府救助撫慰金50萬

  社會幫扶金30萬

  21日,黃浦區外灘擁擠踩踏事件善后處置工作組公布外灘擁擠踩踏事件救助撫慰標准,遇難人員家屬的救助撫慰金確定為人民幣80萬元。其中,50萬為政府救助撫慰金,30萬為社會幫扶金。

  傷殘人員的救助撫慰金額,將根據傷員救治、傷情和傷殘鑒定等具體情況另行確定。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上海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辦法》,黃浦區政府對遇難人員家屬和受傷人員負有依法履行救助、撫慰的法定義務。本著“依法依規、合情合理、實事求是、一視同仁”的原則,黃浦區政府會同有關社會組織共同研究制定了外灘擁擠踩踏事件遇難人員家屬救助方案。

  外灘踩踏重大傷亡,深刻教訓有哪些?

  政府作為“守夜人”

  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是一起對群眾性活動預防准備不足、現場管理不力、應對處置不當而引發的擁擠踩踏並造成重大傷亡和嚴重后果的公共安全責任事件”。

  21日,上海市發布“12·31”外灘擁擠踩踏事件的調查報告。36個鮮活的生命消亡於鬆散的安全鏈條上。還原此次事件發生的經過表明,這是一場本可避免的災難。

  本需強調的“一字之差”:

  燈光秀易址信息不暢

  自2012年元旦跨年啟動以來,外灘燈光秀一直是上海跨年的一個招牌活動,外灘風景區也是國內外游客來上海的“首選之地”。2014年11月,鑒於在安全等方面存在一定不可控因素,黃浦區政府向上海市政府請示,新年倒計時活動暫停在外灘風景區舉行﹔12月9日決定在外灘源舉行。

  調查報告指出,直至2014年12月30日,黃浦區旅游局才對外正式發布了新年倒計時活動調整信息,對“外灘”與“外灘源”的區別沒有特別提醒和廣泛宣傳,信息公告不及時、不到位、不充分。

  “地址變更的宣傳報道、與公眾的溝通很不夠,即使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對外灘和外灘源的區別也不甚了解,導致現場人流量並沒有因活動的取消而減少。”調查組邀請的專家組成員、國務院原參事、原國家安監局副局長閃淳昌說,在風險評估、風險管理、風險溝通上都存在問題。

  本該進行的“事前預防”:

  沒有專門風險評估

  正是由於外灘燈光秀的取消,當晚相關活動安保的級別也因此下降至區級管理:沒有採取封站和封路等較高級別流量控制手段,沒有安排與2014年跨年夜相當的警力,沒有啟動大規模的志願者服務。

  黃浦公安分局僅會同黃浦區市政委等有關部門,對外灘風景區及南京路沿線布置了350名民警、108名城市管理和輔助人員、100名武警,安保人員配置嚴重不足。

  “外灘歷來都是進行燈光秀和跨年的主要場所之一,即使沒有組織的活動,那裡的風險也應該進行評估。”閃淳昌說,然而上海黃浦公安機關未對外灘風景區安全風險進行專門評估。而且與往年相比,警力配備懸殊,這正是思想麻痺的體現。

  本應上報的“電話記錄”:

  人流量大未及時研判

  數據顯示,截至事發當日20時至21時,外灘風景區的人員流量約12萬人,21時至22時約16萬人,22時至23時約24萬人,23時至事件發生時約31萬人,一直處於進多出少、持續上升的趨勢。

  然而,對於人流量的上升,上海公安黃浦分局卻未及時研判、預警、未發布提示信息。當日21時39分,黃浦公安分局指揮中心指揮員致電外灘分指揮部,得知當時外灘風景區和南京路步行街人員流量為“六七成”(民警憑經驗對人員密集程度的判斷),但電台和電話記錄未顯示上報上海市公安局指揮中心,直至22時45分,黃浦公安分局上報,說外灘風景區觀景平台人員流量為“五六成”。

  失職的“守夜人”:

  相關領導干部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變更信息宣傳嚴重不到位、預防准備嚴重缺失、研判預警不及時、應對處置失當,即使是一起群眾性活動,公安、旅游等部門都難辭其咎。調查報告建議,對11名責任人進行處理。

  閃淳昌認為,“對區委書記這樣的地方‘一把手’嚴厲問責,就是因為他身為黨委領導統籌考慮不到位。政府作為主導公共場所安全的‘守夜人’,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延伸

  外灘擁擠踩踏事件是如何調查的?

  問詢了96名當時在場人員

  據介紹,聯合調查組通過現場勘查、調查取証、專家論証、綜合分析等多種方式,開展外灘擁擠踩踏事件的調查工作。

  同時,上海市政府相關副秘書長和市監察局、安全監管局、公安局紀委、應急辦、政府法制辦、衛生計生委、旅游局等部門相關負責同志都是調查組成員。聯合調查組還邀請了國家和上海市應急管理、公共安全管理、法律等方面的專家為事件調查進行分析論証。

  “為了弄清事實,調查組調取查看了外灘區域36個監控探頭拍攝的累計70小時的視頻錄像,系統梳理相關法律法規,對市級10個部門(單位)和黃浦區政府以及區有關部門領導共51人進行了談話詢問,並問詢了96名當時在現場的人員,包括游客、現場執勤民警、工作人員等,詳細調查了相關管理情況,確保在事實基礎上客觀分析。”熊新光說。

  花克勤表示,前后超過100多人參與了調查,其中四五十個人夜以繼日工作,看資料、分析談話內容、比對法律法規,基本工作到凌晨兩三點,早上八九點再碰頭,“必須找到確鑿証據,必須在有強有力的依據支撐的情況下,才能定性”。

  “整個調查的過程也要進行監察,使得調查符合法律規定。對人員的處理、責任認定,也必須客觀真實。在對這些人的責任認定、處分檔次上,需要非常嚴格地按照公務員處分條例等相關條例,所具備的相關文書必須齊全。所有的認定,必須經過本人審閱、認同、簽字,比方說每一個被問責的人員,對此事自己應承擔的責任和接受處分的態度,做出書面表態。”上海市監察局副局長王玉說,責任認定要經過市政府常務會議討論通過,例如局級干部的黨紀處分,要經市委常委會批准。

  據介紹,有相當一部分干部在處分之前,主動遞交了檢查,表達了自己的內疚和失職的痛苦,同時請求組織上給予處分。有的領導同志覺得作為政府部門的一員,不管受了什麼處分,現在手頭的善后工作都要倍加認真地做好。

  本版文圖均據新華社(除署名外)

(責編:馮芸清、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