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天河工商部門疑給商家放水 紀檢部門介入調查

2014年12月19日09:16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市民疑買到假開關 員村工商所送檢“全是真的” 事件經本報報道后——

小小開關,維權如此艱難!

昨日本報刊登報道《說是假的,查著查著全成真的》,報道有市民疑買到假貨、工商部門送檢竟然全變成真的,針對其中存在的種種疑點,天河工商分局表示“歡迎媒體跟蹤,紀委介入調查”。昨日,廣州市工商局的紀檢機關真的介入了。相關人員向記者透露,扣留物品程序沒按規定走,市紀委派駐市工商局紀檢組組長朱曉明稱“內外勾結可能性非常大”。

天河工商分局

“如果我們內部有害群之馬,一定要揪出來。”

真假開關事件,把媒體、工商、紀檢部門全部卷了進來。昨日8時,廣州市工商局局長張建華、廣州市紀委派駐市工商局紀檢組組長朱曉明,帶隊前往天河工商分局及員村工商所,請經手人員前來談話。本報記者及同城媒體向紀委提交了暗訪錄音錄像資料,矛盾之處不少。“如果我們內部有害群之馬,一定要揪出來。”天河工商分局局長倪廣生說。

記者昨日現場看到,本報昨天的報紙擺在案頭,不少字句下還有劃痕,朱曉明及紀委調查人員對著沉思:“跟經手人員談話后,他們有很多解釋。我們正在翻查辦公室錄像,如果真的被‘掉包’,性質就嚴重了。”

記者了解到,紀檢人員調查發現多處前后不一致。比如工作人員向局裡報告的封存時間,第一次說當天即封存,后來說隔了三天才封存。

朱曉明表示,調查還在進行,基本可以確認,扣留物品程序沒按規定走。“內外勾結可能性非常大,如果查實,一定從嚴處理。”

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常嘉認為,紀委介入后無論是何種調查結果,一定要告知公眾。如果確實存在貓膩或查出有暗箱操作,應及時讓司法機關介入。

蹊蹺

封存少半箱解釋難讓人信服

事件一大疑點是天河員村工商所查扣的貨物前后數量對不上。當時媒體收到市民劉小姐的線索,暗訪確認相當多開關無法掃防偽碼,員村工商所負責人帶隊趕到現場,當場查扣了一批開關。當時劉小姐的家屬和媒體看到工商所工作人員把問題開關裝了一箱半,並拍下照片,箱子上面還高出了9個包裝盒。

可到了最后檢測時,封存貨物隻有一箱。工作人員對天河工商分局負責人解釋,因為要到四個地方檢測,就把部分隻裝了一兩個開關的盒子拆了,歸檔歸類,“壓縮處理,丟了盒子”。

這個說法遭到了劉小姐家屬的質疑:“我去分局聽通報結果時,他們把箱子扛上來給我拆,裡面還有盒子沒裝滿。我都拍了視頻。”

又有工作人員對紀檢工作人員解釋,盒子內本來還有不少電線、平板,送檢時丟掉了。“不可能嘛,錄音裡店主都說了隻有開關。”劉小姐的家屬表示。

再掃碼居然顯示“第一次查詢”

據劉小姐家屬的說法,他當時和天河員村工商所一起裝箱,“我逐個逐個把100多個空氣開關掃二維碼防偽,他們也在掃,都掃不開,我才裝進去。”

現在這批貨物“神秘消失”。在送檢的樣品中,卻多出了8個能夠掃出正品防偽碼的真品空氣開關。記者還拍到一張照片,這些號稱已經檢測過的貨物在掃碼時卻顯示“為第1次查詢。”

對此,工作人員向紀檢人員表示,當時是不是驗過,不記得,不清楚。

店家提供不了供貨來源

按照員村工商所“全是真的”的送檢結果,店家應能提供進貨渠道。然而記者按照施耐德提供的正規供貨商名單致電對方得悉,他們只是向整個裝修一條街供應了少量開關,“整個10月供貨量幾乎為零”,劉小姐購買的型號都不是他們供應的。

天河工商分局負責人則透露,他們再帶隊去店家時,店家說賬本丟了,很多購買單據不翼而飛,無法証明進貨渠道。

維權路上那些“我們沒有辦法”

昨日,記者採訪天河工商分局局長倪廣生,他說,事件要得到解決,証據鏈必須十分充足。但在實際操作中,往往會遭遇許多“攔路虎”。記者請他列舉各種情況,他深思,搖頭,“有時我們也沒有辦法。”

店家否認賣過問題開關 難

事情發展到現在,被查扣的店家突然反口,稱沒有賣過開關給劉小姐。同時聲稱賬本丟了,不知道有沒有賣過這些開關。

“怎麼可能?我有發票。”劉小姐說。但是店家說發票隻寫了“開關”,誰知道她有沒有換貨。

倪廣生說,這讓事情變得麻煩,隻能留心其他証據,“我們正在查”。

品牌不願舉証被侵權 難

事件中,劉小姐購買了1300多元貼著“施耐德”牌子的開關,按常規渠道,她要自己寄去施耐德廠家去檢驗。記者詢問施耐德防偽熱線能不能報銷郵費等,負責人說“不可以”,對於自己有可能被侵權,也暫時不選擇申訴。仿造廠家太多、申訴成本太高,是重要原因之一。

“遇到商家不作為,我們也沒有辦法,”倪廣生說,本次還是在媒體壓力之下,工商所才派人帶貨到四個地方檢驗。如果是消費者懶得去通知商標所有人,維權常常不了了之。

二維碼掃不出要查扣 難

現在越來越多產品貼上了二維碼。但如果掃碼掃不出來,向工商所舉報查扣,不一定能成功。能不能立案,廠方的口頭回復以及防偽熱線的回復均沒有法律效力,“必須要得到白紙黑字的假貨証明。”“目前我國二維碼還沒立法,只是憑著掃碼,還不能確認真假,不能查扣貨物。”

律師對症

如果店家反口說沒向劉小姐賣過開關,“誰主張、誰舉証”,店家必須向消費者出示自保証明,証明自己銷售過的貨物與消費者手上拿的不一樣。否則理由不成立。

商家不肯主動維權,是一個客觀現象。反過來,消費者有沒有可能發公開信,把相關情況通告社會,該品牌不願意追究責任,商家為了維護自己的品牌影響力和信任度還是會作出抉擇。

商標掃二維碼屬於新興技術,目前在法律上尚屬空白地帶,建議國家法律法規能夠在關於二維碼方面增加立法。

(責編:劉衛東、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