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揭秘:劉少奇冤案中的偽証是如何炮制的?

2014年12月29日11:04    來源:小康雜志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劉少奇被革命群眾批斗(網絡圖)

  2012年初,中共文獻研究會劉少奇分會副會長、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二部原副主任黃崢的兩本著作《劉少奇冤案始末》、《劉少奇的最后歲月》再版,引起廣泛關注。

  為什麼時至今日,劉少奇冤案還會引起人們的興趣?

  在黃崢看來,“文化大革命”中的劉少奇一案是這場動亂中牽涉面最廣、受害人職務最高、后果最為嚴重的案件,也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最大的冤案。它不僅當時在國內外引起強烈反響,一直到40多年后的今天,人們議論此案,仍覺難以置信。

  對黃崢而言,從事劉少奇研究,純屬偶然。

  1979年在安徽省委省政府工作的他,被派往中共中央黨校理論班學習。1980年中共中央為劉少奇平反,隨即在中央文獻研究室成立劉少奇研究組,黃崢被推薦給當時研究組負責人,也是劉少奇原來的秘書姚力文。此后,黃崢被調到北京,成了一名劉少奇研究組的研究人員。

  在黃崢看來,為劉少奇平反已經三十年,但直到現在,對劉少奇一生的宣傳和研究還很不夠,有三個不相稱:一是同他在革命、建設中做出的貢獻不相稱,二是同他在黨和國家中所處的崇高地位不相稱,三是同他在文革中受到的不公正對待不相稱。

  從申辯到沉默

  “劉少奇冤案和‘文化大革命’是緊密相連的”,在黃崢看來,“沒有‘文化大革命’,就不會有劉少奇冤案,而沒有劉少奇冤案,也不成其‘文化大革命’。”

  讓我們將歷史翻回到四十多年前。

  1968年10月召開的中共八屆擴大的十二中全會上,劉少奇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而那時的劉少奇,卻對這次會議的情況一無所知。

  在對劉少奇立案、審查、定案的整個過程中,沒有人向他透露過有關專案的消息,更沒有人聽取過他的任何申訴。

  在經歷反復的侮辱、批斗及抄家后,劉少奇妻子王光美在1967年9月13日被正式逮捕,兒女們也被趕出家門。此后,中南海福祿居中的劉少奇身邊沒有一個親人,隻有嚴密的監控如影隨形。

  劉少奇意識到,他一切爭辯都將無濟於事。從此,他一句話也不說了,用沉默表示無聲的抗議。而在此之前,為捍衛自己的政治生命,劉少奇曾幾次三番口頭爭辯、書面申訴。但這一切均如泥牛入海,杳無音信。

  多年后,黃崢看到過兩張拍攝於1968年10月的劉少奇照片。“他躺在病床上,手裡緊緊攥著兩個已經變形的塑料瓶。”按照劉少奇子女劉平平等人事后的講述,兩個捏變形的瓶子,正是父親處於重病中的表現。“由於病痛和窒息的痛苦,他常常緊攥著拳頭,或者伸出十指亂抓、亂撕,一旦抓住東西,就死死不放。工作人員和醫護人員看著他難受的情景,實在不忍心,就把兩個硬塑料瓶子讓他捏在手裡,到爸爸死的時候,兩個塑料瓶已經完全變形,捏成了兩個小葫蘆。”

  由於從事劉少奇研究,多年來,黃崢不僅要查閱研讀各種史料,同時也要大量採訪當年事件的親歷者。他也因此和王光美及劉少奇幾個子女有了20余年的交往。同時,黃崢根據其他劉少奇身邊人講述的細枝末節,盡可能還原歷史的原貌。

  據當年劉少奇身邊的衛士賈蘭勛回憶,自1968年3月以后劉少奇吃飯、走路就已經很困難了。“他的一隻腿走起路來隻能拉拉著,勉強向前移動,手還得扶著牆壁,吃飯時手和嘴配合不到一起,有時嘴張開了飯菜到不了口,飯菜到了嘴邊,嘴又閉上了。手拿起筷子來,顫抖得很。”

  在一份寫於1968年4月12日的《劉少奇情況反映》中,黃崢看到這樣的文字:“據大夫檢查:劉的神志不大清楚,表現定向,辨別不清,表情呆板,對問話沒有反映,說不清一句完整的話。兩腳移動吃力,走路邁不開步。在穿衣、安假牙時,幾次發現上下倒裝、倒安的情況,當別人告其錯了時,還不知糾正。據大夫判斷,劉不像是裝的。”

  但很顯然,大夫的判斷,在一些人眼裡並不做准。5月19日的《情況反映》中便將劉少奇的言行歸結為 “裝糊涂”。“用梳子、肥皂刷牙,襪子穿在鞋上,短褲穿在長褲外面,有時把兩條腿穿在一個褲腿裡,裝瘋賣傻,盡出丑態。為嚴防意外,監護工作相應採取一些措施。”

  然而,所謂“加強監護”,更多是為防止劉少奇“行凶或自殺”。但按日后的記載看,無論前者還是后者,似乎都已超出當時劉少奇的能力。

  由於僅僅是被監護而非醫治,1968年7月9日劉少奇病情惡化,支氣管炎急性發作,轉為支氣管肺炎,生命垂危,隨時可能發生意外。這時,才有從醫院調來的專家對其進行會診搶救。而搶救的目的,則是“保存活証據”。據事后資料披露,7月9日和8月6日,有關負責人兩次對醫護人員說:“要盡力治好,護理好,要把他拖到九大,留個活靶子供批判。”

  正是把握著“拖到九大留個活靶子”的原則,當年對劉少奇的治療,隻針對肺炎,而對神經病變引起的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等未採取有效措施。根據之后的《病情報告》記載,10月5日,劉少奇哭過兩次,10月9日以后則完全不能進食。而從10月11日起,對劉少奇實行從鼻孔插管灌食。

  這種維持生命的方式,一直持續到他去世。

下一頁
(責編:劉圓、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