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李銀河公開同居17年伴侶:王小波活著沒后面的事

2014年12月19日15:48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京報訊 (記者伍勤)近日,網上流傳一篇《李銀河“拉拉”身份曝光》的文章,稱李銀河與一名中年婦女同居十余年卻蓄意隱瞞自己的“同性戀身份”,披著“為性少數群體維權”的光環,欺騙和利用中國同性戀。

  對此,昨日下午,李銀河在博客上發表《對所謂拉拉身份曝光的回應》聲明,首次公開自己在王小波過世后已與一位Transexual(跨性別者)同居17年。但是聲明同時強調,她是異性戀者,並非同性戀者。

  李銀河在博文中一再把同居伴侶稱作“他”,並表示伴侶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李銀河稱,“他”是一位女變男的變性者,學名叫Transsexual,並解釋“他”作為Transsexual跟女同性戀者的區別在於,“拉拉”生理性別是女性,自身的性別認同也是女性,並且愛的是同性戀女性,“而他的生理性別是女性,但是自身的性別認同卻是男性,他無論從外貌還是內心看,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他所愛的隻能是異性戀女人,而不是同性戀女人。”

  博文中還交代了伴侶曾經對她的追求過程,以及兩人的相戀過程。文中提及工人階級出身的伴侶為她寫的情詩,以及自己是如何為之所動。她說,“愛情從來是超凡脫俗的,它根本不管什麼階級階層,貧富貴賤,也不管美丑年齡,甚至使性別都變得無足輕重。”

  據介紹,兩人已同居17年。因為伴侶喜歡兒女親情,他們從福利院收養了被父母遺棄的智力發育遲緩的男孩壯壯。現在三個人生活在一起。

  在這篇“回應”發布的幾小時后,李銀河對於自己在文中強調自己的“異性戀身份”又做了一個補充聲明,表示之所以強調自己是異性戀者,僅僅是陳述一個事實而已,並不覺得自己因此就比同性戀者更正常,或者道德上更優越。

  “王小波如果還活著,也不會有后面的事”

  昨日,李銀河的博文發表后,立即吸引各方關注,有網友表示理解祝福,也有人表示困惑不解。李銀河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她並不是同性戀者,也沒有改變性取向,她是和跨性別者相戀的異性戀女性。

  新京報:你這篇博文的發表算是“出櫃”嗎?

  李銀河:我不認為這是嚴格意義上的“出櫃”。出櫃指的是同性戀者公開了自己此前隱藏的同性戀身份。而我並不是一個同性戀者,我是一個和跨性別者相戀了的異性戀女性。

  新京報:這麼多年來從未公開過和伴侶同居的事,出於什麼考慮?

  李銀河:我其實並沒有刻意隱瞞,圈內人,熟人都知道我和他生活在一起。對公眾,我一直沒機會也沒必要公開,並且他也不太希望私生活被曝光過多。

  新京報:有源於你和王小波的愛情被公眾過度神話了這樣的壓力嗎?

  李銀河:王小波如果還活著,也不會有后面的事了。我並沒有改變性取向。

  新京報: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日后會公開嗎?

  李銀河:會在我的自傳裡寫出來,這是我生命裡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沒想要隱瞞。

  新京報:你一再強調自己是個異性戀者,但是和跨性別伴侶生活在一起是把他作為異性看待嗎?

  李銀河:是的,我一直把他當做一名男性,和他的相處與和男性的相處無異。

  新京報:那從生理上能接受他是女性身體嗎?

  李銀河:事實上他在生理上也做過一些手術。

  李銀河

  社會學家,性學家,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前研究員。代表學術著作有《中國人的性愛與婚姻》、《同性戀亞文化》等,1999年被《亞洲周刊》評為中國50位最具影響的人物之一。退休后出版雜文集《我的生命哲學》、《我的心靈閱讀》和《我的社會觀察》。為作家王小波的遺孀。

(責編:劉圓、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