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演講招親的奇女子 盤點民國赫赫有名的女縣長們

2015年01月15日09:01    來源:中國江蘇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南京國民政府建立之后,順應五四以來的婦女解放潮流,在法律上規定男女平等,不少女性涉足政壇,其中有好幾位擔任女縣長,甚至地處西南邊遠地區的貴州,也產生了息烽女縣長。

  王孝英 演講招親的奇女子

  1927年3月26日的《北洋畫報》載有《王孝英女士趣聞》一文,談到她演講招親的逸聞趣事。她上大學以前即有無數男子向她求婚,王提出,求婚者必須登台演講,她親自前往鑒選,然而“聞者咸莫敢嘗試”,隻有一位曾經留學東京的教育部職員欣然應約,當時聽者雲集,演講者鼓其如簧之舌,盡其所有之才,希望博得女士青睞及台下掌聲。不料才幾句話,王冷笑離席,揚長而去。此文附有王孝英的頭像,並有“南國屏藩”之語,且用英文說明:福建南屏縣長,中國第一位女縣長。

  抗戰勝利后,國民政府禁止跳舞,引發舞界風潮。1947年,廣州市政府決定,營業性舞廳自10月1日起一律停止營業。禁舞令遭到舞業人員極力反對,甚至舉行所謂千人大會,呼吁政府延期禁舞。當時,王孝英既是國民黨中委、立法委員,又是廣州婦女運動會主委和粵婦女職業促進會負責人。面對舞女代表聲淚俱下的懇請,她表示:“跳舞為高尚娛樂,但在總動員令下,前方戰士殺賊,后方民眾自應吃苦。故禁舞勢在必行,目前問題為禁舞后的救濟辦法。”又說已經與市長商定,計劃分三期禁舞,至年底禁絕,從而使得舞女取消了到市府列隊請願的原定計劃。王孝英還與其他人一起,托人向當時坐鎮廣州的宋子文說情,希望市政府收回成命,或展期執行。王孝英說,廣州舞女總數超過5百,一個舞女養活5口之家,一下禁絕,又不能馬上轉業,於是兩千多人失業,加上靠舞廳吃飯者,總數超過三四千人,因此她表示:“我做婦女運動會的主任委員,對於這個問題真不好辦,怎能在短期間內找到許多她們適當的工作呢!”市政當局終究答應禁舞展期。轉業舞女再就業培訓開始后,王孝英擔任班主任,訓練內容包括編織、會計、家政等。

  郭鳳鳴 張伯苓的得意女弟子

  1930年的《北洋畫報》載有《女縣長軼事》一文,其中提到郭鳳鳴擅長演講,又能運用國語,聽眾聽她演講,幾乎可以忘倦。有一次在北平演講,一位聽眾直言不諱向她當面指出,縣長演講妙矣,惟不適於大會場,因為聲音太低。郭鳳鳴於是效仿唱戲者之調嗓,每天到一個叫做陶然亭的地方練習,持續苦練一個月,“每晨呀哇一片聲中,極少人知有女縣長在也”。后來,郭鳳鳴嗓門特大,以致“不知鳳鳴是女娘也”。

  為何要強調郭鳳鳴能講國語?因為她是四川人。在南開大學就讀時,就積極參加“五卅運動”,是南開大學滬案后援會的成員,建議增設募捐股,並將五卅及其他亡國慘劇編為新劇演出,以期警醒國人,並且挨戶向市民募捐,向市民演講滬案情形。畢生從事民俗研究的民國才女郭立誠,曾將郭鳳鳴考上大學一事作為婦女解放的典型,視為自己求學路上的偶像。

  郭鳳鳴還是南開校長張伯苓的得意女弟子,曾經與張赴川參加會議。1935年,蔣介石致電張伯苓,希望他到重慶參加禁煙委員會總會第一次常委會。張伯苓等人先到上海辦事,稍后搭乘民生輪船公司“民權”輪入川。著名作家和史學家陳衡哲旅途曾經邂逅張、郭一行,在其《川行瑣記》一文中說:“在船上發現了張伯苓先生,他是要到四川去的。還有一位郭鳳鳴女士,乃是張先生的得意女弟子。”

  郭鳳鳴擔任河北省政府視察員,曾赴天津一帶督治旱災。1929年,天津靜海一帶相繼發生蝗災和水災,郭鳳鳴以河北省政府政務視察員身份前往視察,督治蝗災,她不辭跋涉之勞而親赴各縣。郭督治蝗災忠於職守,津縣所管轄的貫庄和排地一帶,本已出現蝗虫,但津縣尚縣長竟未呈報和組織扑治,郭以民生為重,毫不客氣地向省民政廳如實匯報,導致尚縣長被嚴厲申斥,轉而積極治理蝗災。因此津縣人民對郭非常感激。

  烏靜彬 家世顯赫的王妃縣長

  1946年11月15日,蔣介石召開所謂“制憲國大”。參加國民大會的一名女代表,身段高大健壯,面龐豐腴清秀,總是穿著黑呢旗袍、平跟皮底鞋。此人便是烏靜彬(1914—1975年),蒙古族。1946年8月,新疆省民政廳推薦烏靜彬代理和靖縣縣長,認為她“志慮忠純,學驗俱優,在蒙族中素著聲望,以之治理和靖縣政,洵屬適當之選”。

  烏靜彬家世顯赫,出身王府,又嫁入王族。原籍內蒙古喀拉沁右旗,其父貢桑落爾布,系清代內蒙古卓索圖盟喀喇沁右旗札薩克世襲親王,也稱貢王。其母善坤,是末代皇帝溥儀的三姐,人稱皇家三公主。1930年,貴為公主、年方16歲的烏靜彬與土爾扈特部落汗王滿楚克札布結婚,成為福晉,即王妃。

  1932年,烏靜彬開始協理公務,並與社會各界廣泛接觸,從此蜚聲新疆政壇。兩年后,滿楚克札布被委任為國民政府的新疆顧問,她隨夫移居烏魯木齊。1937年,其夫被盛世才逮捕監禁,她全面署理土爾扈特部落事務。在迪化女子中學學習期間,認識了許多共產黨人,班主任黃頤對其影響較大。她努力學習,擁護抗日,參加街頭宣傳,並擔任學生會會長。與此同時,她動員各部落家族支援抗戰,捐獻黃金、白銀、馬匹、牛羊等。她一度萌發投奔延安參加革命之念,並抵達蘭州,但因時間關系和她所處社會地位等諸方面原因,未能遂願,1942年在迪化女中集體加入國民黨。1944年,烏靜彬組織和靖縣代表團赴烏魯木齊,向主持新疆政務的吳忠信保釋汗王出獄,后又率團到重慶,向蔣介石控告盛世才迫害汗王的暴行,並三次上書蔣介石,要求恢復王室,恢復舊土爾扈特南路烏納恩素珠克圖盟。蔣介石於1946年初批示,由新疆省政府處理。1947年7月,經南京蒙藏委員會認可和新疆省政府批准,烏靜彬召集舊土爾扈特南路各旗首領、蘇木頭目、喇嘛寺上層人士及民眾代表170余人開會,正式宣布恢復舊土爾扈特南路烏納恩素珠克圖盟,滿汗王帶病出任盟長,烏靜彬任副盟長。

  許芳媛 身陷桃色新聞的縣長

  許芳媛(1915—1951),貴陽人,在省立女子師范學校讀書時加入中國國民黨,畢業后在達德學校任教。1937年與貴州省銀行副總經理孫伯陶結婚,先后擔任貴陽市婦女會常務理事、國民黨貴陽市監察委員會候補委員等職。

  1946年貴州國大代表和立法委員的競選非常激烈,派系紛爭殘酷。國民黨國大會議召開,貴州各派系頭頭齊集南京,秘密協商,以擁谷正倫回貴州當省主席為核心,對貴州政權進行了分贓式安排,傅啟學提名許芳媛為貴州立法委員候選人,引起其勁敵陳明仙極大不滿。陳明仙脫離CC派,與《力報》社長李思齊等人獨樹一幟,並且以《力報》及其副刊《西南風報》為陣地,對許芳媛進行攻擊。

  《力報》總編輯曹儒森是20世紀30年代貴陽名噪一時的記者,筆名“小鋼炮”,與李思齊是老朋友,互相欣賞,在國大代表和立法委員競選白熱化的時期,全力支持陳明仙。在許芳媛和陳明仙勢均力敵的情況下,曹儒森寫出了一篇類似新聞報道的稿件,內容是簡略敘述早年他與許芳媛相戀,后又不睦,並說許芳嬡如何勾結人對他進行迫害,最后在貴陽無法安身,逃往昆明,現在他已重返故土,舊恨未消,要控告許芳媛。曹儒森酒醒以后,覺得所寫稿件有不妥之處,便要撤回,誰知印刷廠早已排好版,無法換稿。第二天《力報》發報,門市部門庭若市,很快銷售一空。曹儒森發表這條新聞后,得到陳明仙派嘉許,鼓動他“一不做,二不休”,於是曹拋出長文,即所謂的“一首寫不完的詩”,詳細敘述他與許芳嬡的戀愛史,轟動貴陽。

  許芳媛無可奈何,隻好在她富水北路的住宅中,邀請幾位與她較熟悉的記者去便宴,她丈夫孫伯陶也在座。席間,許承認,她早年確實與曹儒森談過戀愛,但並非如曹所寫的那樣無聊,而且她也並未對曹進行過迫害,純屬誹謗等等。許又告訴大家,她並不想舉行記者招待會來申明,認為是非自有公論。據說,李思齊也承認曹對許的攻訐過分,曹儒森事后也很內疚。

  1947年,許芳媛因國大代表立法委員競選未得省黨部支持,竟然登報脫離國民黨,辭去省黨部委員等職,並與其他不滿競選人員發起組織反包辦陣線,進行競選之爭。楊森為平息這一事件,委派許芳媛出任息烽縣縣長,成為民國時期最后一位女縣長和民國貴州第一位女縣長。

(責編:楊杰利、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