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姚貝娜報道惹爭議:好新聞應該有情懷和溫度

2015年01月20日08:39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月16日,歌手姚貝娜因乳腺癌復發病逝。次日凌晨,其經紀人博寧連發微博,斥責《深圳晚報》:“你們有沒有做人的底線!你們干的那些齷齪的事!你們對得起姚貝娜捐獻眼角膜嗎?”據透露,該報記者曾喬裝醫務人員潛入太平間拍照。消息傳出,輿論嘩然,直斥《深圳晚報》缺乏新聞倫理。

  從馬航370失聯事件到復旦投毒案,從上海踩踏事故到此次姚貝娜病逝……輿論場上接連發生數起有關新聞倫理的論戰,每每有人“挑”起道德沖突,各自擁躉便自覺站隊並對罵。站隊,未必就站得對。如果只是聲討,而不理性探討,或者把對抗當成對話,把表態當成表演,不僅無法實現和解,還會深陷雞同鴨講的悲劇境界,拉低公共討論的質量,而且類似爭議以后勢必頻繁發生。

  新聞倫理可謂言人人殊,但它不只是理論,一定既有倫又有理,既有底線又有情懷。比如,記者在病房外焦急等待,這難道有錯嗎?記者不是在路上就是在現場,如果記者不出現在現場,豈不更讓人不可思議?但是,在現場,不等於就可以為所欲為——如果不顧姚家家人反對,粗暴採訪甚至化裝進入太平間拍攝姚貝娜遺體,就的確不妥。正如周克華被擊斃后,當其老母親“始終用一把扇子遮著自己的面部”時,記者就不該再打擾了﹔當“復旦投毒案”二審宣判,駁回林森浩的上訴,林父痛不欲生並“就地蹲下,雙手抱頭”時,記者何必窮追不舍?

  當採訪對象處於險境甚至災難之中,記者何為?美國全國新聞攝影師協會前會長威廉·桑德斯說:“你首先是人類的一分子,其次才是新聞工作者。”美國大牌電視記者邁克·華萊士卻說:“當然要繼續報道,你是個記者!”不同的答案,源於不同的立場﹔不同的選擇,卻未必沒有相同的職業信仰。當職業與職責碰撞、履職與人性沖突時,記者究竟該怎麼辦?這兩端不是水火不容,報道姚貝娜病逝毫無問題,有問題的只是具體的報道手段。

  據悉,美國新聞攝影界已普遍認可這樣一種觀點:當攝影記者拍下他人照片時,也拍下了他人匿名的權利。《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兼政治記者大衛·波羅特認為:“當你選擇記者為職業時, 就得接受那些由於服務公眾的責任所必要的對自身言行自由的限制”。早在1984年,美國新聞攝影記者協會(NPPA)就特設了“人道獎”(Humility Award),以獎勵攝影記者在新聞現場所表現出的人道主義精神。

  有個細節值得注意,報道姚貝娜病逝的《深圳晚報》3名記者中,領銜的正是攝影記者,也是該報社編委。作為資深攝影工作者,如果當事人確實沖進了太平間,他被譴責並不冤枉。但從該報當時呈現的報道、展示的圖片來看,似並無太平間情境,更未涉及姚貝娜遺體,無論照片還是內容,都在節制中讓人感受到惋惜和溫情。

  多理性探討才可能達成共識。討論不是為了打倒誰,而是通過交流達成共識。討論本身也是共識,如果沒有關心姚貝娜這一共識,也就不會起爭執﹔討論之前,也有共識,無論記者還是青年學生,包括姚貝娜的家人、經紀人,都對姚貝娜的病逝表達哀痛,被討伐的記者文字,同樣有溫度,而不是輕佻。因此,接下來的討論,更應達成共識,即如何通過專業化報道減少或避免倫理傷害。在這起論戰中,筆者希望更多專業人士加入進來,討論乃至博弈,以形成業界通用規則。

  記者是這個斑駁世界不可或缺的群體。有的人討厭記者,但當他維權不暢時,也許最先想到的還是記者。記者需要自律,也需要他律,在指責記者不專業的同時,別試圖限制記者報道公共事物的努力與責任,那些譴責記者披露復旦學子隱私的人,也該想想,如果沒有記者報道,那些被踩死的年輕人的家屬能更好地維護權益嗎?如果不是媒體深入挖掘,誰會想到踩踏悲劇發生時,居然有當地官員在安然吃天價自助餐?這個世界並不全然那麼美好,但其原因絕不在記者﹔記者須恪守底線,但他們對真相的渴望以及為之作出的努力,都應受到尊重。好新聞應該有情懷和溫度,這種情懷也體現在採訪中。王石川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