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1946年美軍強奸案”當事女生沈崇去世(圖)

2014年12月18日15:32    來源:浙江在線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青年丁聰與沈峻

青年丁聰與沈峻

  沈峻祖籍福建閩侯,出身望族,其外公是近代著名文學家、翻譯家林琴南,曾祖父沈葆楨,系林則徐的女婿,清末創建南洋水師的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沈氏后人亦多賢達,“戊戌六君子”中的林旭,系沈葆楨的孫女婿,沈峻之父沈劭曾任南京國民政府交通部次長,五代孫沈祖海系台灣知名建筑師,鬆山機場便是其設計,六代孫沈呂巡系台灣駐美代表。

  沈峻與丁聰於1957年(一說1956年)結為伉儷。根據公開的報道,沈峻從上海復旦大學畢業后,分配到北京對外文委宣傳司,當時沈峻的上海同學丁一薇也來到了北京,她正是丁聰的妹妹。由丁一薇的關系,沈丁二人相識,並熟絡起來,最終在《人民畫報》(即當時丁聰供職單位)負責人的撮合下,二人走到了一起。

  沈峻幫丁聰出過一本《文人肖像》,是丁聰所畫的大批文化名人肖像結集,沈峻還匿名寫了“編者的話”。“編者的話”裡留了個謎面:“書中有五對夫婦,如按拼音排列,他們就要成為牛郎織女,所以打破點規矩,讓他們夫唱婦隨,讀者看起來當會更有意思。” 其中便有馮亦代黃宗英、黃苗子郁風、錢鐘書楊絳等。沈峻曾在媒體採訪中提到,黃苗子家鬧蟑螂,沈峻帶藥上門,教保姆怎麼滅小強﹔葉淺予住得不遠,知道老頭是南方人愛吃魚,沈峻三天兩頭做魚送過去。“龔之方,多有才的一位報人,退了以后定居蘇州,熱鬧慣的人,一個人特不習慣,我就一直給他寫信。有一次我在黃永玉家給他打電話,然后黃永玉、丁聰也輪番和他講話,他后來跟我說‘激動得要休克了。"

2011年黃苗子去世,沈峻手書《悼苗子》

2011年黃苗子去世,沈峻手書《悼苗子》

  圍繞沈峻的,並不僅僅是燒魚滅小強這些生活瑣事,還有一樁甚至是影響了歷史進程的事件,那就是1946年發生在北京(時稱北平)的“沈崇案”。

  1946年12月24日夜,北京大學先修班(相當於現在的預科班)女生沈崇去看電影途經東單時,被美國海軍陸戰隊伍長皮爾遜等2人架至東單操場施行強奸。適有路人劉玉豐經過此地,聞呼救聲即赴軍警機關報案。警員當場抓獲美兵1人。

  經審理,北京軍事法庭認為兩名美國兵罪名成立,分別判處15年和10個月監禁,但美國軍方認為中方供詞可信度較低,認為應將兩人無罪開釋。

  事件發生后,北平各高校學生隨即組織游行示威,抗議美軍的暴行。雖然部分游行被鎮壓,但是這也造成了學生和愛國者和政府的對立。中國共產黨則下令黨員參與組織游行。

  1946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發給董必武、吳玉章、張曙時、葉劍英、劉曉、方方、林平等人發表《中央關於在各大城市組織群眾響應北平學生運動的指示》 。

  事件發生后,除北平外,天津、上海、南京、武漢、重慶等全國數十個大中城市學生均舉行了示威游行,抗議美軍暴行,要求美軍撤出中國。進而掀起“反政府”,“反飢餓”,“反內戰”的示威運動。這起事件就此成為當時中共領導反美運動的導火線,並造成中國國民政府與美國關系緊張。甚至有評論稱,這起事件加速的美蔣的失敗。

  一起案件變成了一個歷史事件,當事人反而顯得不那麼重要了。沈崇的下落有著多種版本,有的說她移居海外,有的說她改名換姓健在北京。《蘋果日報》副刊2012年8月12日刊登了香港出版人許禮平一篇名為《沈崇自白》的文章,文中提到作者登門拜訪丁聰之妻沈峻,並証實她就是當年的沈崇:

  先問沈峻生肖屬甚麼?答曰:“兔”。丁卯一九二七?“沒錯。”心想沈崇案發時十九歲,一九二七到一九四六正好十九歲。)再問府上哪裡?“福建閩侯”,心想,又對了。席間奉上馬幼垣關於沈葆楨照片辨偽文章(刊《九州學刊》六卷二期)影本,內有沈文肅公與夫人林氏畫像,沈峻說,“從前家裡就是挂這畫像,文革毀去”,問沈葆楨是你貴親?“沈葆楨是我曾祖父”,又對了。尊大人大名?“沈劭”,完全吻合了。做甚麼工作?“工程師,到處跑,做過交通部次長。解放前夕離開大陸。”幾兄弟姐妹?“四姐妹,我最大,剩下我跟最小的。”何時來北京?“解放后”,稍停片刻,立即補充,“一九四六年來北京,在北京大學先修班。”心想這就完全對了,她就是沈崇,肯定不會錯。正思考間,沈峻再補充“后來在上海復旦大學畢業。”是黨員嗎?“是。”甚麼時候參加黨?“一九五六年,在學校入黨。”

  再帶回事件本身。文革時候,有人問你“沈崇事件”嗎?“沒有,文革時候從來沒有人問。這事毛選早有定案,紅衛兵不敢亂來。”當時跟共黨有聯系嗎?“沒有,我當時十九歲,甚麼都不懂,我家的背景都是國民黨的。”當時幾十萬學生示威游行,皆因你而起,你害怕嗎?“不害怕,學生的行動是正義的。”網絡上很多言論攻擊你,說你是延安派來色誘美軍,制造事件,你知道嗎?“有人告訴過我。當年國民黨貼出大字報小字報造謠,早已被當時的學生駁得體無完膚,很快沒有聲音了。現在有些人,隻不過重拾當年造謠者的牙慧而已。你要知道,那個時候國民黨是統治者,控制著國家機器,如果我是八路,早就被抓起來了。“

  許文還提到,沈峻在北大先修班的志願是學醫,但出事后,政府不讓她到北大上課,因為風頭火勢,不許她出來。“在北京沒事干,就回上海,后來才(改名沈峻)考入復旦大學外文系”。學的是俄文。復旦畢業后,學校很喜歡她,要留她當助教。沈峻不服從組織分配,要去北京。

  沈峻在北京先去中聯部,中聯部發覺沈峻社會關系太復雜,不合要求,調去對外文委,干了幾年,在宣傳司管書刊,下轄外文出版社,后來外文出版社分出來,獨立成為外文局,社領導挑了幾個人,包括沈峻,入外文局,做到退休。

  2009年,丁聰去世時,沈峻寫了封信揣他身上,信的內容是:

  小丁老頭:

  我推了你一輩子,也算盡到我的職責了。現在我已不能再往前推你了,隻能靠你自己了,希望你一路走好。

  我給你帶上兩個孫子給你畫的畫和一支毛筆、幾張紙,我想你會喜歡的。

  另外,還給你准備了一袋花生,幾塊巧克力和咖啡,供你路上慢慢享用。巧克力和咖啡都是真糖的,現在你已不必顧慮什麼糖尿病了,放開膽子吃吧。

  這朵小花是我獻給你的。有首流行歌曲叫“月亮代表我的心”,這朵小花則代表我的魂。

  你不會寂寞的,那邊已有很多好朋友在等著你呢﹔我也不會寂寞的,因為這裡也有很多你的好朋友和熱愛你的讀者在陪伴著我。

  再說,我們也會很快見面的,請一定等著我。

  永遠永遠惦記著你的“凶”老伴

  沈峻 2009年5月26日

沈峻滑雪照

沈峻滑雪照

  丁聰去世后不久,沈峻大病一場,是腸癌。開完刀,並發大面積心梗、胃大出血,雖然醫生都直言“盡力了”,但沈峻還是悠悠醒轉過來,那時,她說,“他(指丁聰)在天上做快樂的單身漢呢,我就在地上做快樂的單身漢,我們都很快樂。”而今,二人可快樂地團聚了。

(責編:田偉、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