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最高法開展遠程視頻接訪 與3435家法院聯通 

2015年01月14日10:2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月12日晚7點多,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的龔斌法官終於結束了這天最后一個視頻接訪,起身活動了下筋骨,走出他那間顯示著地方法院畫面的專用接訪間。按照預約接訪的安排,當天接談的涉訴信訪都是刑事案件。“刑事案件的接訪中最重要的就是對案件事實的認定”,龔斌告訴記者,“讓信訪的當事人、最高法的法官與當地法院的法官三方齊聚一室通過網絡同步交流,更有利於對事實形成判斷。”

  走進接訪間,記者看到一塊電腦屏幕上顯示著當前所接訪案件的相關材料信息,另一塊則播放著當地法院視頻接訪室內當事人與法院工作人員的實時畫面。同時,對方還能通過屏幕上方的攝像頭,直接與最高法的法官面對面。據法院工作人員介紹,在技術手段的輔助下,視頻接訪能達到與傳統的當面接訪一樣的溝通效果,但涉訴信訪的群眾不需要不遠千裡來京上訪,而是直接在地方法院做個預約就能見到最高法法官的面。“一旦預約就一定要談”,龔斌補充說。

  2014年5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開通了遠程視頻接訪系統,除了不具備聯通條件的法院,已有3435家高中基層法院實現了與最高人民法院的互聯互通,聯通率達99%,大部分法院已在接訪場所安裝專門視頻設備。

  減輕群眾訴累,申訴信訪人在當地可預約視頻接訪

  “我是當事人的律師,這是第一次用視頻的方式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牛振國律師12日下午坐在河南南陽中院的視頻接訪間裡,等待為其當事人故意殺人一案的量刑問題向最高法陳述理由。牛律師對記者說,之前他曾為該案進京信訪,但舟車勞頓、耗費較大,又遠離當地難以及時反饋信息,后來最高法開具了一張遠程視頻預約單,讓他直接在當地法院預約視頻接訪。

  開通視頻接訪的初衷在於減輕群眾訴累,讓“數據多跑腿、群眾少跑腿”。相比過去引發諸多社會矛盾的進京訪,現在申訴信訪人隻要准備齊全申訴材料,就可以向案件一審法院或者住所地的基層法院申請預約。即使該基層法院尚不具備視頻接訪條件,還可以向其上一級法院申請預約。

  “把最需要最高法出面處理的申訴信訪‘發現’出來”,最高法的崔英進法官說。對於申訴信訪人的預約申請,經當地法院初步審查,如果生效裁判已經經過該地高級人民法院的復查駁回,就屬於最高法的接談范圍,可以進行預約登記。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在辦理來信、來訪或者網上申訴過程中,認為有必要進行視頻接談的,也可以主動通知當事人到當地法院進行預約登記。

  一旦進入預約排期程序,當地法院就必須及時告知接談時間,並將案件材料掃描上傳至視頻接訪系統,以備最高法更全面地了解案情。“每次視頻接訪之前,我們都要提前研究申訴材料,對案件形成初步的判斷。”崔英進介紹,“這樣在真正面對接訪時就可以有針對性地處理最核心的焦點、難點,真正解決當事人的問題。”

  三方會談,把事實都擺在桌面上

  為什麼視頻接訪時當地法院的法官也要在場?這樣會不會干擾申訴信訪人向最高法法官的意見表達?記者提出了疑問。

  “意見交流的不暢通是之前進京信訪存在的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熊俊勇法官告訴記者,過去申訴信訪人與最高法、當地法院之間是分別交流,如果個別當事人不如實反映案件審理真實情況,把責任完全推向下級法院,則容易影響最高法法官的判斷﹔同時當地法院對最高法處理意見的反饋也難以及時掌握,不利於進一步回應訴求,妨礙了息訴服判的效果。

  視頻接訪的開通克服了最高法與地方之間的空間障礙,在現在的三方會談中,地方法院也能充分表達意見,真實還原案件審理全過程。而地方法院也可以在即時了解最高法的判斷與態度之后,根據意見就地化解矛盾。

  另一個長期困擾涉訴信訪、卻不常為外界所注意的問題,也在視頻的聯合接訪中得到了解決。傳統的信訪方式中,當事人來自五湖四海,絕大多數都隻能依賴方言溝通,從而導致很多時候最高法的法官難以完全聽懂當事人希望表達的內容。而現在的視頻接訪,當地法院必須指派法警以及審判人員全程參與,其中地方法院的法官可以充當翻譯,解決了進京訪中讓人頭疼的方言問題。

  全程留痕規范司法行為,目前月均接訪1000件以上

  “三方聯合接訪中,全程都要錄音錄像。”熊俊勇在走廊上指著房間裡正在進行視頻接訪的同事說。

  視頻接訪需要由地方法院提供專門的場地與設備才能實現。為了讓當地法院法官在接談過程中注重自己的言行,同時也為了使當事人更加實事求是,遠程視頻接訪系統會對全部接談活動進行記錄,所有視頻資料將全程留痕,永久保存。

  錄音錄像的出現,也有利於防止申訴信訪意見的落實程序“空轉”。“最高法在第一時間糾正地方法院審判過程中的錯誤做法,能將對下監督落到實處,讓地方法官更快地落實最高法的審查意見”,熊俊勇介紹說,“這種對程序的規范是對司法權威和司法形象的提升。”

  遠程視頻接訪系統開通之后,越來越多的當事人知道並主動選擇了這種申訴方式,預約視頻數量逐月增加,2014年9月之后月均1000件以上。截至2014年12月31日,已預約排期6000余件,完成接談3000余件。

  最高人民法院也通過各種方式引導當事人接受這種新的接訪形式,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傳統的走訪來訪量較前一年下降了22%,特別是重復信訪的比例出現了較大幅度下降。2014年10月1日之后,最高人民法院對於重復進京信訪一律採用了視頻接訪的方式。(張璁)

(責編:林龍勇、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