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別指望“掌聲記錄儀”能夠勝任

潮 白

2014年12月24日10:11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2月21日,羊年央視春晚進行了首次語言類節目審查。比較新鮮的是,這次審查運用了高科技——掌聲記錄儀,用觀眾的掌聲以及笑聲的分貝來決定語言類節目的質量。據說春晚創辦以來,用“掌聲記錄儀”來“校准”語言類節目尚屬首次。不言而喻,這是旨在通過客觀的記錄,來避免審查者對節目的主觀評價。在以往,我們從公開報道中偶爾能聽到,節目主創人員對審查者的抱怨之聲,“大家都笑,就他們不笑”之類。

掌聲記錄儀這件新鮮玩意,其原理估計與大家早就熟悉了的測謊器差不多吧,雖然二者所要達成的目的大異其趣,甚至南轅北轍。測謊器,顧名思義用於測試人是否撒謊。意大利童話故事中的匹諾曹,每一撒謊鼻子就要變長,偏偏匹諾曹開始又沒有認真意識到誠實的重要性,鼻子便越變越長。現實生活中的撒謊者不少,卻沒有如匹諾曹般那麼容易識破,測謊器就是這樣應運而生的吧。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們這裡熱映過美國的間諜電影《蛇》,裡面有“叛逃”美國的蘇聯外交官弗拉索夫接受測謊器測謊的全過程,估計那是國人首次見識測謊器。今天我們耳聞測謊器,往往是在犯罪調查中協助偵訊,以判斷嫌疑人是否撒謊。所以,掌聲記錄儀與測謊器堪稱殊途同歸,它是對節目的鼓掌情況、笑聲分貝等進行監測,以“能量”來界定之,偏“正”就是,關鍵在於二者都是記錄人的生理反應的儀器。

但像測謊器一樣,掌聲記錄儀畢竟也只是儀器,儀器便難免機械地記錄什麼。在《蛇》裡,亨利·方達扮演的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最后識破了弗拉索夫的假叛逃,即依據測謊器曲線的一處極其細微的變化。他說了一大堆識破過程,當時我便聽得稀裡糊涂,隻對最后這句印象頗深:“見鬼,你差點兒騙過了測謊器。”測謊器可以差點兒被騙過,掌聲記錄儀便也存在這種可能。比方相聲演員馮鞏春晚每一亮相都有句咬牙切齒的招牌話:“電視機前的父老兄弟姐妹們,我可想死你們了!”這話一出口,現場的觀眾也往往配合似的大鼓其掌。如果動用掌聲記錄儀,分貝一定不低,但就會有差點兒被騙過的嫌疑,因為那句表白既無智慧又不幽默,倒有些黔驢技窮的意味。此外,黃段子贏得的掌聲和笑聲,一定也會比嚴肅的語句來得多、來得熱烈。因而掌聲記錄儀一類,充其量隻能作為輔助工具。有關人士自然考慮到了這一點,本次審查結束后,春晚劇組立刻召開座談會,即時記錄觀眾對節目的看法。

語言類節目有發人一笑的功能。但這種笑,應當建立在體現語言智慧的基礎上,讓人會心一笑。我們的漢語那麼博大精深,一個“方便”就能把老外弄得暈頭轉向,也完全可以承載起這個使命。而當下這類節目所以讓人笑不起來,在於語言智慧往往蹤影不見,所見的,要麼插科打諢,要麼取笑人的先天缺陷,要麼從網絡上淘些別人嚼爛了的饃,加之以裝傻充愣為能事的表演,使許多笑聲形同硬撓人家的胳肢窩,不想笑卻不得不笑。究其根本,創作人員自身素養不高當佔很大比重。這兩年,他們的眼睛只是盯著網絡,那些已經品不出味道的東西還能產生笑點嗎?他們應該盯著傳統典籍,歷代正史及野史筆記中都有大量正面、積極、充滿語言智慧且令人捧腹的成分,借鑒前人的靈感,觸類旁通,或能創作出體現新時代語言智慧的作品。

春晚辦了那麼多年,承載的使命越來越多,觀眾的口味也越來越難調,主客觀之間的平衡該如何把握,還真是個不小的難題。借助“掌聲記錄儀”來審查節目,參考而已,別指望它能夠勝任。

(責編:林龍勇、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