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番禺滅門案凶手被判死刑 當庭表示不上訴

2014年12月19日09:02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蘇永勝當庭表示不上訴。 廣州日報記者黎旭陽攝

“被告人蘇永勝視人命如草芥,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昨日上午,備受關注的番禺“4·28”一家6口遇害案一審宣判。法院判決書用了兩個“極其”形容其罪行之嚴重,以搶劫罪判處被告人蘇永勝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賠償死者家屬9.8萬余元。聽判后,蘇永勝眼圈泛紅,表示“不上訴”。

庭審直擊:

被告人一直很平靜

家人呼喊也不回頭

昨日上午不到10時,番禺沙灣法庭外面聚集了多家媒體,等待番禺滅門案的一審宣判。

10時許,押有被告人蘇永勝的警車從番禺看守所駛入法庭院內,引起一陣騷動,“是他,穿藍色衣服那個”。

10時,宣判正式開始。蘇永勝穿著藍色棉衣坐在被告席上。

“被告人蘇永勝視人命如草芥,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以搶劫罪判處被告人蘇永勝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法官宣判。

“被告人,聽清楚了嗎?”法官詢問。

“聽清了。”蘇永勝答道。

“是否上訴?”

“不上訴。”蘇永勝答道。

相比於庭審時的平靜,在聽到死刑判決后,蘇永勝眼圈泛紅,表情沉重。或許他預想到自己等待的將是一個死刑判決,但當這一結果真正到來時,在他心裡還是起了一點波動。整個宣判過程,蘇永勝都很平靜,隻說了不到10個字。依舊是沒有道歉,沒有眼淚,沒有陳述。

看到蘇永勝在判決書上按手印,坐在旁聽席的蘇永勝的家人情緒激動。他的母親和姐姐跑到旁聽席前面,蹲在地上,喊著“你要上訴啊,你一句話都沒有嗎?”面對家人的呼喊,蘇永勝沒有回頭,被法警徑直帶出法庭。

押送蘇永勝的警車駛離法庭時,蘇永勝年邁的父母喊著他的名字,追出十幾米遠,在法庭外不肯離去。蘇永勝有5個姐姐,是家中獨子。

歹意:玩游戲還債血本無歸 打開的窗戶引狼入室

1984年出生的蘇永勝,初中學歷。離婚后,一對兒女由在老家的父母照顧。案發前,他在三姐的工廠打工,每月有4000多元的收入。因為之前在老家蓋房借了三姐幾萬元,以及照顧老家的孩子,他的工資由三姐扣下來,每個月到手隻有1000多元。蘇永勝愛玩網絡游戲,1000多元不夠花,時常借錢度日。

案發前十來天,蘇永勝玩網游時,將一位網友的裝備“點爆”了,他承諾會賠給對方。隔了幾天,一位老鄉又向蘇永勝催債——兩年前,蘇永勝曾向這位老鄉借了2000元。為了還錢,蘇永勝背著姐姐向姐夫借了6000元,希望通過玩游戲將錢賺回來,但這6000元又虧了。

根據判決書,今年4月下旬,被告人蘇永勝因賠償網友損失以及急於歸還老鄉欠款而萌生搶劫念頭,購置了鐮刀、羊角錘等作案工具,開始物色作案地點及對象。

4月27日,蘇永勝竄至廣州市番禺區大石街“今日麗舍”小區一棟樓房的天台,發現樓下住戶打開的窗戶有可乘之機,遂鎖定在此作案,外出購置了安全繩索、布鞋等物品后返回天台。

次日凌晨3時許,蘇永勝攜帶鐮刀、羊角錘、水果刀各一把,用安全繩索從天台墜下,從打開的窗戶進入該樓某房客廳。

血案:砍殺全家后清洗尸體 在現場待了17個小時

蘇永勝進入該房后,發現客房內熟睡的被害人宋某容(孩子的爺爺),遂重擊宋某容的頭頸部,意圖致其昏迷再搜取財物。不料,宋某容被打醒,即與蘇永勝展開搏斗,隨后驚醒了同住在屋內的其余被害人。其子宋某植趕到,試圖與父親聯手抗賊。蘇永勝砍、刺兩人,並將聞訊站在房門外的孩子的媽媽葉某和孩子的奶奶金某子砍倒。

為掩蓋犯罪現場,蘇永勝清洗了被害人的尸體,又通過擦拭、水洗、刮牆等方式清除室內的血跡,並擦掉遺留在屋外樓道上的血跡。過程中,蘇永勝搜得現金人民幣6800余元、銀行卡6張、銀行U盾3個及手鏈一條。

4月28日20時許,蘇永勝將房門反鎖后,攜帶財物等逃離現場,並在途中將作案工具、血衣、房門鑰匙等分散拋棄。

破案:多位鄰居聽到打斗聲 為尋人朋友破鎖進屋

扭打的聲音、孩子的哭聲、女人的尖叫,在那個黑色凌晨,被誤讀為兩公婆打架。

一名鄰居作証稱,“4月28日凌晨3時20分左右,我在家裡睡覺,突然樓上傳來很大的聲音,持續約4分鐘,之后還聽到小孩三四聲哭聲。我聽到好像是兩個人扭打在一起,與地面摩擦發出的聲音,聲音很大,持續約4分鐘。事發前后都沒有聽到吵架的聲音,也沒有聽到有人喊救命或慘叫等異常聲音。

“有男的叫喊聲,聲音比較凶,女的喊聲、還有物品的敲打聲、拖東西的聲音,嘈雜聲持續大約半小時至1小時。”另一位鄰居作証稱,“我在房間睡覺被吵醒,當時比較害怕捂著被子。沒有聽見有人喊救命,隻聽到有人對話,男聲較響,女聲在叫喊。后來我因為害怕就把電視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著了。”

清洗現場后,蘇永勝忘記關水閘,樓下住戶發現天花滲水。小區水電工上門發現其水表轉得厲害,但敲門沒有人應就把水閘關了。

一起開檔口的朋友聯系不上宋某植夫婦,就聯系他們的朋友。這位朋友表示,4月29日下午他到小區尋找宋某植妻子,14時30分左右在派出所人員、小區保安見証下,請開鎖師傅打開房門。“進門后,我第一眼看到一張紅色的棉被堆在門口處,被水全濕透,我跨過去沿通道走進去。”該朋友說三個臥室的門都是關著的,“我走到右邊第一間臥室門口,用手開房門,但好像門后有東西擋住,我用力推開一些,就發現門后一具男尸躺在地上。”

5月3日5時許,蘇永勝在其宿舍被抓獲歸案,震驚全城的“番禺滅門案”告破。

案件焦點:

刑事法官答記者問

1

寧肯殺人也不失信網友?

清洗現場是游戲“復原”

被告人的犯罪心理成因比較復雜,恐怕難以分析。通過案件審理,一些情況值得注意。被告人蘇永勝長期沉迷於網絡游戲,甚至可能混淆了游戲和真實世界的邊界。當其因玩游戲把網友的裝備“點爆”以后,居然想到以搶劫的方式償還對方,寧肯犯罪也不失信於網友,可見游戲世界在其心目中的重要。

據被告人蘇永勝供述,犯罪后其之所以長時間清洗現場,也是抱有把現場“復原”的想法。或許,正因為他把游戲可以“復原”的模式照搬到現實當中,才會產生對生命的漠視。網絡游戲不是不可以玩,但一定要適可而止,更不應把虛擬空間等同於現實。

2

凶手怎能潛入住宅小區?

安保措施或形同虛設

造成悲劇的主要原因當然是蘇永勝本人的罪惡,但也有一些問題值得我們反思:比如,小區的安保措施是否到位?門禁系統的安全性是否可靠?蘇永勝不是被害人所住樓宇的住戶,為何能輕而易舉地潛到樓頂?

生活中,我們也經常發現,盡管多數小區都安裝了門禁系統,但很多時候都是形同虛設﹔多數小區也都要求外來人員登記,但真正落實的恐怕很少。

此外,小區安保人員的監控、巡邏等設施和制度有沒有發揮作用?為何蘇永勝能夠去到樓頂並潛伏伺機作案?在被害人與蘇永勝搏斗,發出呼喊、哭叫時,安保人員有無發現異常?有沒有前去看看究竟?這些都值得我們回頭去思考。

3

鄰居聽見呼喊無人理睬?

被害人跑出大門仍被害

案發時被害人發出呼喊,樓上樓下鄰居為何無人理睬,甚至無人報警?被害人之一在案發時曾經跑出大門,卻無法得到及時救助而被殺害,令人唏噓。更值得警醒的是,這一現象絕非偶然,鄰裡之間的關系恐怕值得我們每個人反思。

此外我們也要反省住戶自身的安全意識是否足夠?防范措施是否到位?本案中,蘇永勝正是發現被害人家中窗戶打開,可以進入,才選定作為作案對象。再者,住戶在進樓的時候,有沒有隨手關門,不讓外來人員很容易通過尾隨等方式進入?這些事情看似細小,但也是安全隱患,容易給犯罪分子可乘之機。

一審宣判:

視人命為草芥 罪行極其嚴重

開庭審理期間,指定辯護人提出被告人蘇永勝是准備入戶盜竊,而非搶劫。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因急需償還欠款而萌生搶劫的歹意,准備和購置了鐮刀、錘子、水果刀等作案凶器,在發現熟睡的被害人后先採用暴力手段,為了制服被害人的反抗以及害怕引起鄰居的注意而將六名被害人殺害。法院認為,被告人蘇永勝以非法佔有為目的,入戶搶劫公民財物,致六名被害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搶劫罪。被告人蘇永勝視人命如草芥,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法院以搶劫罪判處被告人蘇永勝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有個人全部財產。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喪葬費等共計97837.5元。

(責編:劉衛東、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