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教學不應是大學的“副業”

晏揚

2014年12月25日10:37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重科研、輕教學”的導向之下,高校教師挖空心思搞課題、寫論文,而教學勢必淪為“副業”,致使高校“教書育人”的功能被削弱,高等教育質量大面積滑坡。

  據報道,“相信講好一門課比寫好一篇論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四川大學教師周鼎的“自白書”在網上火了。周鼎表示,一直以為教師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課,但如今教學似乎成了“副業”,這讓他非常失望,他將退出公選課教學,“不再自取其辱”。周鼎還在“自白書”中坦言,如今一所高校就是一座衙門,高校教師的主要工作是申報課題,“報賬,報賬,還是報賬”。

  我曾在高校任教十多年,對周鼎的“自白”感同身受。高校長期以來“重科研、輕教學”的傾向,不僅對熱心教學工作的老師不公平,更重要的是讓學生們深受其害,影響了國家的人才培養,說起來真是讓人“痛心疾首”。

  雖然各個高校無不強調教學的重要性,但更多只是停留在文件中、口頭上。科研成果可以成為晉升職稱、職位的籌碼,甚至可以成為發家致富、揚名立萬的資本。而一心扑在教學上,除了能贏得學生的好評外,幾乎什麼都得不到。於是,科研搞得好的老師神氣十足、令人羨慕,書教得好的老師反倒顯得“沒本事”。周鼎所說的“自取其辱”,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高校何以“重科研、輕教學”?因為科研成果才被認為是學校的硬實力,是大學排名的重要指標,是校領導的重要政績。相反,高校在“教書育人”方面做得如何,反倒無從評價因而顯得不那麼重要。

  按說,高校重視科研也沒什麼錯。可問題是,很多科研不過是徒有其名、瞎糊弄,既無理論創新又無實用價值,還充斥著弄虛作假、抄襲剽竊等丑聞,整個科研過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報賬、報賬,結果除了耗費大量科研資金,就是留下一堆粗制濫造的論文。最近媒體報道稱,我國科研成果轉化率僅為1%,其中顯然也有高校教師的一份“功勞”。

  在“重科研、輕教學”的導向之下,高校教師挖空心思搞課題、寫論文,而教學勢必淪為“副業”,致使高校“教書育人”的功能被削弱,高等教育質量大面積滑坡。進而,很多高校畢業生不能適應人才市場的需求,難以找到像樣的工作。可以說,高校“重科研、輕教學”,既是對學生、對教育不負責任,也是對社會、對國家不負責任。

  這種傾向必須盡快改變,否則,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周鼎”感到灰心喪氣,選擇逃離。高校首先是教書育人的地方,教師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教學,高校和教師都不能忘“本”。我們要通過一系列制度設計,讓重視教學從口號變成行動。

  比如,教學工作量能否作為教師評審職稱的依據?學生的評價能否作為教師晉升職稱的籌碼?職稱評審能否降低論文的權重,增加教學的權重?高校能不能對教學業績突出的教師開辟職稱晉升的“綠色通道”?辦法不是沒有,關鍵是教育部門和高校管理層要轉變觀念,想方設法讓高校“以學生為本”,而不是“以論文為本”。

(責編:馮芸清、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