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河北一村婦因上訪被指敲詐勒索遭刑拘

2014年12月19日10:24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受礦場放炮影響,郝蘭芳家的房門發生傾斜,露出五厘米寬的裂縫。

雲駕嶺村近七成房屋出現類似裂縫。

  12月12日晚上11點多,躺在床上的郝培華輾轉難眠。“咚咚咚”幾聲悶響從地下傳來,隨之床輕微搖晃,窗戶玻璃也發出震顫聲。這是5年來,河北武安西土山鄉雲駕嶺村民郝培華幾乎每晚都經歷的。

  “咚咚”聲來自於離村庄數百米遠的地下鐵礦,工人們爆破炸藥開採礦石。

  郝培華家的牆壁已被日復一日的爆破震得裂開了四五厘米寬的口子。每當爆破聲響起,他都盡量遠離房子。夜裡,他也盡量等到爆破結束,才敢入睡。

  為了逃離每天提心吊膽的日子,今年5月,郝培華的姐姐郝蘭芳到政府上訪反映,8月與雲駕嶺礦業達成賠償協議,礦上出30萬和一塊宅基地,讓郝家自行建房。

  但不想,半個多月后,郝蘭芳被警方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刑事拘留,並隨后批捕。目前,正等待檢方提起公訴。

  郝培華一家的生活再次陷入憂慮之中。

  地上住人腳下放炮

  郝蘭芳今年上訪向政府反映的問題,已經困擾郝家和整個雲駕嶺整整5年了。

  2009年,武安雲駕嶺礦業公司進駐雲駕嶺村開採鐵礦,公開資料顯示,雲駕嶺礦業公司是河北天海源集團下屬企業,集團董事長袁海朝為武安市人大常委會委員,該礦山資源總儲量為2612.16萬噸。

  礦場距離村北不足兩百米,村子就在礦藏之上,礦井很快延伸到村子的正下方。

  開採鐵礦需要爆破,不分晝夜,全村600多戶2600多名村民不時會聽到地下傳來“咚咚”的悶響,緊接著房屋一陣搖晃,“每天提心吊膽,怕房子震塌了。”郝培華說。

  2012年初,雲駕嶺村民們發現,家家戶戶的房子、圍牆開始出現裂縫,村裡的道路沉降。以村民郝蘭芳家為例,她家房子的裂縫最深能達兩指寬。今年初,公婆臥室的窗戶玻璃突然爆裂,牆體傾斜,正方形的窗戶變成了菱形。

  村民自發統計,這樣的危房全村佔七成以上。村民隨后多次向市政府反映開礦震裂房子問題,但都沒有獲得明確答復。

  2013年2月,300多名雲駕嶺村民到武安市政府門口請願,武安市委副書記王社印接見了請願代表。多名在場請願的村民証實,王社印向村民們許諾,雲駕嶺礦業公司立即停產,雲駕嶺村將在2014年底完成搬遷。

  2013年6月,武安市政府工作人員在雲駕嶺召開村民大會,要求村民們簽署一份《關於河北雲駕嶺礦業有限公司和西土山鄉雲駕嶺村互相支持方案》。

  這一方案寫明,雲駕嶺礦業向村民發放生活補償費,安置新村建設當年3月中旬開工,力爭2013年底基本建成,2014年開始搬遷。

  方案還寫明,雲駕嶺村民收到補償費后不再上訪。

  不願集中安置想自己蓋房

  11月22日,在距離雲駕嶺村十多公裡遠的西湖村西,矗立著十幾棟尚未完工的高樓。工地前,挂著雲駕嶺新村的牌子。這裡是雲駕嶺礦業為村民搬遷修建的新房。

  新村尚未完工,搬遷方案也不明確,雲駕嶺村民表示,政府許諾的2014年完成搬遷的計劃基本無望。

  除建設過慢,新村的選址也令村裡部分村民不滿。

  村民郝增民介紹,無論是武安市領導的許諾,還是《互相支持方案》均未提到新村的選址。2013年5月,新村開建后,他們才從雲駕嶺礦業得知新村離雲駕嶺村十幾公裡遠。

  郝蘭芳的父親郝成岐說,部分村民不願搬遷,“有錢人不怕地撂荒,可我們靠種地生活的人咋辦?”

  對於這一問題,鎮政府告訴村民,搬遷是市裡的統一安排,要服從大局。

  村民郝蘭芳也是反對者之一。今年5月,郝蘭芳找到西土山鄉包村干部,反映開礦和搬遷問題,並要求在村東蓋房。村裡未予理會后,郝蘭芳開始去鄉、市、省逐級上訪。

  11月27日,西土山鄉包村干部侯建民告訴新京報記者,郝蘭芳上訪目的並不單純,“她以上訪為要挾讓政府礦上給她在村裡蓋房。”

  對於這一說法,郝蘭芳的父親郝成岐予以認可,“搬遷方案沒有征詢村民意見,搬到10公裡外咋種地?”

  郝成岐一家人希望,礦上能在村東給他們蓋平房。曾在一家鐵礦做過測繪的郝成岐說,他知道村東地下沒有礦區,建房很安全。

  對此,雲駕嶺礦長郝凱飛認為郝蘭芳的要求是無理取鬧,“一旦單獨給她蓋房,其他農民都要求蓋房,怎麼辦?”

  對於郝蘭芳提出的要求,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孝頂認為,房屋震裂屬於郝家與鐵礦公司的民事糾紛,雙方可以就賠償金額、賠償方式進行協商,郝蘭芳提出要求並無不妥。

  要蓋房不要錢

  “郝蘭芳一上訪,政府就給我壓力,讓我想辦法解決,我就給礦長壓力。”11月24日,武安市人大常委會委員、河北天海源集團董事長袁海朝告訴新京報記者。

  8月,袁海朝給雲駕嶺鐵礦礦長郝凱飛下了死命令,“你處理不好礦長就別當了。”郝凱飛隨后找到袁海朝的姐姐袁引如想辦法。

  8月13日早晨,袁引如來到郝蘭芳家,代表雲駕嶺礦業與郝家進行談判。

  郝家人提供的一份錄音顯示,一名女子多次讓郝蘭芳“說個數”,郝蘭芳說,“我一分錢也不要,我不在乎你那錢,我啥也不要求,我就要求給我蓋房子,為了我的人身安全立即給我蓋房。”

  這是郝家人策劃的方案。弟弟郝培華說,他經常上網看新聞,看到一些拆遷戶因要現金會被以漫天要價敲詐勒索被抓。為防止陷入類似窘境,郝家人堅持要求礦上給蓋房而不要錢。

  在錄音裡,郝蘭芳說,問題給解決了,可以不去上訪。

  11月24日,袁引如向新京報記者確認,跟郝蘭芳談判的是她。

  半個多小時談判后,雙方最終達成了協議,礦上給郝蘭芳一塊宅基地和30萬賠償,郝蘭芳自己蓋房。

  第二天,袁引如拎著5萬元現金來到郝蘭芳家,讓她寫一個保証不上訪的協議,協議大致內容是:8月底之前礦上把30萬付清,郝蘭芳保証不上訪。

  威脅上訪構成敲詐勒索?

  但簽了協議僅僅3天,8月16日,一位村民告訴郝家,村上讓這名村民去派出所作証,証明郝蘭芳上訪舉報是為了訛錢。11月24日,這名要求匿名的村民向記者証實了這一點。

  郝家意識到他們一直想避免的麻煩還是沒能躲開,於是當晚郝蘭芳給袁引如發短信說,“問題你不要給我們解決了,我們星期一就走。”在隨后的電話裡,郝蘭芳表示要把5萬元退給袁引如。

  郝培華說,姐姐郝蘭芳擔心會“惹上官司”,於是想退錢,但這筆錢一直沒機會退還。

  隨后,郝蘭芳在8月18日和9月1日再次到市裡省裡上訪。郝家稱,郝蘭芳認為不要求礦上解決問題,就要讓政府解決。

  9月1日,郝凱飛報警。

  11月26日,西土山鄉派出所值班張所長証實:“9月1日,郝凱飛到派出所報警,說郝蘭芳以上訪相威脅,向他敲詐勒索現金5萬塊錢和一處宅基地。我們根據刑法的有關規定進行立案偵查。”

  9月2日凌晨1點多,西土山鄉派出所20多名警察翻牆進入郝蘭芳的家,發現她不在家,留下一份傳喚証。傳喚証顯示:傳喚涉嫌敲詐勒索的犯罪嫌疑人郝蘭芳到西土山鄉派出所接受訊問。

  9月5日,到西土山鄉派出所接受傳喚的郝蘭芳被警方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刑事拘留。9月16日,郝蘭芳被批捕。

  11月3日,郝蘭芳敲詐勒索案移交武安市檢察院,目前正等待起訴。

  在河北省,農民拿到賠償后以敲詐勒索罪被判刑的案例並不少見。

  2010年,河北武邑縣農民周蘭迎拿到政府2.6萬元補償,簽下不上訪保証書,后因敲詐勒索罪被判刑一年半。2010年,河北滄州4名農民到北京反映訴求被認定敲詐法院或政府而獲刑,他們的家人稱政府設套抓人。

  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孝頂認為,敲詐勒索罪是以非法佔有為目的,對被害人使用威脅或要挾的方法,強行索要公私財物的行為。“上訪是公民的基本權利,公民行使基本權利怎麼能算敲詐勒索?”

  朱孝頂律師認為,任何協議條款都不能剝奪公民的法定權利,所以郝蘭芳與鐵礦公司簽署的不上訪協議屬於無效協議。“即便是有效協議,郝蘭芳也只是違約,屬於民事合同糾紛范疇,上訪不是威脅和要挾的方法,不構成敲詐勒索罪。”

  此外,朱孝頂表示,隻有在郝蘭芳非正常上訪,反映的問題不存在,且嚴重影響到相關部門辦公,擾亂社會秩序時,才應該按照社會治安管理處罰法進行處理。

  對此,新京報記者致電武安市檢察院,但工作人員表示不了解情況無法回復。

  □新京報記者 王瑞鋒 實習生 袁勇 河北武安報道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王瑞鋒

(責編:劉衛東、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