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辭官現象折射“官念”之變

馬躍峰

2014年12月29日10:2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改革干部人事制度,讓官員能上能下、能進能出,使有序流動成為新常態,人們就會以平常心對待辭官現象

  不為“良相”,願為良醫。日前,陳延武辭去湖南益陽政協副主席,抖落一身“副廳級”光環,當起了“陳老中醫”。年過半百,淡然告退。

  官,本是一種社會職業,同醫生、清潔工等各行各業一樣,都是社會的需要。有許多一技之長的人,走上管理崗位,甚至棄“專”從政,把專業知識與精神帶入了新的領域,當然,也可能會有“工作需要”和“個人興趣”的矛盾。陳延武也曾在仕途奮斗,以求實現抱負。只是,驀然回首,發現從醫之心仍“在燈火闌珊處”,毅然離開,既是追尋個人夢想,又是對身份的重新定位。

  這兩年,干部辭官已不新鮮。有為求圓夢辭職的,如北京市昌平區原區委書記關成華,重返大學校園,潛心讀書、觀察、思考。有想“自我掌控生活”辭職的,如浙江省平陽縣原副縣長周慧在辭職感言中說:“這一刻,仿佛雲淡風輕。”有因為工資低辭職的,如四川古藺縣石寶鎮原副鎮長趙光華,吐槽工資僅夠給孩子買奶粉、尿布,工作6年還靠父母接濟。有不滿足現狀辭職的,如廣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人事處原處長陳偉才,告別戰斗20年的公安崗位,改任珠海格力電器副總裁。

  透過辭官現象,看到的是政治生態、社會發展的深層變化。

  辭官者之所以有此勇氣,與改革深化、市場經濟體制完善緊密相連。回顧歷史,體制內的人曾三次集中“溢出”。第一次是上世紀80年代中期,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一批公務員趕潮下海﹔第二次是1992年鄧小平南方談話后,改革開放步伐加快,民營企業政治地位提高,大量公務員再度辭“官”﹔第三次是2000年前后,政府機構改革精減人員,不少干部辭職。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為人才雙向流動奠定了更堅實的社會基礎。幾天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方案獲得通過。機關事業單位與城鎮職工的養老金並軌,更加促使人們以平常心看待“官”與其他職業間的多元選擇。

  辭官者的動機千差萬別,但不能說完全與“為官不易”無關。十八大以來,從嚴治吏、反腐倡廉成為新常態。八項規定真落實,“老虎”“蒼蠅”一起打,當官有權不能“任性”,更不敢腐敗。從嚴治黨、從嚴治吏的大環境下,過去那些認為當官旱澇保收甚至油水十足的人,發現領導干部很多時候屬於“高風險低收入”的“弱勢群體”,千軍萬馬奔仕途的熱潮自然會有所降溫。

  去職者漸行漸遠,在職者應忠於職守。“官”作為一種社會職業,並無好壞可言,但如何為官,是有好壞之分的。為官一任,不能因制度嚴了就“在崗不在狀態”。或會干不如會看,見風使舵,選擇性辦事﹔或會辦不如會推,推諉扯皮,不辦事、少辦事﹔或善為不如善拖,拖延應付,馬虎辦事﹔或善管不如善轉,尸位素餐,吃公家飯,干自家活。這些心態與行為,既與為民宗旨不符,也與公職操守相悖。

  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建立通暢的交流渠道,讓官員能上能下、能進能出﹔改革干部人事制度,讓干部人盡其才,各盡所長。有朝一日,干部的有序流動,定會成為新常態。那時,再有辭官者,人們自會司空見慣、以平常心對待。

(責編:馮芸清、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