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乾隆國舅高恆:建五亭橋迎皇帝南巡 因貪入獄病死

2015年01月15日17:34    來源:揚州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乾隆要求查辦高恆。電視劇截圖

  在劇中並未露面,但全劇僅他與乾隆、和珅為真姓名

  閱讀提示

  乾隆三十三年(1768),揚州發生了一件驚天大案:幾任兩淮巡鹽御史私自超發鹽引、從中克扣和提留引銀達一千多萬兩之事曝光。乾隆大怒,下令嚴查,許多官吏和大鹽商都被抓捕至北京問罪,其中國舅、曾任兩淮巡鹽御史、時任總管內務府大臣的高恆被處以極刑。

  這就是著名的“兩淮鹽引案”。而最近熱播的電視劇《大清鹽商》藝術地再現了這一案件的查辦過程。

  史料記載

  迎接乾隆南巡,高恆建五亭橋

  高恆,滿洲鑲黃旗人,名門之后,皇親國戚。其父親高斌官文淵閣大學士、軍機大臣、內大臣、吏部尚書、直隸總督、南河總督等,其妹妹是乾隆帝的妃子,封慧賢皇貴妃。乾隆二十二年(1757),高恆出任兩淮巡鹽御史。直至三十年(1765),掌管兩淮鹽政達八年之久。

  揚州文化學者李友仁先生告訴記者,高恆到任當年,為了迎接乾隆南巡,即自己出資,雇請能工巧匠設計建造了五亭橋。據《揚州畫舫錄》記載,乾隆二十二年,高御史開蓮花埂新河抵平山堂,兩岸皆建名園。北岸構白塔晴雲、石壁流淙、錦泉花嶼三段,南岸構春台祝壽、筱園花瑞、蜀岡朝旭、春流畫舫、尺五樓五段。“高恆不僅建造了五亭橋,而且還重建了虹橋。高恆的這些所作所為應該說是為揚州辦成了幾件好事,有功於揚州。”

  “兩淮鹽引案”中被處極刑

  然而,功歸功,過歸過。高恆又是“兩淮鹽引案”中受到最嚴厲懲處的一位官員。

  原來,高恆在任兩淮巡鹽御史期間,令鹽商每一引鹽抽銀三兩為公家用錢,這筆銀子他中飽私囊,沒有報告戶部。乾隆三十三年(1768),兩淮巡鹽御史尤拔世奏報高恆貪污弊端,乾隆帝命罷高恆官,並命嚴查此案。眾多鹽商告發,高恆貪污連年上貢和准備皇帝南巡的銀子計467萬余兩。乾隆帝命刑部審理,事實清楚,証據確鑿。乾隆帝諭旨:“高恆受鹽商賄金,伏誅。相關官員,定罪有差。”大學士傅恆請求皇帝念在死去慧賢皇貴妃的情分上,姑免其死。乾隆帝曰:“如皇后兄弟犯法,當奈何?”傅恆於是不敢再多言。高恆因此伏法,兩淮鹽運史盧見曾鋃鐺入獄,后病死在獄中。江春亦因此案“就逮京師”。

  揚州學者王偉康查閱有關資料后發現,乾隆年間人袁枚曾述及此案:“公(江春)慨然一以身當。廷訊時唯叩頭引罪,絕無牽引。上(乾隆帝)素愛公,又嘉其臨危不亂,有長者風,特予赦免。”

  影視揭秘

  當年為高恆求情者並非和珅

  這一案件的查辦過程,電視劇《大清鹽商》進行了藝術再現。

  劇中,兩淮巡鹽御史阿克佔來到京城面見乾隆帝,乾隆帝令阿克佔在半年之內,必須將鹽引案查個水落石出。乾隆帝南巡揚州即將起駕回京,臨走前對阿克佔追查鹽務虧空不得力而大為光火,再次責令阿克佔半年內查清鹽引案,並要求宰相和珅助阿克佔一臂之力,扳倒牽涉鹽引案的朝廷重臣。乾隆帝回京后,阿克佔按照密旨,順藤摸瓜,以兩淮鹽運使盧德恭的家奴於林為突破口,將盧德恭以貪腐之罪投入了大牢。盧德恭在獄中向阿克佔的師爺何思聖哭訴自己的生平,總結了自己的一生,並如實供出了涉及鹽引案的官員層級和貪污的數額,國舅高恆乃貪腐之首。阿克佔經過深思熟慮,將高恆案情上奏給朝廷,得知案情后的乾隆帝大發雷霆。高恆、盧德恭被繩之以法,斬首示眾。行刑時,乾隆帝命三品以上官員到場觀看,以儆效尤。

  李友仁認為,相對於史書記載,《大清鹽商》又進行了藝術處理。

  第一,《大清鹽商》中眾多人物,江春、尤拔世、盧見曾、鄭板橋、金冬心等原型,以汪朝宗、阿克佔、盧德恭、鄭冬心等取而代之。有真名實姓的,除了乾隆、和珅,隻有高恆。

  第二,《大清鹽商》洋洋洒洒34集中,重要人物高恆自始至終一直沒有露面。

  第三,不再增加大學士傅恆這樣一個人物,也未通過其他人口中說出,在乾隆面前為高恆求情的是傅恆,而改為和珅。

  第四,盧德恭亦被斬首,其實,其原型盧見曾病死在獄中。

  第五,汪朝宗等鹽商未受案件的牽連,乾隆對和珅說,這件事“不能算在鹽商的頭上”。

  第六,乾隆念在慧賢皇貴妃的分上,竟然為伏法的高恆超度。第30集中,乾隆手敲木魚,對和珅說:“和珅,高恆走了,朕替他念卷經,超度超度他,畢竟是皇貴妃的哥哥。”刻畫出法歸法、理歸理、情歸情,乾隆帝亦有些許人情味的另一面。

  借古喻今

  大段獨白成貪官的“懺悔錄”

  因為高恆未露面,我們不知道他身陷囹圄,想了些什麼,又說了些什麼。好在劇作家精心為獄中的盧德恭擬了長長的一大段台詞,這是貪官的“反思”,也是貪官的“懺悔錄”,頗發人深省,對時下的重拳反腐啟迪極大。

  “我是個壞人嗎?我到底算不算個好人呢?可我小時候也是苦讀聖賢書啊。走到今天,十年寒窗風雨,好不容易才金榜題名。走到今天,我不容易啊!為了聖上,為了朝廷,我辛辛苦苦當差,我大半輩子都交給了大清。你說我這點俸祿,還比不上鹽商一趟行鹽的銀子,憑什麼呀?你們以為我平常說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話,都是做做樣子,都是胡說八道嗎?不,錯了,我說的都是心裡話!你們不懂,我心裡還有另外一個自己。他老對我說:‘盧德恭,你別傻了,你就是個書呆子。就憑你那點積蓄,老了以后能實現你的志向嗎?你什麼都干不了。可那些鹽商,他們並不比你聰明,並不比你高尚,可他們憑什麼穿金戴銀、憑什麼花天酒地啊?我不服。在我眼裡,他們就是一群蛆,就在糞湯子裡鑽進去。’我收過他們的銀子嗎?沒有!我嫌他們的銀子臟,嫌他們有銅臭味。可惜了那些字畫啊。放在我這裡,總比放在那些不識字、隻識阿堵物的土財主手裡強得多吧。隻有我,隻有我才能和那些古人心心相通啊。到了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展開那些名人字畫,那些古聖先賢就都活過來了。他們站在我的面前,和我吟詩作畫,和我談天說地,談他們的喜怒哀樂。”

  記者 姜濤

  新聞詞典

  “兩淮預提鹽引虧空案”

  “兩淮預提鹽引虧空案”,被稱為“乾隆朝三大貪污案之一”,曾掌管揚州鹽政的高恆作為皇帝的小舅子,由於貪污甚巨,遭到秋后處決的命運。揚州清史專家王章濤對這段歷史頗有研究,他說,由於涉案人員不少是旗人、大員,還有皇親國戚,此案影響甚大,對乾隆也是一個考驗。隨著案情的深入,乾隆連下8道諭旨要求徹查,盡管有許多官員和貴妃求情,但乾隆不為所動,大義滅親。

(責編:田偉、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