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孫中山曾想把共產黨開除出國民黨的真相

楊奎鬆

2014年12月23日08:52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必須集合有獻身精神的黨員個人的力量,革命才有希望,這是孫中山在與鮑羅廷交談后得到的一個強烈的印象。鮑羅廷不僅成功地爭取到了孫中山的信任,同時也成功地與中共及社會主義青年團在廣州的領導人建立起良好的工作關系。

  摘自:《革命》,作者:楊奎鬆,出版: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馬林在1923年7月下旬離開中國。步其后塵,莫斯科很快派來了另一位“馬林”。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在莫斯科給這位名叫鮑羅廷(M. M. Borodin)的新代表的指令當中所提出的要求,與馬林路線幾乎毫無區別。

  這份由中央書記斯大林(J. Stalin)簽署的指令當中寫道:“鮑羅廷同志在與孫逸仙的工作中遵循中國民族解放運動的利益,決不要迷戀於在中國培植共產主義的目的。”這意思明明白白,就是鮑羅廷的工作還要像過去一樣,以孫中山的國民黨為中心。如果鮑羅廷只是像越飛那樣,純粹是蘇聯外交人民委員部的工作人員倒也說得過去,問題是鮑羅廷同時也受命擔任共產國際在華南的代表。過去馬林隻因為幫助越飛做了一些外交性質的工作,就受到共產國際東方部的強烈批評,如今鮑羅廷本身就是蘇聯駐華外交使團的正式成員,共產國際東方部卻仍舊不得不接受他為自己的代表,其地位之尷尬顯而易見。

  當然,對於共產國際來說,鮑羅廷與馬林還是有所不同的。這首先因為他是俄國人,16歲就參加了俄國的社會主義運動,1903年即加入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站在多數派一邊,是老資格的布爾什維克。他不僅政治上可靠,與包括列寧在內的眾多俄共(布)領導人也都有很好的關系。鮑羅廷之所以被莫斯科看中並派往中國,一個原因是因為他的英語很好,曾在美國從事社會主義運動12年之久,而且自從共產國際於1919年成立以來,他就一直參與共產國際的工作,並負責指導過英國共產黨加入英國工黨的聯合戰線的工作。與此同時,他與蘇聯副外交人民委員加拉罕私交不錯。當加拉罕受命前往中國,接替越飛擔任駐華全權代表之后,加拉罕立即就想到了鮑羅廷,把他推薦給斯大林,建議由鮑羅廷擔任孫中山的首席政治顧問,以便於他能夠全面掌握中國南北方的情況,靈活協調對華外交。

  鮑羅廷8月由中國東北入境,先后到達北京、上海,並在上海與張繼及陳獨秀交換看法。10月6日,他持加拉罕的介紹信到達廣州。鮑羅廷到達當天,孫中山就接見了他。而這個時候,恰值孫中山因軍費窘困,強行截留廣州海關的關稅余款,正與以英國為首的列強發生沖突之際。幾個月來,“廣州幾乎無日不在叛逆勢力的圍困之下與驕橫軍人的蹂躪之中”,“財政困難達於極點” ,廣東根據地的這種危急形勢使孫中山增加了爭取蘇聯援助的緊迫感。與以往小心翼翼地不願與莫斯科扯上關系的情況相比,孫中山這時的態度變得異常堅定。此外,孫之所以格外重視鮑羅廷,還因為他注意到鮑羅廷與馬林有很大的不同。鮑羅廷不僅是老布爾什維克黨員,在莫斯科有良好的人緣,而且是蘇聯駐華外交使團的正式成員,受到曾任副外交人民委員、現任駐華全權代表加拉罕的高度信任。對鮑羅廷給予高度禮遇,將有利於對蘇聯的對華政策施加影響。

  孫中山久歷政壇,深知欲尋求外援,實現政治抱負,非有所憑藉不可。1922年11月24日,他在給蔣介石的信中就明白地表露了這種心態。他告訴當時急於取得蘇聯援助的蔣介石說:要想取得蘇援,“必在吾人稍有憑藉,乃能有所措施。若毫無所憑,則雖如吾國之青年共產黨,與彼主義完全相同矣,亦奚能為?所以彼都人士,隻有勸共產黨之加入國民黨者,職是故也。此可知非先有憑藉不可,欲得憑藉,則非恢復廣東不可”。如今憑藉在手,又有蘇聯外交使團成員到來,他自然會不失時機尋求援助。他不僅要求蘇聯由海參崴(通過海路向廣州)運送援助物資,而且明白告訴鮑羅廷,隻要他還能守往廣州,他就一定會與蘇聯建立起直接的聯系。

下一頁
(責編:楊杰利、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