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江西官員終審被改判無期 曾冒死舉報蘇榮妻子

2014年12月24日14:41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周建華受賄上訴一案經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后,24日在宜春市公開宣判,以受賄罪改判周建華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追繳周建華犯罪所得贓款贓物,上繳國庫。

據媒體此前報道,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1月23日在江西省十二屆人大三次會議上透露,新余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周建華近日經江西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經法院審理查明,周建華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后99次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人民幣1023.3114萬元、美元1.2萬元、港幣15萬元、金條三根(各重50克)以及價值人民幣23.58萬元的財物。

宜春中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周建華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同時追繳其犯罪所得贓款贓物,上繳國庫。

2012年1月5日,據江西省紀委有關負責人証實,新余市人大黨組書記、人大主任周建華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同年6月15日,經省紀委常委會審議並報省委批准,新余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主任周建華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周建華,1955年7月出生,曾任南昌市西湖區委副書記、區長、區委書記,南昌市東湖區區委書記,南昌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宣傳部部長、政法委書記,2004年調任新余市委副書記,2011年9月當選新余市人大常委會主任。

新聞回顧

江西官員周建華:我為何冒死舉報蘇榮妻子

據中國經濟周刊報道,“我一直堅信,他(蘇榮)遲早要出事的。而且,他的出事,肯定會與周建華的舉報有關系。因為他打擊報復周建華制造的這起案件太讓人震驚了!”這是2014年6月14日蘇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的消息公布后,北京市問天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澤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的開場白。

周建華,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2012年1月,因嚴重違紀被雙規﹔2013年7月,因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目前,該案正處在二審階段。

周澤是周建華貪腐案的二審辯護律師。“對方或許想不到會遇上像周建華這樣‘死磕’的官員。”周澤說。周建華已經“死磕”了三年,“大老虎”也落馬了。

周澤告訴《中國經濟周刊》,2013年10月,在看守所,周建華向他回憶了這場改變自己命運的官場內斗,聲淚俱下。

噩夢般的“雙規”

周建華認為,這是因為實名舉報蘇榮妻子而遭到的迫害和誣陷。

在位於南昌的江西省紀委昌北培訓中心的“雙規”點,按照程序,周建華開始書寫交代材料。

“逢年過節,哪些中層干部給我送了多少紅包,我都寫了。”周建華說,市裡的中層干部給市領導送紅包,這在新余是一個普遍現象。“一疊信封裡,每個信封寫上領導的名字,然后說,‘周主任這是你的。’你接不是,不接也不是。大家都收,所以我也收了。”

周建華稱,收紅包,他堅持幾條原則:第一,班子不團結的不會收﹔第二,對看不慣的人、比較猥瑣的人送的不會收﹔第三,數額大的不收。

但像這樣的兩三千塊錢紅包的交代根本無法通過。周建華寫的材料被撕了。

“之后,我又主動交代了新余一些個體戶給我過年過節送錢的問題。”這讓辦案人員感覺被侮辱了智商,周建華說,辦案人員認為,如果僅是這點問題,那真是查出了一個“優秀的領導干部”。

“接下來的周建華經歷了漫長的、噩夢般的逼供:不讓睡覺、拳打腳踢、扇耳光、喝馬桶水以及各種羞辱,並以抓捕他的家屬對其進行威脅和威逼。”周澤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在這個過程中,周建華認為,這不是正常的政治審查,而是因為實名舉報蘇榮妻子所遭受到的殘酷迫害和誣陷。

據周建華自己的說法,起訴書對他受賄金額1410萬的指控,除了他自己主動交代的45.5萬元人民幣、15萬元港幣及3根金條外,其他的均屬捏造陷害。而他則在以抓捕、移送其親屬相威脅的情況下屈服讓步。

“他們拿我的親人做人質,不停地一件件逼迫我接受他們的誣陷。”周建華說,“硬扛,我必死無疑,我的家人也要受到很大的傷害。當時我最大的考慮是如何保住性命和保護家人免遭更大的傷害。”在周建華被“雙規”之后,他的妻子、兒子、弟弟、侄子、前妻及妻弟也先后被抓。

周建華說,2012年的清明節,自己度過了人生最痛苦的三天。他告訴周澤,紀委辦案人員要求他分別寫好770萬、176.9萬及一起20萬元以上的交代材料,還告訴他,完成這三件事情,調查基本就結束。

“清明節的三天,我流著眼淚,很難過,因為我知道寫這個材料的嚴重后果,如果按他們的要求寫了,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而如果不寫,他們一定會移送我的妻子。我一邊哭一邊寫。”

在周建華被雙規的前一天,他的前妻姚敏建給他打電話,“她在電話裡又哭又叫,讓我一定要保護孩子,我向她承諾,用我的生命去保護好孩子。”周建華說。

紀委的工作完成之后,是檢察院的同步錄音錄像審訊。周建華稱,在檢察院的審訊之前,他被要求不許翻供,否則馬上將他的妻子收監。“審訊時我隻會流眼淚,我感覺到我是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深淵,而且是我自己把自己埋掉了。我一邊講一邊哭,尤其是交待770萬的問題時,我的心一陣陣抽搐。”

(責編:劉衛東、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