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中國“專車”存廢之爭白熱化 出租車壟斷待打破

2015年01月13日11:37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專車”動了誰的奶酪?近日,處在迅猛發展中的內地約租車(俗稱“專車”)行業突遭重創。

元旦以來,北京、上海、濟南、廣州等十余個城市相繼叫停私家車接入專車服務。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副總隊長梁建偉向媒體“點名”滴滴、易到、快的三家公司稱,目前北京執法人員查到的所有使用上述軟件提供的專車服務,均屬於“黑車”運營。

中國交通運輸部日前亦作出回應,在肯定專車服務對滿足運輸市場高品質、多樣化、差異性需求具有積極作用的同時,強調專車軟件公司應當遵循運輸市場規則,承擔應盡責任,並特別強調“禁止私家車接入平台參與經營”。

手機叫車攪動中國出租車市場始於2014年初。當時,騰訊與阿裡巴巴旗下的打車軟件分別砸下上億元(人民幣,下同)逐單補貼乘客和司機,一時間令手機打車成為許多城市民眾的日常出行之選。百度亦依托其地圖應用推出了打車服務。

當年8月,積累了大批用戶的互聯網三巨頭BAT(百度、阿裡、騰訊)進軍“第二戰場”——專車服務。

專車為何短時間內火爆各地?微信朋友圈廣為傳布的一篇文章道出了內裡乾坤:“出租車司機和商務專車司機長著兩張截然不同的臉”。

憑借良好服務、返現優惠等優勢,專車迅速找到了市場。

就在各地喊停“黑車”的同時,合法運營的出租車司機卻開始表達不滿。8日,南京發生出租車停運事件,起因便是司機認為“份子錢”(司機交給所屬出租車公司的租金)太高,影響收入。

目前,中國北京、上海、廣州、南京等大城市出租車基本都隸屬於若干出租車公司,司機不擁有出租車牌照的產權,需按月向公司繳納租金。

中新社記者12日在北京走訪數位出租車司機得知,每輛車(兩人輪流駕駛)需要按月向公司繳納份子錢的額度一般在6000元左右,甚至更多。加上油費等開支,一位司機一個月需要付出大約6000元作為固定成本。司機普遍認同專車是“黑車”,但同時也認為高額份子錢不合理。

“我現在就想改去開‘專車’,可惜不會用軟件。”使用快的打車接單的司機安大震向記者表示,“一個月的收入一半都交份子錢了,我覺得不合理。我聽說‘專車’不光不用交份子錢,還能每單返100塊,等於收入翻倍了。”

不過,安大震也認為,要取消份子錢不太可能,“誰願意少收錢啊”。

官方媒體也在微妙地釋放著信號。交通運輸部直屬的《中國交通報》12日便通過其官方微信號頭條轉載了一篇題為《專家:是時候打破出租車壟斷了》的文章,作者是國家發改委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綜合交通研究院院長張國華。

張國華表示,國內數量管制和嚴格的准入審核造成出租車公司的壟斷運營,隨之帶來了高額的壟斷收益,這扭曲了市場,也由於嚴重的供求不平衡帶來黑車泛濫等問題。

記者注意到,從地方政府和企業的層面,都在試圖將專車服務納入合法合規運營的范疇。

以北京市為例,北京市交通委運輸管理局日前表示,正研究投放約租出租車。

國內主要專車服務供應商之一的易到用車則於12日宣布,將於近日成立“易到租車”,專事汽車租賃等業務。易到用車方面目前已為業務開展儲備了80億元,旨在打通輕資產的互聯網技術平台、重資產的租車公司和金融業務之間的通道,建立起跨越駕駛服務、汽車租賃、約租車三個傳統領域的創新模式。

其中,“重資產”的表述或許意味著,易到將建設類似神州租車的自有租賃車輛儲備,無虞“私家車不得接入”的“緊箍咒”。

“從宏觀環境來看,打車軟件雖然近期在部分地方受到了一些挫折,但隻要堅持以為乘客創造時間和經濟上最大的價值為目標,循序漸進,終會有柳暗花明的一天。”張國華說。 ( 彭大偉)

(責編:劉衛東、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