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李銀河透露與女變男變性者同居17年

2014年12月19日08:46    來源:綜合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編者按】

  12月18日下午,中國著名社會學家、著名作家王小波的妻子李銀河更新博文《對所謂拉拉身份曝光的回應》,回應網上出現的“爆料”。

  李銀河在博文中稱,她確實是個異性戀,不是同性戀。“這是我當初跟王小波結婚的原因之一。不像中國七成同性戀都會出於環境壓力跟異性勉強結婚那樣,我跟王小波結婚不是出於壓力,而是雙方自願的。”

  李銀河首度公開,王小波過世之后,她認識了一位異性者,已經同居了17年,還收養了一個孩子。“他是一位非常典型的Transsexual(LGBT中的T),他是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這樣的人跟女同性戀的區別在於,他雖然身體是女性,但是自身的性別認同是男性,他所愛的隻能是異性戀女人,而不是同性戀女人。”

  李銀河透露,他是一位出租車司機。博文最后寫道:耳鬢?磨時間長了,我們兩個人合二而一,變得像一個人一樣,愛情成為親情,就像渡過了激流險灘的小船,徜徉在寬闊平靜的水面上。日子像流水般逝去,心中不再有波瀾起伏,但是日子過得平靜熨帖,其樂融融。

  近日網上流傳一篇名為《李銀河“拉拉”身份曝光》的文章,文中稱李銀河近年來與一位中年婦女同居,這位中年婦女一副男子打扮,幾年以后看起來幾乎就是一個男人。

  李銀河博文全文如下:

  在網上看到一篇挺惡毒的關於我的所謂拉拉身份曝光的文章。本來,一個人怎麼生活,跟誰交朋友,屬於個人隱私,我沒有義務向任何人交代。但是既然有人這麼不客氣地“爆料”,我也不得不交代一下,以正視聽:

  我確實是個異性戀,不是同性戀。這是我當初跟王小波結婚的原因之一。不像中國七成同性戀都會出於環境壓力跟異性勉強結婚那樣,我跟王小波結婚不是出於壓力,而是雙方自願的。

  小波過世之后,我認識了一位異性者,他是一位非常典型的Transsexual(LGBT中的T),他是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這樣的人跟女同性戀的區別在於,他雖然身體是女性,但是自身的性別認同是男性,他所愛的隻能是異性戀女人,而不是同性戀女人。

  下面是我們的愛情故事,是我在寫的自傳中的一節。由於這個特殊的變故,就提前公諸於世吧:

  她其實不是她,而是他,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他是一位女變男的變性者,學名叫transsexual。無論從外貌還是內心看,他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他性格中的男性度極高,超過很多男人。因此,有時他被人誤叫一聲“先生”“大哥”會樂不可支﹔他生活中最尷尬的事情就是,每次進公共女洗手間都會把裡面的人嚇一跳。

  我們在一個酷兒聚會上相遇,那是小波去世三個月后的一天,加州大學的人類學教授麗莎拉我去散心,希望我從失去小波的悲痛中走出來。聚會在西四羊肉胡同一位男同志的家裡舉行,記得我還約了《東宮西宮》的導演張元一起去,並且在那裡首次見到被譽為中國法斯賓德的崔子恩。

  我因為基本上誰都不認識,所以在聚會上顯得很落寞,這時,“她”過來搭訕,並提起我們以前在一個女同志的見面會上見過一次。后來他告訴我,從那次見面,他就“惦記”上我了,心想:要能跟這個人在一起該有多好。我們互相留了電話,我心裡想的是做女同志調查,而他心裡早就暗戀上了我。

  我們是相當有緣分的,証據就是他第一次約我,電話打來我就說對了他的名字,而且把我跟另一位老朋友的約會忘得一干二淨,欣然去赴他的約了。后來那位朋友好抱怨我,我自己也納悶,像這樣爽約的事在我是極少發生的。

  我在人民日報的西大門等他,他竟是開著一輛深棕色的桑塔納來的,記得我還暗暗猜測他的職業,因為當時有車的人很少。后來才知道,原來他是一位出租車司機。我們的第一次談話是在麥當勞,這在當時還是很奢侈的一種消費。我問他答,很坦誠,一切問題都如實回答。我在一個本子上做了記錄,這是我做同性戀調查時一直使用的方法。記得結賬時我要AA制,被他不容分說地拒絕了。做社會調查按慣例是要付費的,哪有讓對方結賬的道理。我哪裡知道,在他心裡,這並不是一個調查訪談,而是男女約會啊。

  他陷入對我的狂熱愛戀,對我來說完全是猝不及防,而且有點匪夷所思:雖然憑我的專業知識,我很快明白他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變性者,而行外人大多是分不清變性者和女同性戀這兩種人的,他自己也是一直在女同志的圈子裡進進出出。我對女人的身體是沒有欲望的。這怎麼可能呢?

  然而,他對我的愛排山倒海,雷霆萬鈞,不由我不受吸引,不受感動。當時的感覺,他就是上帝派來的一位天使,是專程來解救我出失去小波的苦海的。

  沒過多長時間,他就在我媽媽家住了下來:那時我已經從我們自己的小家搬出來,回到了媽媽家居住。他就睡在一個窄窄的硬面沙發上,總共也就一尺寬,愛情的力量真是驚人,它可以讓人吃世間無人能吃的苦,並且甘之如飴。我媽媽生性極為簡朴,而且老年人也沒什麼食欲,我家的晚飯從來都是清水煮面,裡面放點菜葉。我從小這麼習慣了,他可沒受過這種苦啊。所以,后來他一直把那段時間的伙食叫做“吃愛情面條”。

  他不但自己是工人階級,而且他的父母也都是最最質朴的老工人,善良至極。記得有次好友林春對我講過這樣一句話:“其實工人階級中有很多人是非常優雅的。”意思是優雅並不僅僅屬於社會的上層和知識階層。雖然他們愛說粗話,也從來不享用高雅的文學藝術,但是優雅是一種生活態度。優雅和質朴是可以並存的。比如,托爾斯泰就穿粗布衣服下地干農活,而誰又能說托爾斯泰不夠優雅呢?

  關鍵是愛。愛情從來是超凡脫俗的,它根本不管什麼階級階層,貧富貴賤,也不管美丑年齡,甚至使性別都變得無足輕重。一樁愛情隻要是發生了,它就絕對是美的,伴以所有感人至深的細節。比如,他告訴我,有段時間,他隻要想到我,身體就出現一股熱流,這熱流從心口一直向下,貫穿全身,燒得他無可奈何。這樣的事情是不可反駁的,它有一種強橫的力量,使人不得不臣服於它,即使是堅冰也不得不在這股熱流的沖擊之下融化。

  他雖然不愛看書,但是愛情把他變成了一個詩人,他為我寫過很多詩,我很喜歡,比如:

  我想你

  在每一個沒有你的夜晚

  我的世界淒涼而孤獨

  我是那麼地愛你

  以至一想到你

  我的心就開始深沉

  直到哭泣

  從小波去世時起,我們已經同居了17年,我們還收養了一個孩子,他被父母遺棄。我本來是不喜歡孩子的,所以我跟小波都是自願不育者。可是他卻喜歡兒女親情。於是我們從兒童福利院收養了壯壯。他雖然達不到正常孩子的智力水平,卻是一個非常漂亮善良的孩子,一個非常可愛的孩子。有時,我覺得他懵懵懂懂的樣子就像一個可愛的小動物,他的童年顯得比一般的孩子長了許多,14歲還在上五年級,而同齡的孩子已經上初中了。我常常用陳章良的例子鼓勵他,據說陳是9歲上小學一年級的,現在不也是個大科學家了嗎?

  耳鬢?磨時間長了,我們兩個人合二而一,變得像一個人一樣,愛情成為親情,就像渡過了激流險灘的小船,徜徉在寬闊平靜的水面上。日子像流水般逝去,心中不再有波瀾起伏,但是日子過得平靜熨帖,其樂融融。

(責編:劉圓、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