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27歲女孩為救半癱弟弟一天打3份工 遭男友悔婚(圖)

2015年01月14日14:47    來源:華西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陳秋燕和弟弟互相鼓勵

  陳秋燕和弟弟互相鼓勵

  如果弟弟一年前沒有發生車禍,27歲的宜賓女孩陳秋燕,如今已經步入婚姻殿堂,她應該有著體面的職業和優厚的收入,她會穿上許多美麗的衣裳,和心愛的人游歷四方……

  然而,2014 年大年初一的晚上,一場車禍將這一切化為泡影。她年僅22歲的弟弟陳杰騎著電瓶車,撞到了路邊的水泥垃圾桶,造成重型腦創傷、雙肺嚴重挫傷、胸骨斷裂,至今癱瘓在床:隻有左手能動,基本失去語言功能。

  為了醫治陳杰,陳家已經花了50多萬,賣了房子還債,負債30多萬,陳秋燕也同時打了三份工,掙錢還債。但變故接踵而至,原本准備過完年就嫁到廣東的陳秋燕,也被男友悔婚。“我並不怪前男友,責任太重了,是誰都會猶豫的。”一人身兼三職

  每天隻睡5小時

  “即便這樣,我還覺得自己做得不夠”

  2014年,聽聞陳杰出了車禍,陳秋燕立即從成都趕了回來,面對病重的弟弟和巨額的醫療費,陳秋燕選擇回到了宜賓,拼命打工掙錢。如今,她一人身兼三職。

  每天早上7點,秋燕就要起床,匆忙洗漱之后,八點前又要到一家投資公司做賬。原本一天的工作量,秋燕必須在半天內做完,因為下午兩點她還得趕往第二家投資公司繼續做賬。匆匆吃過晚飯后,秋燕還要打起精神,來到酒吧打完最后一份工。“每天回到家就已經凌晨一點了,睡覺就隻有5個小時。”不過讓秋燕擔心的,並不是疲憊和少睡。盡管三份工作,一共給秋燕帶來了5500元的月收入,但面對弟弟陳杰每天400元左右的醫療支出、一家四口的伙食費、30多萬元的負債,秋燕依然覺得做得不夠。為了能賺更多的錢,秋燕還做起了“微商”,幫朋友賣衣服。“你看我微信裡面好多衣服的照片,但其實我從來沒有摸到過那些新衣服。”秋燕說。從弟弟出車禍以來,她就再沒買過新的衣服,而能穿上新衣服,曾是她小時候最期望的事。

  男友突然悔婚

  秋燕選擇原諒

  “我並不怪前男友,責任太重了”

  而也在此刻,陳秋燕的男友也離開了她。“原本我們打算等我過完年回廣州,我們就結婚的,可是弟弟出了那麼大的事。我並不怪前男友,責任太重了,是誰都會猶豫的”,在兩個月之后,這對原本准備結婚的戀人,以分手告終。

  來不及撫平失戀的痛苦,5月份陳杰病情突然惡化,在做完腦室腹腔分流手術之后,高燒持續10天,嘔吐了將近兩個月。醫生建議更換引流管,可是那時候陳家已經負債累累拿不出一分錢了。於是隻能通過人工體位調節的方法,不間斷的改變陳杰體位。爸爸媽媽和秋燕負責輪流照顧弟弟,眼睛都不敢眨,“你不知道什麼時候顱內積液就腫起來了,你就要把他搖起來”。想起才做了喉管切除手術的時候,她更是后怕,“那時他隻能用嘴巴呼吸,你不僅要一直看著他,還要注意他看他的臉色、聽他的聲音,萬一有痰卡住了,不馬上給他吸出來,很快就窒息了”。秋艷說:“那時奶奶也在住院,奶奶住三樓,他住四樓,我一會兒跑到三樓照顧奶奶,又不放心陳杰,就隻有一直來回跑。當時我眼睛經常都是腫的。”

  姐弟故事 從小照顧弟弟她用打工積蓄給弟弟買了房

  陳秋燕出生在長寧縣一個小村庄,家裡沿襲著傳統的重男輕女思想。“父母很早就去了廣州,我的生活重心就是照顧弟弟。”陳秋燕說,“陳杰從小到大所有的衣服褲子,甚至內衣內褲都是我給他買。但上中專之前,我從來沒有穿過新衣服,都是揀別人的來穿。”

  2003年,初中畢業后,陳秋燕去了廣州打工,后來靠發傳單打工,半工半讀考上了大專。畢業后,踏實仔細的秋燕,進了廣州的“德州扑克”游戲公司工作,從行政做起,后來慢慢負責起了培訓、招聘、採購和財務等工作。“那個時候我底薪就有6000多元,我終於可以買喜歡的東西,還經常周末和朋友出去旅游,每個月我還從廣州飛回宜賓看看奶奶”。

  與此同時,秋燕還用自己的積蓄,在長寧為弟弟買了套房子,一切生活仿佛都順意地進行著。在2012年,秋燕認識了她曾以為的真命天子。“當時我就想,以后把爸爸媽媽和弟弟都送回長寧,他們就在老家悠哉悠哉的養老,有了房子弟弟也能娶個媳婦,我雖然嫁到廣州去了,還是要每個月都回來看望他們”,說這話的時候秋燕望著天,嘴角是微笑的。

  但是現在,陳家在巨額債務面前過得捉襟見肘。午飯時間到了,陳媽媽忙著用開水燙了一顆花菜,滴幾滴油,用微波爐打熱一下,就是三個人的午飯了。說起這些事的時候,陳秋燕並沒有掉一滴淚,甚至一直都是笑容可掬的,特別是和陳杰對視的時候,倒是旁邊的陳爸爸忍不住哽咽了起來,“真的是揮霍她了,這輩子就搭進來了”。秋燕依舊笑著,握著陳杰的手對他說“喊爸爸不哭,跟爸爸說不要哭”。

  對話“最美姐姐”

  不會責怪別人隻希望全家過得更好

  記者

  你每天如此拼命,會很累嗎?如果受不了的時候怎麼辦?

  陳秋燕

  其實會很累的。我現在每天的生活,就是晚睡早起拼命工作,就像一個停不下來的陀螺。我以前也很喜歡睡覺,但是現在我不起來,他們就沒得飯吃。

  記者

  小時候家裡重男輕女,你有沒有埋怨過爸媽?

  陳秋燕

  有啊,小時候隻有他有鈣片吃,我偷偷吃了一塊,媽媽追著我打了幾條田坎,那個時候還是覺得不公平嘛。

  記者

  現在為了這個家又要付出這麼多,會不會覺得不公?

  陳秋燕

  那也沒辦法,爸爸媽媽年紀大了,沒有勞動能力了,這自然就是我的責任了。以前我對爸爸媽媽,覺得隻要拿了錢了,買了禮物,就算是孝順了,但是現在感覺親情是更緊密了。

  記者 男朋友和你分手了,你怪他嗎?

  陳秋燕

  不怪他。我家頭這個情況,責任太重了,換個位置想一想,是誰都會猶豫的。其實他當時還提出要幫助我,幫助我的生活的,但是我拒絕了,也不想為難他。

  記者 你落差大嗎?有沒有偷偷哭過?

  陳秋燕

  大啊,本來好不容易全家人都要過上好日子了。房子買了,弟弟升任工廠的線長,我也馬上要結婚了,結果一下子全部都變了。但是我不能哭啊。陳杰才出車禍的時候,我媽都開始神智不清了,我就曉得我不能哭,我一垮,全家都要亂。到后來也就不想哭了,哭也沒有用,還是好好照顧他,希望弟弟能好一點,以后我們還要一起照顧爸爸媽媽和奶奶。

  愛心匯聚

  捐款一一記錄 期盼日后報答

  陳杰車禍之后,得到了當地政府和許多好心人的幫助。“低保已經申請了下來,政府還給了我們1500元的困難補助。”陳秋燕介紹,宜賓市第二人民醫院的醫生護士,也都對秋燕一家格外照顧。有的護工看她實在太忙太累,主動幫著照看陳杰。神經外科一科的彭華副主任,更是隨叫隨到。親朋好友也紛紛為他們捐錢,有些原本不認識的人在聽說他們家的事情之后,都慷慨解囊。細心的秋燕一家,將每個捐了款的人和金額都一一記錄,“以后孩子好點了,我們要報答他們。”陳爸爸說。

  而現在,陳杰在家人的細心照顧和醫生護士的全力看護下,經過12次手術,一周以前,陳杰終於逐漸進入康復階段,從神經外科轉到康復科。

  華西城市讀本記者跟著秋燕來到了病房時,陳杰父母正用輪椅推著他出去做完康復訓練回來,一見到秋燕,他就笑了起來,喊“姐姐”。經過康復訓練之后,陳杰已經能說一些簡單的詞,他喜歡照相,會對著鏡頭比“耶”。最喜歡秋燕給他按摩雙腿,每次一按摩,他就很開心的笑。

  可是醫生也不知道陳杰能康復到什麼程度,也許會更好,也許不會。雖然陳杰現在隻有左手能動,連“媽媽”都不會喊,但秋燕告訴記者,“其實最痛苦的時候已經過去了,轉到康復科,我心裡頭那個石頭也就落下來了”。記者 李慶 實習生 劉蕭蕭

(責編:田偉、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