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南昌大學原校長曝有6個情人 稱自己為學校君主

2014年12月19日16:07    來源:大眾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2月17日,南昌大學原校長周文斌案庭審進入第六天。庭審現場,公訴人宣讀了一份周文斌於今年1月28日寫下的悔過書,承認收受賄賂2100萬余元人民幣和30萬元港幣。周文斌對此全部予以了否認。

  將自己當作南昌大學的“君主”

  當日上午,公訴人首先花了大約半小時宣讀了一份周文斌於今年1月28日寫下的悔過書,承認收受下屬部門、昌大中層干部以及包工頭賄賂的2100萬余元人民幣和30萬元港幣。

  同時,悔過書中也提及其挪用5000余萬元公款支付昌大江信花園教職工團購房預付款,以及利用權力為與其存在特殊關系的沈某某牟利。悔過書中周文斌承認自己的一些權錢交易行為影響了市場秩序,也對南昌大學帶來了較大負面影響。

  周文斌在悔過書中寫到自己對南昌大學有著特殊情感,他將南昌大學當成自己的“私有領地”、“私家花園”,甚至將自己當作南昌大學的“君主”。周文斌在悔過書后半部分內容承認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存在問題,並表示將接受教育改過自新。

  自認年節收禮稱有別於受賄

  庭審現場,周文斌完全否認了悔過書中提及的受賄情況,表示僅是接受了下屬送的一些年節禮物,但應與受賄有所區別。對於悔過書中提到的價值觀問題,周文斌稱這是他自己對腐敗問題的一些認識,並不代表他承認自己有罪,悔過書中表達的悔過態度也是虛偽的。

  否認供詞多次要求証人出庭對質

  當日,公訴人還出示了南昌大學共青學院股東肖某的証詞以及周文斌的供詞証明。

  肖某証言顯示,為讓周文斌在共青學院招生名額以及其他管理方面給予特殊照顧,肖某分別於2005年年中、2008年年底,2010年和2011年9月四次送給周文斌共計170萬元現金。肖某在此期間還送了5次高檔酒給周文斌,每次送的高檔酒價值均在1萬元以上。這些錢來源於共青學院食堂承包人的承包費。據周文斌的供詞顯示,他將肖某第二次送的50萬現金中一部分通過許某轉出國,另一部分給了沈某某用於投資。

  但在,在當日庭審現場,周文斌對肖某的証詞以及自己的供詞內容全部予以了否認。周文斌表示,無論是其親筆寫下的悔過書還是肖某的親筆証詞,都不足以証明其受賄,公訴人並沒有在前五天庭審內容的基礎上增加新的有罪証據。

  周文斌曾數次要求讓証人肖某來到庭審現場對質,但審判長未予以同意。審判長表示,申請証人到庭作証是控辯雙方權利,但法律並未規定控方宣讀証人証言后,被告可以立即申請証人出庭,法庭會保証被告人申請証人到庭作証的權利,但要合時宜,等審判長宣布被告人可以提供証據的時候在提出申請。

  12月16日上午10點,南昌大學原校長周文斌涉嫌受賄、挪用公款案進入庭審第五天。檢方出示了証人沈某某的証詞,交代了周文斌贈予其投資房地產的850萬元。而在庭審第一天時,周文斌就當庭表示與沈某某關系為情人,並稱隻知道對方在搞建設,堅稱自己不知道對方為開發商。

  當日的庭審過程中,檢方出示了証人沈某某的証詞,交代了周文斌贈予其投資投資房地產的850萬元。而在前一天的庭審過程中,公訴人稱周文斌受賄的2000多萬贓款去向分三部分,佔大頭的為給女子沈某某投資房地產的850萬元,和給男子秦某某用於投資科技公司、小型飛機的650萬元。第二部分為給親戚、供兒子留學等家庭開支﹔第三部分為給其他女性朋友的費用。

  15日,在公訴方就周文斌的有罪供述舉証質証過程中,檢方出示証詞指控,周文斌與陳(音)某、李(音)某、習(音)某某、徐(音)某、高(音)某共5人,存在“特殊”關系。提及此事,周文斌不停搓手,情緒激動,並稱涉及個人隱私。

  16日,周文斌案庭審進入第五天,庭審依然處於舉証質証階段。沈某某証言顯示,2010年4月份,周文斌到江蘇商會辦公室找沈某某,交給其一個密碼箱,裡面是100萬元現金。當日下午,周文斌及辯護方還多次提出申請沈某某、徐(音)某某、秦某某等關鍵証人到場進行質証。

  當日,控辯雙方就沈某某、徐某某等人証言進行質証,辯護方申請兩名公訴人回避。當日下午,辯護方申請關鍵証人到場質証,審判長表示需提前進行書面申請。17日,周文斌案將繼續庭審。

  質証

  公訴人出示沈某某証言

  顯示周文斌送其850萬

  16日,公訴人接著15日庭審舉証,向法庭出示一組証人証言及贓款扣繳相關書証。沈某某証言顯示,周文斌先后9次給沈某某送錢投資,涉及金額850萬元。

  沈某某証言顯示,2010年4月份,周文斌到江蘇商會辦公室找沈某某,交給其一個密碼箱,裡面是100萬元現金。這是周文斌第五次給沈某某送錢,前后共計500萬元。其后,沈某某將周文斌送的500萬元及自己墊付的100萬元共600萬元,以沈某某名義,全部投入江西三和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音)。后因管理不善,600萬元全部虧損。

  2011年9月份一天,沈某某在家裡給周文斌打電話,叫其來家一趟。過了一會兒,周文斌開車來到福田花園。周文斌從車裡拎出一個黑色密碼箱,跟著沈某某上樓。在沈某某家客廳,沈某某向周文斌匯報研發小型飛機項目有良好市場前景。周文斌表示,此前的項目虧了就算了,現在這個航空項目一定要慎重。沈某某認為可以做前期認証,周文斌讓其先試試,並把密碼箱交給沈某某,裡面有100萬元。沈某某將密碼箱放在衣櫃裡,並在兩個月后登記注冊了江西凱備(音)航空科技有限公司。

  之后,周文斌又送給沈某某100萬元。后來由於航空管制沒有放開,項目無法實施下去,100萬元一直放在沈某某家衣櫃裡。

  最后一筆為2013年元月左右,周文斌約沈某某吃午飯,沈某某約其到江蘇商會見面。當天,周文斌在商會吃完工作餐后,留下一個黑色密碼箱給沈某某,共50萬元。

  沈某某証言中提到,周文斌放“閑錢”在沈某某處投資。對於所謂的“閑錢”,沈某某表示,周文斌工資肯定不多,並猜想這些錢可能是別人送的。最后兩次周文斌送的共150萬元,沈某某均用於打麻將、購買奢侈品消費掉了。

下一頁
(責編:劉衛東、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