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年底多地頻發農民工“討薪潮 三四線城市成惡意欠薪重災區

2015年01月19日08:54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時事聚焦

年關將至,多地再現農民工“討薪潮”:山西太原“民工討薪命喪派出所”事件未消,山東濟南、湖南武岡等地農民工討薪事件再起。新華社多路記者近日赴遼寧、山西、河南等地採訪了解到,由於經濟增速下行、房地產市場遇冷,中西部地區和中小城市正成為當前討薪矛盾多發地區。一邊是國家和地方維護農民工權益的法律法規不斷出台,一邊為何農民工“年年干活年年欠、年年討薪年年難”?

農民工處於轉包鏈最底端

記者採訪發現,與往年相似,今年農民工欠薪仍集中在房地產等工程建設領域﹔所不同的是,中西部和中小城市成為當前討薪的“重災區”。

究其原因,隨著城鎮化進程加速,三四線城市和小城鎮成為農民工的重要輸入地。與工程審批、工資保障等制度都比較完備的大城市相比,中小型城市尚未構建起規范、完善的監管制度,所以農民工欠薪問題驟然增多。

我國相關法律要求,工程項目必須由具備相應資質的建筑企業承建,但在實際運行中,個人承包卻大行其道。河南省一位建筑勞務公司負責人介紹,一些關系戶隻需繳納一筆佔工程造價2%—5%的挂靠費,就能借用建筑公司的資質從開發單位承攬工程,然后他們再層層轉手分包。在層層轉包加層層拖欠中,農民工處於“生物鏈”的最底端。

幕后債務人有基層政府

記者採訪發現,農民工欠薪問題往往盤根錯節,更讓農民工無奈的是,欠薪的“幕后債務人”有時甚至還是基層政府。有些地方甚至形成了“連環債”鏈條:農民工工資被包工頭或建筑承包商拖欠——建筑承包商又被上游的建設項目企業拖欠——許多市政建設項目企業又被當地基層政府拖欠。由於面廣量大,討薪往往陷入“死結”。

例如,受制於煤炭形勢下滑,山西一些地方財政吃緊,不少公共工程處於停滯狀態,政府成為事實上的欠薪債務人。而遼寧省有關部門的一份材料顯示,遼寧省內有的基層政府拖欠市政工程款現象嚴重,金額增多、期限延長。僅三家處於不同地市的民營市政公司,目前被各地政府部門拖欠市政建設工程款數額巨大,其中一家民營公司因為欠薪上千萬元,董事長已經數次被農民工堵在辦公樓裡。

打擊惡意欠薪關鍵在政府

2011年,“惡意欠薪”與醉駕一起被寫入刑法修正案,但從近年來的實踐來看,兩者發揮的效用截然不同。人社部數據顯示,2014年前三季度,各地勞動保障監察機構向公安機關移送了1718件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的犯罪案件,公安機關立案945件,佔總移送案件的55%,一審法院審結553件,佔總移送案件的32%。

遼寧安行律師事務所的一位律師說,一些地方私下要求,一般不起訴或行政處罰開發商。某些官員和開發商的“曖昧關系”,使得勞動監察與司法銜接過程中存在“玻璃門”。

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認為,勞動保障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不暢,導致部分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件止步於行政處理,無法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影響了依據刑法打擊欠薪犯罪的效果。

據新華社北京1月18日電

■鏈接

鄂一女工頭被撞身亡 丈夫含淚給工友結薪

武漢鸚鵡洲大橋不遠處一排低矮的棚戶區裡,面目憔悴的鄧雙生拿著900元工錢,遞給了最后一位紅著眼睛趕過來的工友王成華。至1月15日,妻子何運香生前沒有來得及結清的工錢終於一分不少全部付清了。在身為小工頭的妻子何運香不幸車禍身亡后,來不及處理后事,鄧雙生強忍著悲痛結清了工友的工資。

2001年,何運香一個人揣著借來的幾十塊錢來到武漢。剛開始以撿破爛為生,后來主要打零工做清潔。2012年,武漢鸚鵡洲長江大橋開始施工。有相熟的老板找到何運香讓她長期組織零工去做護欄圍檔的清潔工作。何運香讓丈夫幫忙記賬。一本32開的棕色的硬殼筆記本,一頁頁整齊地寫著:“17號,10人,運香、金紅、何叔、紅衛……18號,22人……”“白班100元一天,通宵170元一天”。雖說是個工頭,但何運香的工資和其他工人一模一樣,她不抽成不多拿。

2014年12月29日凌晨3點,何運香起床去沌口一個路面掃渣土。5點,何運香被一輛渣土車撞倒,兩天后搶救無效離世。因事故責任方的賠償沒有到位,欠著醫院的3.9萬元醫藥費又沒能力付清,何運香的尸體隻好停在太平間。1月11日,老板送來了10.6萬元的工錢。一接到工錢,還沉浸在妻子突然離世的悲痛中的鄧雙生決定完成妻子的遺願。鄧雙生哽咽地說:“運香不在了,她囑咐我一定要把這些錢送到工友手上。”新華

(責編:林龍勇、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