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女子失生育能力 為討好丈夫逼15歲女兒與其生子

2014年12月23日10:47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江西贛州一女子攜11歲的女兒陳小玲嫁給30多歲的男子陳錦連,因女子失去生育能力,為了討好丈夫,竟然讓女兒和自己的繼父發生關系。陳小玲:(陳錦連)就和我媽合伙算計我,把我這樣子13歲,15歲就懷了他的孩子,生了兒子生了女兒之后,就跟我媽離婚,搞得我媽走,就這樣子他成了我的丈夫。

  江西贛州一女子攜11歲的女兒陳小玲嫁給30多歲的男子陳錦連,因女子失去生育能力,為了討好丈夫,竟然讓女兒和自己的繼父發生關系。15歲時,陳小玲便懷上了孩子。不久,陳錦連便拋棄了陳小玲的母親,改與陳小玲結婚。

  以下為文字實錄:

  王君(主持人):大家好,歡迎收看本期的百姓說法節目。說起潛規則這個詞,大家一定不會陌生,可能我們馬上就會想到娛樂圈的潛規則,比如有些影視演員為了上戲,被導演潛規則的事例經常充斥在一些娛樂八卦新聞裡面。綜合起來看,這些潛規則游戲都有一個規律,那就是見不得光的暗箱操作,都和某種權利和利益相關。那麼我們今天要說的這個故事,也似乎和這個潛規則有關系。

  村民:看到他吃了飯就出了門。

  小張(鄰居):就一直叫痛,我們一直以為他家兩夫妻在吵嘴打架。我就走到他門家口,瞧了一下又看不到什麼,就是聽到叫痛痛,沒有什麼東西。

  解說:小張夫妻在信豐縣工業園的國道邊租了一家店面,他們在那開了一家酒店。在他家隔壁住著一對姓陳的夫妻,夫妻倆都在工業園內打工,平時他們也很少來往。10月22日,小張聽到隔壁傳來噪雜聲,起初她以為這是夫妻倆在鬧別扭打架,可沒想到沒過多久家門口就傳來警笛聲,這時她知道出大事了。

  小張:滿身的血,我們就看到這些。

  盧凌波(江西省贛州信豐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我就看到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他就躺在地上一絲不挂,而且渾身都是血,站在旁邊的還有一男一女兩個人。

  王君:當警方趕到的時候,出租屋內有三個人,這個全身赤裸的男人已經奄奄一息,在他旁邊還站著一男一女兩個人。那麼這三個人究竟是什麼關系,他們究竟為什麼會在一起,在這個出租屋內又發生了什麼呢?

  解說:這個身受重傷的男人,在送到醫院的途中就因失血過多死了,死者名叫向榮,今年54歲,是信豐縣西牛鎮的一個村干部,在案發現場還有一男一女兩個人,他們就是租住在這間出租屋內的陳姓夫妻倆。從現場情況來看這裡曾經發生一場血拼。

  盧凌波:當時我們到現場到處是血,甚至流到外面了,我們一進去聞到很大的血腥味。我們迅速把這兩夫妻控制起來。

  解說:犯罪嫌疑人陳小玲34歲,信豐縣西牛鎮人。

  陳小玲(犯罪嫌疑人):我抓住他的下體,挽住他的脖子,就這樣開始,我老公就打他的頭。

  解說:犯罪嫌疑人陳錦連50歲,信豐縣西牛鎮人。

  陳錦連(犯罪嫌疑人):那個人很高很大,我打他,他把我打傷了,我老婆也打傷了。

  盧凌波:全身都是青一塊紫一塊,這個男的下體也遭受了很大的傷害。

  王君:可以說向榮死的很慘,可是陳錦連和陳小玲夫妻為什麼要合伙把向榮打死呢?這對夫妻和向榮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呢,而且這個向榮怎麼會赤身露體死在這對夫妻的出租屋裡呢?這是否就是這對夫妻設計好的全套呢?這裡面還有什麼隱情嗎?

  民警:我們到前面看下。他們倆夫妻好長時間沒在這裡住過。我跟你了解一下情況,就是那個姓陳的,叫陳什麼?

  鄰居:陳錦連。

  民警:我隨便跟你聊聊天,平常什麼時候回家。

  鄰居:平常好像不回。

  民警:好久沒在這裡住過了?

  鄰居:蠻久。

  民警:蠻久沒住過呀?

  鄰居:他很少回。

  民警:都在外面打工呀?

  解說:陳錦連夫妻和向榮都住在同一個村庄,聽村民們介紹,由於陳錦連夫妻近幾年都在外面打工很少回家,所以大家對他們的了解也是很少。對於向榮的為人村民們都不願過多的評論。

  鄰居:這個男(向榮)的好難講,他經常在外面打扑克,他家裡的事情不管的,他老婆去做。

  鄰居:人家就是討厭把它摘掉,這個花生還那麼小,你又得不到,辣椒還這麼高就被人家砍掉。

  記者: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鄰居:不知道,就是人不好,好人家會這樣子呀?

  解說:聽村民們介紹向榮曾經是這個村的會計,近幾年落選了。

  鄰居:他(向榮)當村干部也不行,也不是不想當,以前當的時候也亂七八糟,這個是事實。

  小張:前兩個晚上就是吵嘴吵到一晚到天亮,吵了一個晚上到第二天早上還在吵,就經常這樣子。

  盧凌波:所以隔壁鄰居早已習以為常了。

  王君:現在從各方面反饋回來的信息,向榮是一個卸任的村官,而陳錦連夫妻,鄰居們說他們簡直就是一對冤家,天天打打鬧鬧雞犬不寧。那麼這對關系緊張形同陌路的夫妻,怎麼會合謀殺人呢?很多人都覺得難以置信,那麼剖開這起命案來說,咱們先來講講這對夫妻之間的事。

  陳小玲:我這一生都不好過,我從來沒過像人一樣的日子。就是我母親害了我。

  記者:怎麼是你母親害了你呢?這是什麼意思,這和你母親有什麼關系?

  陳小玲:也是我老公害了我,其實我做這些事,是我老公錯在先,不是我毀了這個家,我老公毀在先,我的家庭情況非常復雜。

  王君:看到這裡我們可能糊涂了,這個陳小玲自己做錯了事,和母親有什麼關系呢。這要說陳小玲也確實是一個苦命的女人,她這一生都沒有感受過家庭的溫暖,她和陳錦連的結合本身就是一個悲劇。隨后的採訪當中我們了解到,陳小玲的身世還隱藏著一個驚人的秘密,她曾經一度和母親共侍一夫,感情的挫折導致了她對生活的悲觀失望,使她一步步地走向了罪惡的深淵。

  下節提示:已經卸任的村官,命喪出租屋內,一對夫妻對殺人事實供認不諱。妻子口中又會說出怎樣的驚天秘密,命喪“潛規則”?

  王君:前面咱們說到了,陳小玲和陳錦連這對夫妻本身就感情不合,卻合謀殺害了村干部向榮,接下來陳小玲說出的話更是讓人震驚,和他朝夕相處的這個男人,他的丈夫陳錦連,他的尷尬身份更是讓她難以啟齒。那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解說:陳小玲出身就一個貧困的人家裡,在她剛懂事的時候她就發現母親在家裡根本沒有地位,而父親似乎還有點神志不清。

  陳小玲:我媽是個童養媳,(我爸)是個神經病,經常打我媽。

  解說:在陳小玲11歲那年,她就隨著母親改嫁了,這個男人就是陳錦連。陳錦連由於家裡貧窮,30多歲還沒有成家,最后他找到了陳小玲的母親結婚了。結婚之后他發現陳小玲的母親已經沒有了生育能力,這讓他非常失望。

  陳錦煉:鄉下人有后為大嘛,我當時想這個陳小玲招一個女婿回來,意思是這樣的,招了一兩個人都不行。

  解說:陳錦連抱子心切,為了滿足丈夫的心願,這一對夫妻竟然想出了一個荒唐的計劃,我就跟她母親商量好我跟她(陳小玲)生個兒子,我跟她母親肯定商量好,不商量好可以講她告我一局,我就坐監獄,人家會講強奸,是不是動蠻。

  陳小玲:(陳錦連)就和我媽合伙算計我,把我這樣子13歲,15歲就懷了他的孩子,生了兒子生了女兒之后,就跟我媽離婚,搞得我媽走,就這樣子他成了我的丈夫。

  王君:照理說這個陳錦連是陳小玲的繼父,陳錦連為了自己的私心,竟然將這個養女陳小玲歸為己有,讓她為自己傳宗接代。陳小玲的母親不加阻止,反而推波助瀾,就這樣一段有悖常理的情感就發生了。他們都將所有的倫理道德丟在腦后,這一對荒唐的母女還曾經一度的共侍一夫。那麼就在陳小玲13歲那年就稀裡糊涂地成了母親。

  陳小玲:本來這是我爸爸,后來成了我的丈夫,你們說是不是我媽害了我。

  記者:然后你們就結了婚?

  陳小玲:結個屁哪裡結得起,沒有結婚証。

  記者:那你們就一直這樣的?

  陳小鈴:是。

  陳錦連:為什麼這麼多年不拿結婚証?

  陳錦連:我是這樣想,我考慮過一自己沒有錢,我老婆要錢,她說什麼東西都沒有,還想跟我打結婚証。

  解說:陳小玲表示自己跟陳錦連根本就沒有夫妻感情,這二十多年來她一直是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才和陳錦連維持著這段感情。當向榮的出現更是打亂了她平靜的生活。

  陳小玲:他(向榮)說要是你當這個婦女主任就好,他說一年在家裡可以種田,還是種辣椒什麼的,一年有兩千塊錢還有勞保。

  解說:向榮能說會道,而且還是個村干部,他利用自己的方便幫助陳小玲,一來二往兩人的交往逐漸加深了,關系也變得曖昧起來。

  陳小玲:他(向榮)幫你辦些事情,又拿幾百塊錢。

  陳錦連:他(向榮)54歲年紀比我大,他就是以金錢以物質來誘惑我老婆。

  解說:本來這種地下戀情是不能見光的,可是他們的這種關系,一下子就在村子裡傳開了,而散布這段感情的不是別人,正是向榮自己。

  陳小玲:他這樣子告訴別人,我一聽到他這麼說,我就拉著他脫掉褲子,要他怎麼樣怎麼樣,就這樣子不著邊的事情,還說在我家日供三餐,還有我家的鑰匙進進出出,像他家裡一樣,他說我兒子是他交的學費,還說我的房子是他建的,還帶我到哪裡哪裡,還是在信豐給我買了房子。

  陳錦連:我就是講句不好聽的話,你就是跟我老婆有關系,你不要講我們能夠忍得起就忍,我們沒有本事養我老婆,才會跟你有關系,你為什麼還要雪上加霜去到處講,我這一兩年還是忍。

  陳小玲:一聽到這些謠言我老公就生氣,就天天吵架,天天罵我什麼都罵,所以這日子也沒法過下去了。過了幾年我認為時間會沖淡一切,讓他說自己不跟他聯系斷絕關系。

  王君:村子本來就很小,在加上向榮的四處宣傳,陳小玲和他的這種不正當的男女關系,在村子裡鬧的是沸沸揚揚。從此以后陳小玲就過上了這個不平靜的日子。出門大家都對她指指點點,在家裡和丈夫不是吵架就是打架,整天都不得安寧。向榮聲稱自己能讓陳小玲上村婦女主任,還能幫陳家蓋房子,還給陳小玲在信豐縣城買了房子,這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向榮只是一個普通的村官,他真的有這麼大的能耐,幫助陳小玲實現村婦女主任的夢想嗎?還有他為什麼要把自己的這種丑事作為茶余飯后的談資,到處的宣揚呢?他這麼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下節提示:一段沒有感情的婚姻,讓她選擇了出軌,村裡四散的謠言,讓她的丈夫忍無可忍,兩人“精心”設計的陷阱,讓村官命喪黃泉。命喪“潛規則”,百姓說法廣告之后繼續為您講述。

  解說:這裡就是向榮的家,自從向榮出事后,他的妻子也覺得無臉在村子裡待下去,出門打工去了。

  村民:他老婆也沒有抓緊他,

  民警:他是不是跟好多女的有關系?

  鄰居:有點是有點被這害死了,這條命都沒了。

  記者:他跟你買了房子嗎?

  陳小玲:買個鬼,他自己家裡都沒房子,還住那個老房子,跟我買房子,他現在娶個媳婦還欠別人多少錢,都付不起。因為我跟他相差20歲,他顯他的本事,他散布他的謠言,,他這樣的條件還能搞到小他20歲的女人,他是這樣子在外面猖狂,肯定得意忘形了。

  解說:村民們的議論讓陳家人都抬不起頭來,最后陳家人決定還是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陳小玲本以為這段不光彩的戀情也會隨著時間的退役會逐漸消失,可是事情卻並非她想象的那麼簡單。

  陳小玲:那知道村裡人好多人聽到一次又打電話告訴我老公,我們在外面打工,因為這些吵,吵得別人的廠做事老板就不要我們做,就因為吵架失去工作。

  陳錦連:以前我跟我老婆吵架,他跟我老婆商量好了,一吵架我老婆就回娘家,向榮就去老婆娘家去等她。

  解說:也許是陳小玲的背叛讓陳錦連覺得失去了男人的尊嚴,他開始變的特別的敏感,隻要一聽說向榮和陳小玲的閑言碎語,他就開始無端地猜忌,夫妻矛盾日益加劇。

  陳小玲:我丈夫也是不稱職的丈夫,因為他天天跟我吵架,逼得我無法過,逼得我喘不過氣來。

  陳錦連:就是因為這個事情,我跟我老婆三天一吵架,五天一打架。

  解說:陳小玲認為向榮不但沒有實現當初答應自己當村婦女主任的諾言,反而四處散布謠言,他讓自己的家庭變的更加糟糕。

  2014年10月,仍在外地讀大學的兒子打電話回家,讓家裡打個貧困生証明,可以到學校領取助學金,這時陳小玲想到了向榮,她想讓向榮幫她打這個証明。

  陳小玲:他說可以打得到很簡單,幾年沒聯系了,最后我施這個辦法他還是上鉤了就這樣子。

  解說:陳小玲和向榮在電話裡約好,証明打好后,由向榮送到出租屋裡來。就這樣一個罪惡的計劃在陳小玲頭腦裡產生了。

  陳小鈴:我也想到如果這次不教訓他,有可能他散布謠言他會講我兒子上大學都是他支持來的,他肯定會這樣,所以我選擇了報復。

  記者:這個辦法是你跟你老公兩個人一起想的,還是你一個人想的?

  陳小玲:我想的我想的,但是我怕搞不定他,他人那麼高大也那麼結實,一百五六十斤,我肯定搞不定,所以我找我老公一起商量,也讓我老公也看下是不是我真的舍得不他,還是怎麼樣。

  解說:2014年10月22日晚上,向榮在陳小玲的邀請下,來到了陳小玲的出租屋內,要教訓他必須這樣做,因為他人高馬大嘛,你不跟他發生關系,可以這樣講我証據又沒有。當時我看到他一絲不挂跟我老婆在一起,我真的是忍不下去了。

  江西省贛州信豐縣公安局刑偵大隊中隊長:一時沒有防備,當他知道他們是設了套給他他就馬上對他們進行反抗,他們三人追打打到一樓。

  盧凌波:陳小玲用菜刀首先砍斷被害者三個手指,然后用菜刀的背部對被害人向榮全身進行砍。

  陳小玲:這幾年憋的氣這幾年憋得苦,一下子發出來了,全部發在他身上。現在心裡沒有憋,心理更舒坦一些,唯一就是對不起我兒子,要是他能讀書我就沒辦法負擔,隻有靠他自己了。

  記者:你覺得出了這口氣,心裡痛快嗎?

  陳小玲:但是沒辦法的事。

  陳錦連:太后悔了如果是不要打他的話,我們就是報警然后就依靠國家法律來制裁他,可能不會到這個地步了,也不會到我50歲還來坐牢。

  王君:要說這也算是一個可悲的家庭,既讓人同情,又給我們很是警示,原本是繼父的陳錦連斷送了陳小玲一生的幸福。而作為陳小玲,她更應該反省自己,當初被騙可能是年幼無知,可是后來為了虛榮竟然和村干部潛規則了,這就顯得愚昧無知了。這樣看來,家庭的矛盾感情的糾紛,是需要用真誠寬容關心和交流去化解的,埋怨還辱罵根本就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讓這個事情變大,最后釀成悲劇。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