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江西萍鄉落馬書記陳安眾被曝供出大批女干部(圖)

2014年12月23日11:27    來源:經濟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這筆錢是當地企業家出的。據媒體公開報道,與陳衛民交往密切的江西大富集團董事長何春明,在陳衛民被抓之后已經由江西省紀委移送南昌當地檢察機關,以涉嫌行賄罪立案偵查。經初查發現,何春明為感謝時任萍鄉市委書記陳衛民在大富汽車工程學校減免土地滯納金上打招呼、在入股萍鄉市公路局下屬公司打招呼、在開辦小額貸款公司上打招呼等,分多次送給陳衛民巨額人民幣現金。

  “陳衛民一進去,全部坦白了。僅僅兩天時間,所有的事情全部交代。”據權威信息源透露,進去不到5分鐘時間,他便交代了向今年6月被宣布落馬的江西省委原主要領導行賄100萬的事情。

  “相比較而言,他送的100萬並不算多,也因此,在該江西省委原主要領導任期內,經歷了好幾次地市書記的調整提拔,都沒他的份兒。”萍鄉當地的一位商界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說,“但即使是這樣,一個市委書記哪來那麼多錢呢?提拔需要花錢,養那麼多女人和孩子,需要花更多的錢。”

  權力和情色欲望驅使陳衛民需與老板們來往密切。

  這位商界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他不止一次接到過陳衛民的電話,要求自己給他介紹的老板安排生意。“一年后,同一個生意,他又介紹了另一個老板來做。一個事介紹了兩個人來做,我跟他說,這不行的,如果出了問題我不管。他說,不用你管,你照辦就好了。”

  據接近江西省紀檢系統的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陳衛民坦白了與多位情婦之間,既有權色交易,也有權錢交易。他既有長期固定包養的情婦,也有以掮客身份存在的情婦,並形成了“以情婦養情婦”的貪腐模式。“作為掮客的情婦,事先與陳衛民約定分成條件,后進行權色交易,幫老板們換取項目,收取佣金或提成,再按約定比例分給陳衛民。陳衛民再用這些錢去包養年輕的女孩子。”他嘆息了一聲,“這樣的行為極其丑陋。”

  陳衛民的另一個重要的賄金來源是,萍鄉干部們的紅包。“過年過節,縣裡的干部都要送個兩三萬。國有企業以及央企駐萍鄉的機構也要送,但送的要少一些。”上述商界人士介紹說,這只是禮節性的,若要“買官”則需要更多。

  他在萍鄉官場有兩張面孔

  未出事之前,陳衛民的這一面是深深隱藏的,以至於當陳衛民在萍鄉市委書記任上被宣布接受調查后,萍鄉政界許多人感到震驚。

  陳衛民在當地部分官員的印象中,“厚道、老實”。萍鄉市一位熟悉當地政情的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說,“我很吃驚,居然他還會出事”。他的一位官員朋友告訴他說,陳衛民在萍鄉當領導這麼多年,從沒因為項目或經濟問題向他張過嘴或為誰打過招呼。“我的朋友曾多次陪陳出差。陳是一個比較時尚前衛的人,他頂多給陳買一兩個包包,請陳的同學朋友吃個飯,送點茶葉。按理說,在陳那個位置上,要向他開口也很方便的,但從來沒有。”

  一些與陳衛民打過交道的官員稱,陳衛民給他們的印象是在工作中“低調、極具親和力,沒有架子,願意傾聽下屬的意見”。

  但在上述商界人士看來,陳衛民的人格中有很強的兩面性,“偽善。當著你的面笑瞇瞇,可一轉身,就跟人說你很討厭。說一套做一套,講話也都是空話套話,不聽還好,聽了還來氣。”他說,“他有事情打來電話,一張嘴就是罵娘的臟話。”

  而上述熟悉政情的人士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最近幾年,關於陳衛民一些私德的議論已經在官場流傳,“都說他喜歡跟女孩子玩。”

  最終,他也倒在了情婦的舉報上。

  陳安眾:“為情婦打工”的市委書記

  在萍鄉歷任市委書記中,陳衛民的口碑不是最差的。之前落馬的陳安眾,在其私德領域刷新了公眾對官員生活腐化墮落的想象。

  據接近江西省紀檢系統的一位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在監獄裡,陳安眾坦白了他所有的罪行,供出了一連串女干部的名字,還寫了長長的悔過書。

  作為從湖南跨省交流至江西的干部,陳安眾先后擔任湖南衡陽、江西景德鎮兩市市長,萍鄉和九江市委書記,並於2008年升為副省級干部,先后出任江西省政協副主席、省政法委副書記、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總工會主席。

上一頁下一頁
(責編:馮芸清、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