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低調的“紅三代”:被改變的人生軌跡

2014年12月29日11:05    來源:手機看新聞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鄧卓棣,是鄧小平唯一的孫子、鄧小平最小的兒子鄧質方的獨生子,今年28歲。(資料圖)

  毛新宇一家人(資料圖)

  毛新宇與鄧卓棣,分別是毛澤東與鄧小平的孫子。毛新宇生於1970年,鄧卓棣1985年生於美國。

  他們很相似,毛新宇之父毛岸青是毛澤東身邊最小的兒子(毛岸龍夭折或失蹤),鄧卓棣之父鄧質方亦是鄧小平的幼子。父輩都無意於從政,毛岸青47歲喜得貴子,長期與疾病斗爭;鄧質方則在美國誕下獨子,一度在中信經商。當然,最為相似的是,他們的爺爺是兩代領袖,他們是唯一的孫子。

  不同的是,毛新宇是嫡孫,祖母是革命烈士楊開慧。楊開慧生於1901年,1930年遇難,系大家閨秀。鄧卓棣的祖母卓琳是鄧小平的第三任妻子。“名紳千金”卓琳生於1916年,2009年去世,出身巨商之家。

  毛新宇與毛澤東一樣,沒有留洋,鮮有出國。他1988年就讀於中國人民大學歷史系,此后,先后在中央黨校理論部和軍事科學院就讀,2003年獲得博士學位,專攻軍事戰略理論和毛澤東思想研究。

  當毛新宇博士畢業時,鄧卓棣2003年9月開始讀北京大學法律系,祖母卓琳與父親鄧質方均是北京大學物理系畢業。受爺爺留法留蘇和父親留美的影響,原本可以入籍美國的鄧卓棣,本科畢業后再赴美國留學,且短暫工作。

  他們很相似,都非常低調,按部就班,一切仿佛都是身份安排好的,但又不得不面對各種審視目光。只是,毛新宇的低調、謙和引發出了圍觀者的喧囂,讓人有“毛澤東孫子又出來了”的觀感,這些並非出於其初心。而鄧卓棣的低調卻不同,這位鄧家第三代不得不謹慎行事,他的路還在腳下,剛剛起步。

  爺孫的距離

  1970年1月17日,77歲的毛澤東晚來得孫,毛澤東高興之余為其取名為“新宇”。然而直至1976年毛澤東逝世,這6年間祖孫倆未曾謀面,沒有留下一張合影。

  按照常理,當了爺爺的毛澤東該享受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了,飯后茶余祖孫同聲,一日三餐朝夕相處。為什麼毛澤東爺孫一直未能相見?

  “他(爺爺)把自己所有的時間都奉獻給了國家和人民,根本抽不開空來。不過,爺爺還是滿懷喜悅地給我起了‘新宇’這個蘊含詩意和期待的名字。”毛新宇解釋說。

  毛新宇的母親邵華不敢也不能將兒子送進中南海,因為江青對邵華曾有段不近人情的口誅筆伐。特裡爾在《江青全傳》裡披露說——

  “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兒媳婦!”周圍的樹也都驚訝得搖晃起來。她到這所高等學府來,就是要與毛澤東的第二個兒媳婦、毛岸青的妻子邵華辯論的,她一直是江青在家中最恨的人物。“她媽是政治騙子!”江青用最冷酷的詞說邵華,她把邵華和資本主義的“文藝黑線”和世界上的反華力量聯系在一起。她又一次叫嚷:“我從來就不承認她是毛澤東的兒媳婦,毛主席本人也不承認!”她之所以在這裡攻擊邵華,是因為邵華曾是北大中文系的學生。

  江青似乎講個沒完……陳伯達碰碰她的肩膀,江青暫停了她的詛咒。前邊的人能聽到陳小聲對江青說:“我想該結束了。”江青凶狠地瞪著陳伯達,一萬多人坐在地上鴉雀無聲,幾乎能聽到針掉在地上的聲音。

  時任北京市委第一書記李雪峰也曾回憶說:1966年6月25日,江青在北大辱罵邵華,而邵華就在台下。邵華和毛岸青1960年已經結婚。江青卻聲稱“我們根本不承認”,據稱江青的一番話,馬上就被作為“中央首長講話”印成傳單,撒向全國。邵華和張文秋連夜轉移,在北京東躲西藏,以避江青派人追斗。

  由此可見,毛澤東很長一段時間因為政治原因無法與孫子毛新宇相見,甚至林彪墜機事件以后,毛澤東也拒見江青。有一天毛澤東問汪東興,誰能擋住江青,不讓她到我這裡來?汪東興回答:“隻要你下命令,我就敢。”江青的司機李子元說,有一次江青要到毛澤東的住處中南海游泳池去,被警衛擋住,江青說:“我回家你怎麼擋?”警衛堅拒,江青無奈,不得不取消“回家”之行。

  劉思齊,毛岸英之妻,身為毛澤東長兒媳,不僅無緣進入中南海,1971年10月還被蒙住雙眼,在上海入獄。可以想象,毛岸青夫婦也選擇退避三舍,低調生活,想進入中南海,也並非易事。至於毛澤東與毛新宇沒有留下一張合影是因為沒想到拍攝,這種說法更是不成立。邵華酷愛攝影,曾擔任中國女攝影家協會主席。

  相比之下,鄧卓棣就幸福得多。在報紙、書籍、專題片中都有與爺爺在一起親昵的鏡頭。

  1989年11月9日,鄧小平退休這一天,鄧卓棣親了爺爺一口就被人反復提及。鄧林回憶說:在離開大會堂的時候,江澤民同志一直把父親送到門口,他緊握住父親的手說:“我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夜幕漸漸降臨,而我們家卻是一片燈火通明。全家人忙忙碌碌了整整一下午,到了吃飯的時間,四個孫子孫女一齊跑去請爺爺。他們送給爺爺一個他們親手趕制的賀卡,上面貼有四朵美麗的蝴蝶花,代表他們四個孫輩。卡上端端正正地寫道:“願爺爺永遠和我們一樣的年輕!”他們四個人輪流上前親爺爺,才三歲的小孫子小弟(即鄧卓棣——作者注)親了爺爺一臉的口水,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

  “兩個丑八怪。”鄧小平評價自己和孫子鄧卓棣的親吻照。此后,鄧小平就過著含飴弄孫的生活,不時關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

下一頁
(責編:劉圓、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