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安徽整容雷鋒男子曾遭被救助者父親揭露詐捐

2015年01月21日09:22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好人”的新裝

  本報記者 陳卓文並攝

  腳都快凍掉了。在最高氣溫不超過7攝氏度的合肥,隻有一雙單薄的軍綠色帆布鞋裹著張藝冬的雙腳。即使坐在開足了暖氣的車裡,他也凍得直跺腳。

  抱怨歸抱怨,還是不能脫掉鞋子,這是他服裝的一部分。固定不變的搭配還包括胸口別著三個五角星和兩枚紀念章的綠軍裝,一頂老式綠軍帽,和一個斜跨的單肩包。包上鮮紅字體印刷的雷鋒頭像和學習雷鋒的標語,現在成了張藝冬最顯眼的標志。

  2014年初,他曾宣稱要整容成雷鋒而被媒體報道,如今因為圍繞雷鋒的一些爭議,他再次走進人們的視野。

  張藝冬宣稱近期已經有十多家媒體找他。但是他拒絕承認自己是炒作。

  “我還有啥可炒作的,隻想過平平靜靜的生活。”剛一見面,記者還沒開口問,他就說。一邊說一邊還要准備妝容,馬上還有電視台要來拍攝鏡頭。

  從救助身患尿毒症的前女友,到背癱瘓少年查璐鵬到北京求醫,再到后來為救助一個叫姜鵬的病人而跪拜陳光標,短短兩年多的時間,這個自稱草根的年輕人總是吸引著公眾“眼球”。“中國好人”、“安徽首善”成了他炫目的桂冠。如今,“雷鋒臉”和綠軍裝是他最新的一套打扮。

  可質疑從來就沒停止過。整容結束后他到某省級電視台錄節目,主持人本來“有一萬個質疑要說得他啞口無言”,但是聽了他講自己的苦難身世和這些年的助人事跡后,感動得推起眼鏡偷偷擦眼角。

  據張藝冬自己介紹,他年幼時被父母從安徽老家帶到了黑龍江大慶,卻在那裡因父母離異而被拋棄,帶著弟弟妹妹討飯過活。16歲那年被診斷出股骨瘤晚期,多虧一位“好心阿姨”的幫助,才活了下來。

  在他生病住院的一段時間,這位“好心阿姨”不僅給他買吃的,天天陪他說話,還送來了厚厚的一沓錢,甚至幫他家裡鋪了木地板重新裝修。但是至今,他沒有留下關於“好心阿姨”的任何信息,包括姓名、住址和電話。隻記得那位阿姨交待他同樣做好事回饋社會。

  如今提及雷鋒,他總是講述這段“雷鋒式阿姨”的往事。這是他行善的出發點,卻因年代久遠而無法查証。

  按他的說法,他晚期的癌症被一次切除手術治愈,沒有化療,也沒有放療。當記者問及這樣是否能治愈癌症時,他情緒有些激動:“那你說我咋知道,它就是治愈了!”

  他說在此之后,自己始終抱有“對黨、國家和困難群體的熱愛”,在行善路上,雷鋒成了他的偶像,“就跟年輕人追星似的”。至於整容,則是公益的操勞讓自己消瘦,“想和雷鋒那樣胖乎乎的”。

  后來,在合肥的一家民營醫院,整形的過程被全程直播,他的名字被印上了大幅宣傳海報,以及隨處散發的小冊子。和“‘活雷鋒’張藝冬”一樣醒目的,是醫院微整形的套餐介紹。

  在注射了玻尿酸,墊高了鼻梁,加密了眉毛后,張藝冬瘦長的臉真的圓了起來。可是現在,原來鼓起來的地方又都塌陷下去,遠遠看去,那張近似方形的臉和雷鋒並沒有多大相似之處。為了搭配這張整形過的臉,有時在寒冷的冬日裡,他也不得不穿上薄薄的綠軍衣。衣服就扣在平日的外套上,舊衣服有時會不合時宜地從裡面露出來。依靠那個印著雷鋒頭像的單肩挎包,有些人才能認出來他是那個整容成雷鋒的“好人”,而不是在扮演普通的“解放軍叔叔”。

  可這套打扮下,有人認為他就是個騙子式的假雷鋒。在安徽宿鬆,那個接受他救助的癱瘓少年查璐鵬的老家,一位一直關注事件進展的地方網絡論壇管理員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張藝冬決定要帶查璐鵬進京之前,遭到很多反對,因為在合肥的醫院,醫生就判斷查璐鵬不具備接受手術的條件,再次站起來的希望也很渺茫,但是張藝冬還是甩下豪言壯語,“即使有一絲希望,也要讓孩子站起來”。

  到了北京以后,他結識了全國勞動模范,頗有名氣的歌手,留下了背著查璐鵬在天安門合影的照片。回到宿鬆,查璐鵬真的站了起來,隻不過細心的人發現,那是扶著助行器,“和拄著拐沒什麼差別”。

  后來,論壇管理員到當地醫保部門調查了查璐鵬治療過程的花費,發現在合肥和北京的治療費用,加起來也不超過三萬元。查璐鵬回憶,在這次大肆宣傳的愛心活動中,他到北京后只是在脖子后面被打了一針,后來就進行康復治療。張藝冬宣稱,那一針,是骨髓移植。

  為了救助泰和縣得了不明疾病的少年姜鵬,張藝冬投入更多的精力。他在南京陳光標公司門前豎起一張把陳光標畫成菩薩的易拉寶,然后雙手合十“虔誠”地跪下許願。最終,張藝冬因病人姜鵬而被更多人知道,姜鵬卻並沒因知名度而得到更多的幫助。姜鵬父親舉牌揭露張藝冬詐捐的行為,為這次善舉畫上了並不圓滿的句號。

  在張藝冬跪拜陳光標之前,一位來自河北的公益人士接到他的電話,請幫忙轉發他准備下跪的微博,那位公益人士曾試圖勸他不要這樣做,“影響不好”,但是沒有成功,還被罵了一頓,“祖宗和娘都被罵出來了”。

  “怎麼又是報道這個人啊,每次都幫他免費打廣告,”當中國青年報記者向另一位認識他的公益人士了解情況時,這位公益人士不耐煩地說,上個月他們也曾在某衛視一檔節目裡揭露他,最終“一樣黑白顛倒,變成變相炒作”。

  於是,更多人選擇沉默,“不願意和這樣的人打交道”。

  但不可否認的是,張藝冬總是能夠引起媒體關注。有時候他叫來的媒體記者如果發現他的公益行為不值得報道,他就會在網絡上指責記者“沒有道德”,如果他選擇的民營醫院不想免費救人,張藝冬會說:“記者都來了,不救就報道。”

  “感覺有時候被他的善行綁架了。”一位當地的媒體人說。

  “這些都是在潑臟水,就因為我不配合他們造假。”張藝冬盤著一條腿坐在床上,大幅度地拍著床板嚷道。他顯得很委屈,他說在自己救助身患尿毒症的女友時,當地媒體讓他配合演一場情人節病房婚禮的戲份,被他拒絕,從此以后當地媒體就很恨他。

  這一指責被當事記者否認,事情再一次變得無法查証。

  如今的張藝冬,住在一個位於合肥鬧市區的破舊樓房內。每月900元租來的一室一廳顯得很簡陋。在這裡,最能吸引來訪者目光的,除了他自己的大幅寫真外,就是各種鮮艷的紅色証書了。

  這些榮譽有很多:“安徽首善”、“最美80后”是郭明義團隊頒的﹔“中國好青年”是陳光標頒的﹔還有“學習雷鋒創新獎”……沒有來自政府的獎勵,他把這歸結為自己救了很多窮人,給政府抹了黑。

  幾日前,剛有媒體揭露,張藝冬整容以后拍的一些扮成雷鋒扶起摔倒老太太的照片,老太太是花一百塊錢請的。張藝冬回應,一百元並非勞務費,而是他施舍給那位討飯的老太太,然后順便拍了張照片。

  不過有人看到,拍照片時老太太摔得不夠好,又被要求重摔了一次。可惜的是,這位老太太很難再找到了。

  為了配合制作電視專題片,張藝冬再次穿上那套看起來還很新的綠軍裝。他一天的行程包括去合肥兒童醫院附近看望患上神經節母細胞瘤的三歲小女孩兒,以及到雙崗看望“認識很多年的”救人英雄張書寶。

  在小女孩玩耍的街道上,看望的隊伍有十幾米。除了張藝冬和記者外,還有他率領的“郭明義愛心團隊安徽分隊”。一二十人迅速擠滿了小女孩兒父母租住的狹小的房間。

  坐在低矮的床上,瘦弱的張藝冬抱起了正在玩皮球的小女孩兒:“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雷鋒叔叔。”小女孩兒沉默。

  在這個聚集了不少病人家庭的城中村,頗具規模的團隊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一位年輕的母親湊到記者面前看了看正在合影的張藝冬問:“我們孩子也是得了絕症,怎麼才能這樣引起關注。”

  但是熱鬧很快散去,待到看望張書寶的時候,20多人的志願者中隻剩下兩人陪同前往。一箱牛奶和兩袋水果是他們帶來的禮物,看望的行程包括寒暄,拍照,記者採訪。返回時,夜色已慢慢籠罩合肥城,涼意也越來越濃。衣服單薄的張藝冬感覺“下半身都沒有知覺了”。

  第二天,他起來得很晚,經過幾天的折騰,不適感襲來,他說,自己好像病了。

(責編:楊杰利、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