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橫琴法院司法改革:法官會議“革了院長的命”

2014年12月25日10:01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法官會議舉行。

  橫琴法院司法改革試驗掀起一場法官的“自我革命”——讓執法槌者免執權柄

  文/圖 廣州日報記者陳治家 通訊員胡冬梅、譚煒杰

  取消審判庭、取消案件審批、法官不是官、終身究責……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后這些逐漸為大眾所熟悉的司法改革關鍵詞,實際上一年前就在橫琴新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橫琴法院”)破繭而出。與澳門一河相隔的橫琴法院從一出生就與眾不同。今年12月26日,橫琴法院將迎來一周歲。經過一年的探索,橫琴法院的司法改革成效如何?

  近日,記者走近這塊我國司法改革的試驗田調查,探究這裡還有多少“樣板”可以為別的法院所復制。

  “我是全國權力最小的法院院長”

  橫琴法院院長蔡美鴻開玩笑說:“我是全國法院裡權力最小的院長。在傳統法院,如果法官不聽院長的,院長有權力讓他邊緣化,但我們法官由上級人大任命,工作分配由法官會議來定﹔傳統法院有庭長、副庭長等‘官位’,院長有權力影響法官的前程,而橫琴的法官無官位之虞,橫琴法院從制度設計就終結了院長干擾案件。”

  司改“三板斧”

  南粵觀察

  橫琴司法改革周年調查(上)

  裁判者負責

  案件審批制

  徹底避免行政干擾辦案

  近日,橫琴法院首次以遠程視頻審理唐某故意傷害一案,當庭宣判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唐某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法官直接簽發裁判文書。而在傳統法院,緩刑案件一般都需要庭長、主管副院長甚至院長的層層審批。而今,橫琴法院取消案件審批制,即使當庭宣判緩刑,也無須院長審批。

  橫琴法院副院長曹如波說,案件審批制一定程度上造成審者不判、判者不審的現象。而取消案件審批制后,獨任審理的案件,裁判文書由承辦法官審批﹔合議庭審理的案件,裁判文書由合議庭成員簽發。院長、副院長無權過問其不參加審理的案件。此舉契合“去行政化”的要求,真正遵循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審判權運行規律。

  更重要的是,為在制度上徹底避免干擾辦案,橫琴法院專職法官全部由珠海中院提請市人大常委會任命,橫琴法院的法官進退,橫琴法院院長無權決定。

  目前橫琴法院唯一專職法官謝偉東說,審批制既拖延審理時間,又容易產生內部行政干擾。法官獨立主審案件,終身擔責,這就要求法官業務更精、審理更公正。

  法官會議

  行政層級管理

  法官民主決策自我管理

  傳統法院行政管理上,院長管庭長、庭長管法官﹔橫琴法院不設審判庭,庭長也隨之消失。沒有庭長,法官事務如何管理?為此,該院首創法官會議制度。橫琴法院審管辦主任李磊明說,法官會議制是法官實現民主決策、自我管理的創新機制,負責確定法官工作量分配、法官承辦案件類型等事務。

  李磊明說,傳統法院法官審什麼案,審多少案,一般是庭長安排,而橫琴法院是法官會議決定。傳統法院院長、副院長有足夠的權力讓法官審或者不審某個案件,如果不想讓某人審某案時,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調他出差﹔或以平衡案量為由指定案件由誰審。但在橫琴法院做不到,院長、副院長作為兼任法官,在法官會議中僅有投票和發表意見的權利。

  今年橫琴法院召開了6次全體法官會議,其中一次就是專門確定了分案機制。臨近年終,由於行政工作繁多,副院長曹如波想少審幾個案件,向李磊明表達了這個想法,李磊明說那得再開次法官會議來商定。副院長也是法官,必須完成一定的案量,如果他想少審,別人就得多審。曹如波說,最后不想麻煩其他法官,隻好硬著頭皮上。

  法官會議還有兩個職能。法官會議可以對行政管理工作提出意見和決策,還可以對法官作出評價,以前如果法院要處分一個法官,由院黨組決定,院長更有足夠的話語權,但現在主要是由法官會議作出處理意見,再報院黨組決定,話語權在全體法官。

  曹如波說,法官會議實際上是“革了院長的命”,原先很多由院長辦公會議甚至院黨組確定的事,現在基本由法官會議來商定。

  法官員額制

  雜事纏身

  掰手指就數得完的法官

  橫琴法院的專職法官不是“官”,沒行政職務,但專職法官與副院長同級,享受副處級待遇。今年,橫琴法院迎接了全國各地50多家法院400多名領導及法官的調研,對於橫琴法官的待遇,來訪者均羨慕不已,當得知隻有8名法官編制時卻又個個面露難色。內地一個縣級基層法院,動輒六七十名法官,若要按橫琴法院的模式,得裁掉多少法官?

  橫琴法院法官實行員額制,根據轄區近年的案件量估算,橫琴年均約2000件案件。按每名專職法官一年審250件,橫琴法院暫定8名法官編制,但實際上目前僅有1名專職法官到位,另外由院長、兩名副院長兼任法官,共4人。

  為保証法官專心審案,每名法官配三名助理、一名書記員。胡冬梅到橫琴法院之前,是香洲區法院從事民商事審判工作的副庭長、資深法官,有近10年審判經驗。但到橫琴法院,她的工作卻變成司法政務辦工作人員,兼任法官助理。胡冬梅說,以前做法官時沒有助理,兩三名法官共用一個書記員,不少雜事都得干,判決書反而經常加班加點趕。

  前不久,橫琴法院審結一起未成年人涉嫌組織偷渡邊境案,開庭前法官助理、書記員與被告人反復交談、多方調查,發現被告人年齡存在疑點,經骨齡鑒定確認被告人未滿16周歲。由於這是涉及罪與非罪的重大問題,橫琴法院立即通報給橫琴檢察院,檢察院審查后作出了撤回起訴的決定,從而避免了一起錯案。

  曹如波說,如果光靠法官,這一問題可能就不會被發現。“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的審判團隊,助理和書記員以法官為中心,通力合作,為法官分擔庭前准備、調查取証、協商調解以及文書起草等工作,讓法官從事務工作中解放出來,充分研判案情。

  橫琴法院的員額制取經於對岸的澳門中級法院,后者也就7名法官,院長兼任法官,法官有專職助理、司機。

(責編:劉衛東、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