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廣州領導干部禁進歌舞廳 村官上交護照統一保管

2015年01月16日08:51    來源:新快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快報記者 羅仕 實習生 曾鈺熙

近年來,為規范公務員行為,除國家層面外,廣東省和廣州市 也出台了一系列規定,記者對此進行了梳理

規范公務員行為,有利於促進勤政廉政,提高工作效能,也能夠讓公務員明了哪些事不能做,進而維護好這一群體的合法權益。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一系列規定,以規范公務員行為。新快報記者梳理廣東省及廣州市有關規定了解到,相比普通民眾,除了公務員法及中央八項規定外,廣州市還規定,領導干部禁進死人會所、歌舞廳、夜總會;村“兩委”班子主要成員出國(境)証照實行統一保管制度,其辦理因公、因私出國(境)証照須提供相關審批手續。

關鍵詞

裸官

不得任職重要敏感崗位

2014年中組部下發《配偶已移居國(境)外的國家工作人員任職崗位管理辦法》規定:“裸官”不得在黨委、人大、政府、政協、紀委、法院、檢察院領導成員崗位、以上機關工作部門或機關內設機構負責人崗位等5類重要崗位任職,要求已在所列5類崗位任職的裸官,組織人事部門應與其談話,或者動員其配偶、子女回國,或者調崗。

2014年《廣東省預防腐敗條例(草案)》規定,國家工作人員配偶或子女移居國(境)外的,應及時報告。配偶已移居國(境)外,或者沒有配偶但子女均已移居國(境)外的國家工作人員,按照規定不得擔任有關領導職務,不得在重大涉密、安全、財政、金融監管、人事、財務等重要崗位、敏感崗位任職。

廣州市紀委常委、新聞發言人梅河清此前曾表示,“裸官”不一定是腐敗分子,但在查案實踐中,的確有部分腐敗分子就是“裸官”,而其貪腐犯罪顯得更為瘋狂。

去年2月26日中央第八巡視組向廣東省反饋巡視情況時,提到廣東一些地方“裸官”問題突出,並要求對“裸官”開展專項治理。對此,廣東省對“裸官”進行了摸查,共對866名干部作出了崗位調整處理,其中市廳級干部9名、處級134名、科級以下723名。廣州市委原副書記方旋在去年也因“裸官”原因辭去職務,提前退休。

“廣東執行中央裸官規定很徹底,清理了很多裸官,這是很及時的。”全國人大代表、律師朱列玉表示。

關鍵詞

夜總會

領導干部禁進私人會所歌舞廳

2014年5月,廣州市紀委印發《廣州市領導干部加強作風建設和廉潔自律“十個嚴禁”》規定,“領導干部不准用公款、私款或者接受邀請出入私人會所和歌舞廳、夜總會等消費娛樂場所進行各種形式的消費活動。未經批准,不准用公款或受私人之邀出入高檔酒樓、茶肆、俱樂部等消費娛樂場所活動。”

廣州市紀委去年印發的“十個嚴禁”首次以文件形式明確規定領導干部不得出入歌舞廳、夜總會,曾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和熱議。KTV算不算歌舞廳,高檔酒樓、高檔菜肴的標准是什麼?“私款宴請,私款進卡拉OK,原則上講,領導干部和家人聚餐,沒有老板請客,沒有利益輸送,沒有違反利益沖突的原則,應該說這個是問題不大的。”梅河清曾就此回應。雖然“十個嚴禁”的適用對象為廣州市黨委、人大、行政、政協等機關處級以上(縣級市就是科級以上)領導干部,但對於不在上述工作范圍的公職人員,如果違反,造成不良影響,也要嚴肅查處,依紀依法追究責任。

“去歌舞廳、夜總會等場所‘有礙觀瞻’,會讓民眾有所聯想,影響官員形象。”中山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倪星分析道,雖然“十個禁止”的適用范圍為“領導干部”,但實際上對普通公務員也有一定約束力,“領導干部有標杆作用,對下屬自然有示范效應。上行下效,領導考核下屬的時候,自然會用這種標准,這對普通公務員有心理約束。同時,民眾對於領導干部和普通公務員也不會分得那麼清楚,認為隻要是公職人員就需要遵守相關規定,會形成一種社會壓力。”

關鍵詞

企業主

嚴禁與私企老板勾肩搭背

2014年5月廣州市紀委印發“十個禁止”規定,嚴禁領導干部與私企老板勾肩搭背、公私不分,“領導干部與私企老板要交往有道,公私分明,不得互相勾結、不分彼此,搞權錢交易、權色交易,不准干預和插手工程建設招投標、土地使用權出讓、集體國有資產處置、房地產開發經營、物資採購等事項。”

公務員作為為社會服務的群體,與企業主有著經常性接觸,“貪腐官員背后一般都藏有幾個企業家。腐敗就是權錢交易,官員手中掌握的權利,要變現成利益,就會有企業主的身影。”倪星說。

據媒體報道,此前落馬的廣州市原副市長曹鑒燎身邊最多的“朋友”是商人、老板,為了在項目開發、公司經營上得到曹鑒燎的各種關照,老板們不惜斥巨資買別墅、建會所,甚至為曹鑒燎的情人支付高達上千萬元的“分手費”,讓曹鑒燎縱情享樂。“跟老板混在一起,慢慢就會職務不分、身份不分、立場不分、吃喝不分、錢財不分,慢慢就把自己和他們等同起來了。”曹鑒燎交代說。

對此,梅河清也曾具體解釋,“勾肩搭背”只是一種形象表述,實際是嚴禁領導干部與私企老板之間關系過於密切,甚至有利益輸送的行為,“並不是指具體的肢體動作,領導干部與私企老板的正常工作交往是可以的。”

下一頁
(責編:劉衛東、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