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2014中國反腐詞典:新詞舊問折射廉政新動向

2014年12月19日09:25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4中國反腐多輪驅動:巡視、審計、獵狐追逃

  中新網北京12月19日電(記者 闞楓)回顧2014年的中國輿論,“反腐”無疑是最熱詞匯之一。在大批“老虎蒼蠅”應聲落地之際,這一年,一些反腐新詞匯進入公眾視野。而諸如,培訓腐敗、能人腐敗、一家兩制等等,這些反腐新詞背后,不但有新問題也有老病根,顯示出中國反腐的不斷深入,力度廣度都在不斷加碼。

  貪腐新動向——

  2014年的“打虎拍蠅”中,一些描述官員貪腐現象的新詞頻出,一些“老詞兒”也在2014年出現了新的典型案例。不過,無論是新詞還是舊問,這些貪腐現象其實都是一些官場新疾舊患的現實演繹。

  通奸

  這是今年落馬官員官方通報中備受輿論關注的詞匯之一。有媒體統計,自今年6月5日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原副總經理戴春寧違紀情況通報中出現“與他人通奸”以來,至少有30名以上落馬官員因“通奸”被紀檢部門通報,包括周永康,以及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雲南省原副省長沈培平等多名高官。

  “通奸”並非是落馬男性官員的專屬,11月26日,官方對山西兩名女官員的通報中,首次採用了“與他人通奸”字樣。

  對於“通奸”一詞的含義,中紀委網站曾在今年6月刊文解釋,“通奸”指有配偶的一方與配偶以外的異性自願發生性行為,屬於違反社會主義道德的行為。文章指出,刑法及相關法律中一般沒有對通奸作出定罪的規定,但黨紀中有對通奸的懲戒規定,由此可見黨紀與國法的關系,黨紀嚴於國法。

  小官巨貪

  這並非2014年的新詞,但是,2014年反腐打落的“蒼蠅”中,有個叫馬超群的人,讓“小官巨貪”再次成為輿論熱詞。

  今年11月,媒體曝出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馬超群涉腐被查,其家中搜出現金約1.2億元、黃金37公斤、北京和秦皇島等地的房產手續68套。

  當全社會都在圍觀“打老虎”之際,“芝麻官”馬超群的“反腐大單”震驚輿論。回顧近年來引起輿論關注的基層腐敗案件,包括征地拆遷、項目審批、截留挪用公款等,成為“小官巨貪”的集中渠道,而打擊“小官巨貪”、“蒼蠅式腐敗”已成為中國反腐的新著力點。

  培訓腐敗

  繼2013年出現“會所腐敗”之后,2014年發生在政府部門各種培訓中心內的腐敗現象被中紀委盯上。

  在今年中央巡視組對北京市的反饋中,出現“一些培訓中心成為不良作風的滋生地”的表述,培訓中心內的腐敗問題隨即被輿論聚焦。

  7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開設專題邀請網友“起底隱蔽在培訓中心裡的享樂和奢靡”。包括培訓暗藏桑拿美容,巨額費用公款買單,政企不分利益輸送,發文辦班借機斂財等等,數百網友列舉吐槽發生在培訓中心的腐敗現象。

  當月,中紀委率先發出通知,部署開展紀檢監察機關自建培訓中心摸底自查。通知要求重點自查中央八項規定出台以后,利用培訓中心公款大吃大喝、休閑娛樂、超標准接待等奢侈浪費行為。此后,北京、天津等多地開展查處培訓中心腐敗的專項行動。

  塌方式腐敗

  10月,在十八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上,王岐山在講到當前反腐敗斗爭時,用了“塌方式腐敗”這一新詞。這一頗具形象的腐敗現象,被媒體解讀為如山西腐敗系列案件類似的、短期內出現的系統性腐敗問題。

  今年2月以來,山西先后出現7名在任省部級官員落馬。在這7人中,有4人落馬時為山西省委常委,1人剛剛卸任省委副書記。在11月26日這一天內,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就一口氣通報了4名山西官員被“雙開”的消息。

  山西“官場大地震”成為2014年中國反腐的一個典型現象,山西官場出現的貪腐串案、窩案也讓其成為“塌方式腐敗”的典型代表。

  反腐新行動——

  2014年,貪腐有了新現象,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官方在這一年裡的反腐動作亦明顯加碼。從創新手段,到清算舊賬,2014年的中國反腐行動亦增添不少新詞匯。

  專項巡視

  這一提法最早出現在今年1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當時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上所作的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創新組織制度和方式方法,探索專項巡視”。從2014年中央首輪巡視開始,專項巡視正式出現,全年三輪中央巡視中,納入專項巡視的單位有19個。

  相對於常規巡視側重於空間的全覆蓋,專項巡視則更突出時間的高效率。同常規巡視相比,針對特定問題、特定領域、特定人員進行的專項巡視,方式靈活、人員配備更專業化,也將更“短平快”地突出發現問題、強化震懾作用。

  “裸官”清理

  “裸官”並不是個新詞,主要指配偶已移居國(境)外,或者沒有配偶但子女均已移居國(境)外的國家工作人員。有媒體追溯,“裸官”一詞進入公眾視野是2008年,因為潛藏腐敗隱患,這一群體也被喻為外逃貪官的“預備隊”。

  為加強“裸官”管理監督,中央組織部今年2月出台文件,規定“裸官”不得在黨政機關的領導成員崗位,國有企事業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崗位,以及涉及軍事、外交、國家安全、機要等重要崗位任職。

  此后,“裸官”清理成為2014年中國反腐的重要措施。近日,官方通報,全國已查出3200余名副處級以上“裸官”,其中,近千人被調離崗位。

  獵狐

  這已是中國今年“全球緝腐”的代名詞。2014年1月召開的中紀委十八屆三中全會上,中紀委表態,要“加大國際追逃追贓力度,決不讓腐敗分子逍遙法外”。7月22日,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從即日起至年底,集中開展“獵狐2014”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專項行動。

  至2014年12月4日,從60個國家和地區緝捕428名境外在逃人員,其中涉案金額1000萬元以上的達141人,潛逃10年以上的32人。在輿論看來,以“獵狐行動”為代表,中國加強國際反腐合作的步伐明顯加快,中共十八大后的中國反腐風暴,正漸漸向“國際版”升級。

  巡視新發現——

  2014年,中央巡視進行了三輪,其中,啟動了專項巡視,實現了31省份“全覆蓋”。作為十八大后的反腐利器,中央巡視——這雙中共反腐的“千裡眼”在今年架起了“顯微鏡”,巡視清單中,一些腐敗新詞直揭官場暗疾。

  能人腐敗

  這一詞匯首次出現在中央巡視組對江蘇的反饋意見中,巡視組提出“基層權力尋租機會較多、空間較大,‘能人腐敗’問題突出”。顧名思義,“能人腐敗”指一些有能力的官員涉腐。

  今年11月,中國紀檢監察報以“一個‘能人腐敗’的‘標本’”為題,剖析了江蘇省無錫市濱湖區委原書記朱渭平受賄案。報道指出,朱渭平在任上一手大力發展當地經濟﹔一手大肆收受財物,利用職務影響力壯大家族企業,為家族積聚巨額財富。

  有評論指出,一些腐敗“能人”因其有能力、有魄力,曾經想做事也做成了事,下級大都惟其馬首是瞻,上級有時則“用其能、忍其腐”,慢慢使其變得妄自尊大、驕橫跋扈,甚至無視黨紀國法。打擊“能人腐敗”,要有刮骨療毒的決心,要有“揮淚斬馬謖”的勇氣,不包庇、不縱容。

  山頭主義

  10月30日,“山頭主義”一詞在中央巡視反饋中首次“亮相”。中央第六巡視組指出,河北省個別領導干部搞團團伙伙,建議嚴格黨內生活,堅決抵制政治上的自由主義、山頭主義。

  據媒體報道,關於黨內“山頭主義”,老一輩革命家有過諸多論述,歸納起來便是以宗派為出發點的思想和行為,突出表現為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毛澤東曾多次告誡各級黨員干部:“我們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頭主義。”

  有評論稱,中央巡視組的這一表態,是向一些領導干部權欲膨脹、“佔山為王”發出警示信號。近兩年打掉的“老虎”中,不少都存在山頭主義作風。在一些基層腐敗案中,也存在山頭主義的現象。

  打干親

  這本是“認親”的一種民俗,但是,它卻出現在今年中央巡視組對四川省的反饋中:一些干部通過“打干親”、“打禮”等方式拉關系,利用節日和紅白喜事收受紅包。

  毋庸置疑,官場的“打干親”背后折射出的是官場的“圈子文化”。評論指出,正因為某些領導干部利用手中的權力,與他人“打干親”“認干親”,使得社會資源過分集中於內部圈子團體,損害了社會公平正義。某些人因為“打干親”,可以平步青雲,一路風順﹔而另外一些人因為沒有這樣的“干親”可打,沒有這樣的人際圈子,有能力有抱負,卻隻能固定在某個層級上。

  近期,四川瀘州市紀委發出通知,要求各級各部門干部認真自查“打干親”(“打干親家”“認干爹干媽”“認干兄弟”“認干兒女”等)問題,有干親關系的必須立即解除,領導干部要做出不“打干親”承諾書。

  一家兩制

  這是中央巡視組在巡視浙江時發現的問題。通常指,家庭成員中一方在行政部門、黨政機關工作,另一方則經商辦企業,背后是瘋狂掠奪財富、違紀手段隱蔽、違紀成本低廉、違紀行為抱團的“家族式腐敗”。

  2014年中央首輪巡視發現,14個省區市和部門單位中有7個存在干部親屬子女違規經商辦企業現象,個別地方問題突出。第二輪巡視反饋同樣指出了干部親屬利用職權經商牟利的問題。

  “一家兩制”一詞並非中央巡視組首創,此前,這一詞匯就被一些反腐專家所詬病。有專家指出,“一家兩制”形象地點破了某些干部“腳踏兩隻船”,利用家人、親屬的“障眼法”,借機完成洗錢、項目招投標等利益輸送的貪腐行為。貪污腐敗行為套上“隱身衣”,增加了查處工作難度,表明中國反腐之路依然任重道遠。(闞楓)

(責編:馮芸清、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