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被問這麼能干為何老當二把手 鄧小平如何回答

2015年01月16日09:50    來源:華聲在線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鄧小平。

  鄧小平。

  在為鄧小平做翻譯那個時期,對施燕華而言挑戰性最大的一次應屬1980年為意大利記者法拉奇採訪鄧小平擔任翻譯。法拉奇的那次採訪,問答的主要內容后來被收入到《鄧小平文選》中。

  施燕華說,法拉奇的問題很尖銳,再加上話題都是當時國內、國外比較關注的,所以她所受的精神壓力很大。

  正式開始提問,法拉奇一上來就說毛澤東,她說以前她到中國,到處都挂著毛主席像,這次她從飯店到人民大會堂這裡,就隻看到一幅。她問:“以后你們還會在天安門保留毛主席像嗎?”我覺得來者不善。法拉奇連續發問:“中國人民把一切錯誤都歸咎於‘四人幫’,但我聽說中國人說‘四人幫’時,伸出的是五個手指!”又問,即將召開的黨代會將何種程度提及毛主席。

  我當時感到這次採訪很敏感,我感覺鄧小平好像是有所准備似的,聽她問了這些問題鄧小平很願意回答,侃侃而談,好像很願意通過她讓外面世界聽到中國的聲音。

  開始翻譯的時候我是有些嘀咕,而且我們領導也說,要是她有些問題問得太出格的話,讓我翻譯時措辭上稍微給緩一緩。后來我發現用不著,因為鄧小平也挺喜歡這種針鋒相對、單刀直入的提問,兩人的交流,氣氛還是很好的。我覺得沒問題,就大膽地忠實翻譯。談到12點多時,鄧小平提出還可以再談一次,約她再談,她高興得不得了,就這麼蹦了起來。

  第二次談話還是圍繞對毛澤東的評價。后來法拉奇就慢慢引到那個赫魯曉夫的問題,“我有一句話,希望您聽了不要生氣,這不是我說的,西方有人說您是中國的赫魯曉夫!”當時我看他們的談話氣氛很好,就那麼照直翻譯了。另外我也知道鄧小平的個性,他不喜歡很平淡、沒有什麼棱角的問題,他希望有難度的問題來激發他思考,激發他把他要說的話說出來。他對記者一點不怵。

  法拉奇要把斯大林和毛澤東相提並論,我們說是分開的,是不一樣的。盡管后來也沒有完全能說服她。鄧小平說,“在西方,他們稱我什麼都可以,但赫魯曉夫我很熟,我個人同他打了10年交道,我是了解這個人的,把我比作赫魯曉夫是愚蠢的。”鄧小平概括了赫魯曉夫所做的種種,最后說:“看樣子,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是達不成協議了。這樣吧,你保留你的觀點,我保留我的。”

  有些話這麼當面問一個人,會很刺激,就像法拉奇問:你這麼能干的人,為什麼老是當第二把手?鄧小平回答:當第二把手並沒有妨礙我發揮作用。我還是能夠發揮作用。后來她就跟我說她特別喜歡鄧小平,事后她還寫了封感謝信給鄧小平。

  採訪后她根據她的錄音來整理記錄,她非常忠實,連最簡單的詞都不放過,鄧小平老是說四川話的“這個這個這個”,她老聽錄音裡有這個詞,就問是什麼意思,我說這沒有實際意思,就是口頭語,在思考時發出的聲音,就像英文的well,或者yonsee這類。她說你沒翻?我說我沒翻。她懂了,但說還是要加上,這說明他性格上的特點。

  包括“這個這個”在內的5227字鄧小平訪談第一部分,首發在1980年8月31日《華盛頓郵報》社論專欄版。有評論稱“這是鄧小平歷史性的、出色的答記者問”。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