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毛澤東與林彪在黨史上的九次分歧和爭論

2014年12月29日15:43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毛澤東與林彪,自1928年在井岡山相識之后,在民主革命時期由師生到戰友,密切合作是主流。但是,他們之間也有過許多這樣那樣的意見,擇其要者就有這九次——

  第一次:毛澤東在開辟井岡山和中央革命根據地時,林彪曾疑星火燎原。毛澤東對之進行教育再教育,寫下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928年,井岡山根據地遭“八月失敗”后,時為二十八團團長的林彪常發牢騷說:“天天吃南瓜,能打得天下嗎?”一個井岡山,十個井岡山也是空的。進而,他提出了“井岡山紅旗到底打得多久?”當時,毛澤東沒過多理會林彪的這些表現,曾對何長工說過:“林彪的說法是小孩之見。”但過了兩個月,毛澤東在《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夠存在》一文中,系統地回答了包括林彪在內的一些人提出的“紅旗到底打得多久”的問題。

  1929年初,毛澤東、朱德率紅四軍主力下山開辟中央革命根據地。是年5月18日,紅四軍前委在瑞金召開擴大會議,討論時局和紅軍行動方針。毛澤東提出在游擊區建立鞏固根據地的主張,遭到一縱隊司令員林彪等人的反對。林彪對時局和革命前途發表悲觀言論,不相信革命高潮有迅速到來的可能,在行動上隻贊成在粵贛邊區域的流動游擊,不贊成毛澤東關於建立鞏固的根據地的主張。

  在1930年元旦到來之際,林彪又給毛澤東寫信,以賀年的形式坦敘了自己對時局的看法和心中的困惑,希望能得到毛澤東的幫助。毛澤東於1月5日給林彪寫了一封語調溫和、觀點鮮明、文字精妙的回信,這就是收在<<毛澤東選集>>中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毛澤東溫和地批評林彪缺乏“建立紅色政權的鞏固和擴大去促進全國革命高潮的深刻觀念”。毛澤東以嚴謹的邏輯和生動的語言闡述了他的“農村中心理論”,大大地發展他的“工農武裝割據”思想,標志著“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中國革命道路理論的基本形成。

  第二次:在反“圍剿”戰爭的后期,毛澤東愈來愈受到王明路線的排擠。林彪曾多次批評“左”傾路線的瞎指揮,但后來卻與毛澤東的一貫主張相左,表態支持“短促突擊”。

  1932年10月,在寧都會議上,毛澤東被解除軍權。1933年1月,王明路線統治的臨時中央由上海遷來中央革命根據地,毛澤東越來越被排擠和孤立。在反“羅明路線”和“鄧毛謝古”的斗爭中,一批追隨毛澤東正確路線的干部受到“殘酷斗爭、無情打擊”,也跟著毛澤東倒霉。毛澤東回憶當時的處境時說:“他們把我這個木菩薩扔到糞坑裡,再拿出來,搞得臭得很。”作為一直追隨毛澤東的紅一軍團司令員林彪,沒有受到多大的沖擊,沒有卷入這場政治斗爭的漩渦中心。他幾乎以全部的精力,埋頭鑽研戰術,指揮戰斗。

  林彪作為毛澤東培養起來的軍事干部,在實戰中一直堅持毛澤東的戰法,同“左”傾路線的瞎指揮進行斗爭。在第五次反“圍剿”戰爭中,從1934年2月5日初,林彪連續6次上書中央軍委,明確反對博古、李德的教條主義,瞎指揮以及陣地戰、堡壘戰和“短促出擊”戰術原則,力主從實際出發,用機動靈活的誘敵深入、運動戰的戰法殲滅敵人有生力量,以粉碎敵人的第五次“圍剿”。這是難能可貴的。

  不久,“共產國際軍事顧問”李德到紅一軍團作報告,講了一天陣地戰和“短促出擊”,林彪的態度和觀點從此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6月17日,他在《戰爭與革命》第4期上發表》論短促出擊》的文章,一改往態,大贊“短促出擊”戰法,說它“不僅能取得戰術上的勝利,而且能取得戰役上的勝利”。林彪對“短促突擊”作了26條洋洋五千言的發揮,儼然成了這一戰術的專家。

  林彪的這些言論明顯與毛澤東的軍事思想相左,也與他自己的實際經驗和一貫主張相背。當時,許多紅軍將領表示不解。伍修權稱林文是“對左傾教條主義的作戰方針表示擁護”。聶榮臻認為,這是“一個政治上的表態”,即向“左”傾路線代表人物的屈從。毛澤東當時並沒有對林彪進行批評和教育,但在40年代延安整風時,把林彪的<<論短促出擊>>一文收編進<<六大以來>>文件匯編,顯然是作為非正面教材以警示后人的。

  第三次:長征途中,毛澤東指揮紅軍四渡赤水出奇兵,而林彪竟要求撤換毛澤東。在會理會議上,毛澤東批評林彪是不懂事的“娃娃”。

  遵義會議以后,毛澤東成為中央領導的核心。為粉碎強大敵人的圍追堵截,毛澤東指揮紅軍四渡赤水河,進逼貴陽、昆明城,然后北襲金沙江。1935年5月上旬,紅軍抵達會理城區,終於把敵人遠遠甩到了后面,取得了戰略轉移中的決定性勝利。毛澤東曾對陳毅說過,“四渡赤水”是他一生戎馬生涯、身經百戰中的“得意之筆”。

  但是,身為紅一軍團長的林彪對此另有評價。他認為“盡走弓背路”,這樣下去會把部隊拖垮。所以,在會理地區休整時,他給彭德懷打電話說:“現在領導不成了,你出來指揮吧。再這樣下去,就要失敗了。我們服從你的領導,你下命令,我們跟你走!”彭德懷在電話裡拒絕了林彪的要求。林彪隨后又向中央寫信,再次提出他的主張。信的大意是:“毛、朱、周隨軍主持大計,請彭德懷任前敵指揮,迅速北進與四方面軍匯合。”

  與此同時,紅三軍團政治部主任劉少奇和政治委員楊尚昆也向軍委發了電報,反映了基層指戰員的一些消極情緒。毛澤東看到劉、楊的電報和林彪的信后,引起很大警覺。他認為這不是個別人的一般看法和意見,而是對遵義會議的反思和認識,必須認真解決,以鞏固和發展遵義會議的成果。

  5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會理城郊鐵廠召開擴大會議,以統一認識並確定今后的行動方針。毛澤東在會上詳盡闡述了四渡赤水的必要性及其戰略意義;並嚴厲批評了林彪要求撤換前敵指揮的錯誤意見。他指出:黨內因失去中央蘇區而缺乏勝利信心和存在懷疑不滿情緒,是右傾思想的反映;改變中央軍事領導的意見,是違背遵義會議精神的。但是,毛澤東錯誤地認為林彪寫信是彭德懷鼓動起來的。彭德懷沒有作正面解釋。當林彪出來說“我給中央寫信,沒有其他想法,主要是心裡煩躁……”時,毛澤東打斷林彪的發言說:“你是個娃娃,你懂什麼?”

  毛澤東在這裡確實冤枉了彭德懷。24年后,林彪在廬山會議上終於說出了他的信與彭德懷無關。

  第四次:毛澤東領導紅軍奠基西北,而林彪卻鬧著要到陝南打游擊;在隨后進行的東征中,毛澤東與林彪之間又發生爭論。

  中央紅軍經過兩萬五千裡長征,於1935年10月到達陝北。毛澤東和黨中央決定把中國革命大本營放在大西北。由林彪統率的紅一軍團和紅十五軍團為主力取得了直羅鎮戰役勝利以后,毛澤東興奮地說,這一勝利為中央的這一任務“舉行了一個奠基禮”。可是林彪卻另有想法,他三番五次地鬧著“去陝南打游擊”。

  瓦窯堡會議之前,中央在向各軍團首長征求對戰略問題的意見時,林彪正式向中央提出了到陝南打游擊的意見。12月9日,林彪給毛澤東寫信說:“我對脫離現任職務改作游擊戰爭已具有不移之心,一周來雖然數次向軍委請求,而卒未獲准,致我非常不安。目前實為脫離部隊之惟一良機,故決不因任何故障而改變決心。且准備於不得已時,寧可忍受處分。我很盼望你最后仍贊助我的建議,則不勝欣慰。”隨后又於12月12日、15日、18日連電中央,堅持己見。

  12月19日,毛澤東與張聞天聯名發電給彭德懷,請彭德懷給林彪做思想工作,打消他“陝南打游擊”的想法。此電稱:“中央各同志均認為林彪同志是我們黨內最好的、最優秀的高級干部之一。在過去以及最近二萬五千裡長征中,對中國革命,對於黨內是有很大的功績的,是有著中國及國際的榮譽的。”近日接他許多關於調動工作的信及電報,我們認為拿出他這樣的干部離開主力軍去做游擊戰爭是不能同意的。但他心中存在著問題,他來中央一個時期,使他的意見能夠同中央各同志交換,對他的不安心的問題,並且使他對於政治問題能夠更好研究一番。他的職務以左權同志暫時代理。

  過了兩天,毛澤東不放心,於12月21日再電彭德懷並轉林彪,指示:“在日本佔領華北地區的形勢下,陝南游擊戰爭不能把它提到比陝北等處的游擊戰爭還更重要的地位,實際上后者是更重要的。尤其不能把游擊戰爭提到似乎比主力紅軍還更重要的地位(如提出紅軍主要干部去做游擊戰爭),這樣的提法是不妥的。林在某些問題上的觀點是同我們有些分歧的,中央認為有當面說明之必要的。現在前方軍事不緊張,因此仍望林來中央一行,並在此一個時期,這於林是有好處的。”

  林彪接電后,於12月21日、23日兩次復電中央和毛澤東,仍堅持己見說:“中央現尚未批准我改變工作的建議,則目前我無來中央之必要。”並辯解說:“我從沒有說陝南比陝北的工作還更重要,游擊戰爭比主力紅軍還更重要的話,我根本就沒有這樣的錯誤見解。”此時,中央已根據瓦窯堡會議精神,決定並部署東征。12月24日,毛澤東和周恩來聯名致電林彪等人,下達關於准備東征的行動計劃。電報還關切問及“林彪同志動身來中央否?”可是,林彪於12月26日回電中央說:“我還在期望中央批准我打游擊戰爭。”

  鑒於林彪這種軟磨硬施的態度,中央於12月29日23時電令他:“接電立即來中央討論你的工作問題,職交左權暫代。”林彪這才於1936年1月1日回電中央:“決明日動身去中央。”

  林彪到中央住了半個月,在毛澤東和中央其他領導的說服教育下,不再鬧著到陝南打游擊了。2月下旬,他率紅一軍團東渡黃河。參加了毛澤東親自指揮的東征。

  在東征過程中,毛、林之間又發生了關於紅一軍團作戰方向問題的分歧和爭論。毛澤東指示林彪率領紅一軍團(右路軍)的作戰方向是晉西南地區,以確保黃河渡口,依托陝北,伺機向南向東發展。而林彪則於3月27日、30日、31日連發數電,堅持其主力應向晉東南挺進。林彪甚至提出讓毛澤東回到陝北,說:“彭、毛兩同志及方面軍機關移至陝北蘇區,與中共中央諸同志在一起工作為好,以便集中人力、精力、時間,充分冷靜考慮指導全部政治、軍事、外交大計。彭、毛隨部作游擊戰爭,今日至此,明日至彼,必有礙指揮。”

  4月2日,毛澤東與彭德懷聯名向林彪、聶榮臻發了一封近兩千言的長電,指出林彪“存在著對於革命形勢估計不足的觀點”。電報詳盡闡明,中央與軍委的極重大任務是擴大紅軍,在陝西與華北地區取得重大勝利,首先在陝西創造更大根據地。沒有這些,就沒有什麼“外交、政治大計”。毛澤東斷然否定了林彪讓他回陝北的“建議”,說:“中央不能同意如此重大任務,可以不要一個中央委員直接參加而能順利完成的。”毛澤東含蓄地批評了林彪瞧不起晉西南(因為那裡經濟條件差)。指出,要把山西和陝北聯系起來考慮,不能因晉東南經濟條件好而要晉東南,其他地區經濟條件差,就看輕其重要性。

(責編:田偉、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