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逃犯為躲警察草叢熟睡 清潔工誤認是尸體報警

2015年01月14日15:31    來源:重慶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草叢中睡覺的男子竟是名網上逃犯。 渝中區公安分局供圖

  開欄語:自電話發明以來,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生活100多年。手機的出現,更加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的電話,方便了我們的生活,比如談生意、談戀愛、談工作﹔有的電話,則關系著人的生死,關系著城市的平安。

  “110”作為一座城市裡最繁忙的熱線,擔負著除惡揚善、救死扶傷、助人解圍的責任。“110”的故事,也講述著一座城市的世間百態。

  11日上午9點過,渝中區嘉華大橋橋頭往虎頭岩隧道方向,清潔工張大姐(化名)清掃著人行道邊的落葉。無意間她用余光掃了一下旁邊的花台,發現草叢裡,一名身穿紅色上衣的男子一動不動。“壞了!”張大姐趕緊拿出手機報了警。

  草叢裡躺著個人 一動也不動

  11日上午9點40分左右

  110(接線員):您好,重慶110,請問您報警嗎?

  報警人(張大姐):這裡草叢裡躺著一個人,一動不動,可能死了……

  110:請您把具體情況說一下。

  報警人:嘉華大橋橋頭往大坪方向,距離虎頭岩隧道口大約50米。

  110:請稍等,保持電話暢通,我們立即通知民警過來。

  打完電話后,張大姐拿著掃把,不知如何是好。路上,來往的車輛呼嘯而過,可人行道前后百米卻隻有張大姐一人,讓這位50多歲的清潔工心裡直發毛。

  張大姐后來說,原本她報警后,還想靠近喊幾聲,以確定這名躺著的人到底是在睡覺還是遭遇了不測。可后來,她怎麼也鼓不起勇氣走上去,一步步越走越遠。就在這個時候,出警的110民警和張大姐聯系上了。

  我嚇慘了不敢去 你們去找吧

  張大姐報警兩三分鐘后

  110(出警民警):您好,剛才是您報的警嗎?

  報警人:對!人就躺在草叢裡,你們去找吧!

  110:您現在在什麼位置,我們馬上就到虎頭岩隧道了,您最好帶我們去。

  報警人:我嚇慘了!不敢去!

  110:不用怕,有我們在你怕什麼。

  接警趕到現場的是渝中區化龍橋派出所的民警。在張大姐所說的地方,民警沒有發現任何行人。直到虎頭岩隧道口,才看到了張大姐。

  張大姐可能真是被嚇到了,她在民警趕來之前,還攔下了一輛私家車,告知車主草叢裡有“死人”。在民警的勸說下,張大姐才戰戰兢兢地來到了花台邊。隔著10多米,張大姐指了指大致的方向,再不敢前進了,“剛才我都想跑了……”

  民警現場調查

  民警從花台邊的一條小路跨過草叢走了進去。男子中等身材,身穿一件紅色外套,躺在一塊廢棄的木板上面。民警發現這名中年男子衣著整潔,推測情況可能並不像報警人所說的那麼嚴重,於是朝男子喊了幾句:“喂,醒了沒有?”

  民警話音未落,躺在地上的紅衣男子突然直起身來,盤腿坐在木板上。“旁邊的人都要被你嚇出心臟病了,你在做什麼?”民警詢問男子,男子先是笑了笑,然后說:“睡覺!”男子的回答顯然讓民警更加懷疑。男子自稱姓湯,他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

  幾分鐘后,派出所的同事傳來消息稱,此人是一名網上逃犯。去年11月底,湯某因為涉嫌醉酒駕駛,被江北區交巡警查獲。經酒精吹氣測試,其血液中的酒精含量竟達到200毫克/100毫升以上。在血檢結果出來之前,湯某離家出走了。當民警尋找他時,其電話停機,家人也無法聯系他。

  湯某說,他離家出走是為了逃避警方的追查。這段時間他四處流浪,居無定所,吃也吃不飽。11日當天上午,他因為太困,便在草叢裡睡著了。目前,湯某已被移交給江北警方進一步調查。

  666……醉漢念的什麼數字 原來是一組密碼

  更多現場>

  夏先生取錢時爛醉倒地,民警幾經周折聯系上他的同事

  前晚,一名醉漢醉倒在銀行自助提款倉裡,嘴裡模模糊糊地念著“六六六……”。乍一聽,他還在劃拳嗦?你也許不會猜到:這竟是一組密碼。

  錢沒取完 爛醉倒地

  前晚,夏先生招待客戶吃飯,醉得不成樣子。飯后,他迷迷糊糊地從楊家坪打車到沙坪壩取錢,錢還沒取完,他卻倒地睡著了,

  12日晚11點,沙坪壩石碾盤ARC中央廣場,建設銀行保安王師傅在值夜班。一個醉醺醺的男子搖搖晃晃地走進提款倉。正在操作時,突然人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個勁地嘔吐。

  “喂,兄弟,要不要幫你喊救護車?你有沒有家人、朋友的電話啊?”任憑保安怎麼叫,他也不應。王師傅無奈報了警。

  屏保密碼到底是什麼

  110民警打開自助提款倉門后,一股酒味直往外沖。一名40來歲的男子躺在地上,身邊到處是嘔吐物,一部手機掉到地上。ATM機台上放著一個錢包,內有1000元錢。

  民警通過錢包裡的身份証了解到,男子姓夏,江蘇人。ATM機裡的銀行卡,因長時間沒有操作,已被機器吞掉,以確保卡主的財產安全。

  民警試圖打開手機,但手機設置了屏保密碼。“兄弟,手機屏保密碼是多少?我們幫你找家人。”無論大家怎麼問,他都醉得不省人事,雙手亂舞,來回搖擺。

  沒辦法,警察隻好試一試密碼。4個1,4個8,4個0,1234等,各種簡單的號碼試過均失敗。這時,男子含糊念著“六六六”。

  是劃拳,是夢話,還是密碼?警察嘗試輸入4個6,密碼通過了!民警通過手機通信錄,聯系上夏先生遠在江蘇的家人。

  聯系同事接走他

  知道夏先生醉酒倒在提款機旁邊,家人非常著急,提供了他在重慶的朋友電話。可麻煩啊,朋友喝得比夏先生更醉,電話那頭連聲音也聽不清,不知道在嘰嘰咕咕說些啥。

  繼續翻看最近聯系人,裡面有個張先生,接到電話后,張先生表示馬上趕過來。民警把夏先生扶到銀行門口,呼吸新鮮空氣。

  張先生趕來告訴民警,夏先生是他的上司,是負責工程的經理。當天晚上,夏經理在楊家坪招待客戶朋友,喝得太多,不知怎麼地,他竟然跑到沙坪壩石碾盤來了。

  民警委托張先生照顧好夏先生,讓他酒醒后,再到銀行去取回被吞的銀行卡。(封璟 劉玲玲)

(責編:楊杰利、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