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性學的存在與荒謬:請認清自己

2014年12月26日10:25    來源:錢江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性學女碩士研究生彭露露剃度出家的消息,讓人想起古希臘的一句格言:人啊,認識你自己。

  三年前,媒體就報道過彭露露求職屢屢碰壁的遭遇。彭露露所學專業的完整表述是“人類性學專業”。彭露露在華中師范大學生命科學院讀研期間,彭露露替導師講過一個學期的“性科學概論”,100多人的課大受歡迎,“小彭老師”在學生中很有名氣。導師對她的評價是:該生已經具備了在高校獨立開設性學課程的能力。然而,彭露露畢業后到大學、中學求職,想當一名性教育老師,都未能如願﹔要麼沒有這門課,要麼沒有專門的崗位。2011年彭露露受聘於北師大珠海分校的心理咨詢師崗位后,一直想開一門關於性學的選修課,但並未得到校方的審核通過。從2012年開始,彭露露在周末利用空教室給學生講課,但因不被納入該校正式教程,學生聽課不計學分。

  彭露露的境遇,也是“人類性學”的遭遇﹔人類性學的遭遇,其本質是“人”的遭遇。那麼,這是一個什麼遭遇呢?這個遭遇就是:許多人,不願意了解自己,不願意面對自己,仍然是一種普遍的意識或下意識。

  孔子在《禮記》裡講“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是有記載的最初的“生命科學”:“飲食”是每天的生存,“男女”是生命的延續。“性命”交關,該不該認真對待?更何況,性並不僅僅是生命的延續問題。性是最基本人與人的關系問題,很多社會問題(比如腐敗、通奸,比如與性有關的法律事件),人的精神問題(如審美,如婚戀觀),都從性上發端,都有性的因素的參與,或與性有這樣那樣的關系﹔回避性,失去了“性”這個觀察、研究角度,很多問題可能將得不到恰當的解釋,至少缺少了一個研究、觀察的角度、途徑,這不是人自身的損失嗎?回避“性”,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回避“人”自身。沒有比這更奇怪的了:一邊作為“人”在生活,在從事各種活動,一邊卻在最基本的問題上不把自己當“人”看。

  由於歷史的、文化的和現實的原因,人們看待性的心理和眼光嚴重地被扭曲變形,以至於“性”這個字,在很多人眼裡,都是一個敏感詞,都要用別的詞來代替﹔但是,在言說上越是回避什麼,越是在心理上強化之﹔表面的言說與真實的心理就越是分裂和背離——這,就是通常所說的虛偽。

  一邊是回避言及“性”,一邊是官員通奸的事例不斷被揭露出來。最新一期《中國經濟周刊》報道,因涉嫌受賄罪被逮捕的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萍鄉市委原書記陳安眾,與其他官員有“公共情婦”。以前也有類似的案例。“公共情婦”就是“性虛偽”的極致。這樣一種彌散與官場和民間的“性虛偽”、“性回避”,與彭露露所學的人類性學當然是水火不容的。

  與彭露露遭遇相似的,是國內性學權威、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潘綏銘。潘教授的科研項目,需要對性工作者的大量付費訪談,由於這個人群的“灰色存在”,潘教授的付費不可能拿到正規發票,難以達到審計要求,因此,潘教授以科研資金使用不明為由遭行政處分,由二級教授降為三級教授,並因此提前退休。潘綏銘教授的遭遇,也是其研究對象的遭遇——一部分人的生存狀態不被正視,如同潘教授著述的書名:《存在與荒謬》。

  無論是畢業后求職,還是當初讀研選擇“人類性學”為專業,彭露露所遭遇的,都是旁人或不解,或吃驚,或狐疑的眼神。這種眼神,發端於內心的盲區、暗區。現在,彭露露剃度出家了﹔“出家”只是不能像她希望的那樣,讓所學知識直接為社會服務。彭露露出家了,阻擊“人類性學”成功了﹔但這不是“人”的成功。

(責編:馮芸清、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