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男子為像雷鋒3次整容 想去雷鋒墓前磕頭認干爹(圖)

2015年01月15日08:57    來源:錢江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圖片來源:“安徽張藝冬”微博

  在經過“雷鋒臉”整容手術后,備受爭議、自稱為安徽公益明星的張藝冬,將最新拍攝的“雷鋒照”亮相——身著雷鋒式軍裝、斜跨書包、手捧仿真槍,所有動作都模仿著雷鋒的經典照片。

  隨后,這組照片在網絡上被熱傳,並引發了輿論的關注和評論,其中不少人都對張藝冬的行為表示質疑。有網友直接指出,學雷鋒可以,但別學成“雷瘋”。

  但張藝冬對此並不在意,還將自己的實名微博的用戶名改為“雷到底張藝冬”。昨天,錢江晚報記者連線了張藝冬,他表示:“今年三月我將去雷鋒墓前,唱一首《父親》,獻花圈,磕頭,認雷鋒當干爹。”

  “雷到底”的張藝冬:

  照片中老人是我花100元請的

  在此次公開的9張照片中,張藝冬身穿雷鋒式軍裝、斜跨書包、手捧仿真槍,並有扶摔倒老人、為老人洗腳、學習和站崗等場景,這些都模仿了一直廣為流傳的雷鋒經典照,“可就算不整容,我也是活雷鋒。”

  “安徽95%以上的人都知道我。”張藝冬告訴記者,除了每年沒有“學習張藝冬日”,他實際上已和雷鋒並無差別,因而也希望能在外貌上與雷鋒更相似。於是在合肥一家整容機構的幫助下,他經歷了三次免費的整容手術,“這次整完后就不會再繼續整容了,已經很像了,我覺得自己現在更年輕精神了。”

  對於此次整容的滿意之情,張藝冬也發微博稱,自從整容成雷鋒以來,他經常照鏡子,“我越看自己越像雷鋒呢!不,我就是雷鋒!”

  當記者問及,他此次照片中的那些老人,是他實際幫助的,還是臨時安排的,張藝冬告訴記者,照片中的老人,都是他請來的,“每人100元。”

  但張藝冬認為這並無不妥,在他看來,他的這種作秀是為了宣傳公益,號召全國向他學習。

  對於張藝冬的言辭和自信,不少人都對他表示質疑。但張藝冬在表示感到委屈的同時卻又顯得並不在意,直接將自己的微博名改為了“雷到底張藝冬”。

  初次出名因幫前女友治病

  我曾被好人救過,決定當雷鋒

  實際上,張藝冬在出名前並非如此。

  張藝冬年幼時,父母便已離異,為了生活下去,他隻能帶著幾個弟弟妹妹流浪,靠乞討度日。16歲那年,張藝冬患了胯關節股骨瘤癌症,生命垂危。

  “后來大慶油田女工及當地黨員干部組織為我募集善款,手術獲得成功,我活了下來,他們就是雷鋒。”今年33歲的張藝冬覺得,應該是從那時開始,他對雷鋒有了無限的崇拜,將之視為偶像,“決定做一個活雷鋒。”

  而張藝冬出現在大眾視野,則是在2010年。“已經分手”的張藝冬獲知前女友萍萍(化名)身患尿毒症,養父母不管不問,他毅然回到她身邊,四處籌款給其治病。此事被媒體報道。隨后2012年他背著安徽癱瘓學子進京求醫、2013年帶著身患舞蹈病的流浪女赴廣州求醫等事件再度被報道后,張藝冬自稱“獲得社會廣泛關注,由此我也成了活雷鋒。”

  小有名氣后,張藝冬也確實通過幫扶,為一些困難人員獲取了相應的救助。之后,張藝冬還與著名公益人士郭明義和爭議人物陳光標有著長久的交集。郭明義和陳光標也曾表揚過他,甚至讓他擔任郭明義愛心團隊(安徽分團)的隊長,以及頒給他“安徽首善”的稱號,這都讓張藝冬頗為自豪。

  而在這自豪的背后,張藝冬也逐漸放棄了原本擁有的事業,開始鐘情於被媒體報道與宣揚自己的“雷鋒化”。

  屢次夸張表現飽受輿論質疑

  不被官方認可是我最辛酸的事

  “但我一直沒得到官方認可。”多次自薦無果后,張藝冬將此表述為最為辛酸的事。此前,他還曾前往安徽省委宣傳部和省文明辦打造的安徽好人館參觀,發現其中並沒有自己時,與主辦方有過溝通,“但他們說我有爭議,所以不能入列。”

  正是因為張藝冬一直以來的夸張表現,讓社會輿論對於他的行為頗為質疑。就連此前報道過他的媒體和記者,在后期也頗有微詞。

  有合肥當地媒體和記者稱,張藝冬對自己公益之路的說法並不屬實,有很多時候都是他主動聯系媒體求得報道,甚至於他與前女友之間的狀況和募捐錢款問題上,也有很多問題需待考証。

  可張藝冬則表示,媒體對他的很多報道都是不實的,“所以才覺得更需要推廣自己的影響力。”

  此外,去年4月,張藝冬還曾因老家安徽亳州渦陽縣政府不願表揚他,並且未將其評選為亳州“雙十”(十大杰出青年、青年五四獎章),還在網絡上發布了一則“揭發政府黑幕”的文章。

  這個事件在當時也引發了輿論關注,亳州市共青團對此也發布了《關於對張藝冬微博的回復》:“願接受社會監督,如有造假將進行審查﹔同時指出,張藝冬提出參選申請時,初評考察已結束。”

  而在張藝冬的弟弟妹妹們看來,張藝冬在出名后顯得有些自私,但張藝冬對此的解釋是,他身邊的人們都是支持他的,“唯一的偏執就是自私,但自私都是為了奉獻。”

  已把所有押在“雷鋒事業”

  我要到雷鋒墓前磕頭認干爹

  雖然質疑聲大大多於支持聲,張藝冬心中也有“辛酸與苦楚”,但這絲毫沒影響他繼續崇拜和模仿雷鋒的熱情。

  事實上,此前張藝冬還期望將自己的名字直接改成“雷鋒”,但民政部門給予的回復是:“雷鋒的名字是不能隨便改的。”“但我還是提交了申請,現在等消息。”張藝冬的做法,在很多外人看來無法理解甚至可笑,可正是這些,讓他賺取了更多曝光率。

  張藝冬也不打算停止,最新的打算是希望能在今年開拍一部微電影,就叫《雷鋒》,他擔任主演。而在此之前,他會在今年三月前往雷鋒墓,“我要在那裡敬獻花圈,磕頭,或許會唱一首《父親》,然后認雷鋒為干爹。”

  “我隻剩下和別人合開的一家旅館,別的都沒有了。”張藝冬把所有都押在了“雷鋒事業”上,在他的邏輯中,做了好事就必須宣揚四方,“雁過留聲人過留名,否則怎麼呼吁和號召大家都來學雷鋒、學習我?”

(責編:田偉、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