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評韓國海戰大片《鳴梁》:解密龜船(圖)

2014年12月18日11:38    來源:環球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李舜臣畫像

  作者:紅色獵隼

  誰曾中流遏飛舟——電影《鳴梁》沒法告訴你的事

  筆者不想諱言自己過去對韓國電影的那些偏見。即便是被視為21世紀亞洲戰爭電影經典之戰的《太極旗飄揚》和《高地戰》,也曾被筆者打上“過於狗血”、“煽情做作”的標簽。即便是這部據說在韓國創造了票房神話的《鳴梁》,筆者在沒有觀影之前,也曾吐槽說隻有“棒子才會相信李舜臣能用12艘戰艦擊敗對手上百條船”。但看過影片之后,我沉默了。倒不是這部電影在史實和道具方面無懈可擊。而是其獨特的敘事手法和堪稱行雲流水的鏡頭運用,讓筆者忘記了這只是一部電影,一度相信了那場發生在公元1597年10月26日鳴梁海峽的戰斗正是如電影中那般的蕩氣回腸。

  一、日本侵朝前的朝鮮黨爭

  自公元1392年李成桂廢黜高麗末代君主“恭讓王”,建立朝鮮王國以來。為鞏固自己的“僭主統治”,李成桂家族不得不通過以各種名目授予親貴田地,以收買其忠誠,是為“科田制”。而除了授予親貴、重臣的“勛田”和“科田”之外,朝鮮王國還將大量的土地切割成小塊授予地方豪強,由於這些受領者有義務為國征戰,因此又被稱為“軍田”。而這些擁有世襲私田的既得利益集團在朝鮮王朝時期因其“文東武西”而合稱“兩班貴族”。

  “科田制”和“兩班貴族”這樣的頂層制度設計,無疑是有利於最高統治者的。但朝鮮地狹民稠,在蛋糕無法持續做大的情況下,為了爭奪“分蛋糕”的話語權,一系列“士禍”和“黨爭”也就在所難免了。而日本發動侵朝戰爭之際,正值朝鮮“東、西黨人”之爭未平,“南、北黨人”之爭又起的節骨眼上。和多數東亞地區的朋黨之爭一樣,朝鮮的東、西、南、北四人黨也是拿儒學經典和最高統治者的血統說事。當然他們爭來爭去也不是為了辨明程朱理學的核心是“性”還是“氣”,又或者李成桂有沒有漢族或者蒙古的血統。核心的目標還是要以大義的名分將對方趕出朝堂。公元1591年,朝鮮東西兩黨為了國王李?的“繼承者們”又鬧將起來。雖然這場“建儲之爭”以東人黨的全面獲勝而告終,但對“政治失足”的西人黨究竟該趕盡殺絕還是“費厄潑賴”東人黨內部又產生了分歧,進而分裂成了以李山海為首的北人黨和以柳成龍為首的南人黨。而就在這連番朋黨之爭中場休息之時,一年前出使日本的“黃金組合”回來了。

  “黃金組合”指的是“西人黨”的黃允吉和“東人黨”的金誠一。既然黨派不同,那麼給出的日本國情通報自然也不可能是一樣。黃允吉說日本“兵強馬壯,武士當國”。金誠一就說不過是“色厲內荏,不足為患”。黃允吉說豐成秀吉“深目星眸,閃閃射人”,金誠一就說那其實叫“目光如鼠”。從事態的后續發展來看,黃允吉的說法顯然更符合當時日本的國情,但此時的朝堂之上都是他的政敵,又怎麼會有人替他幫腔。於是在“彈丸島國不足為慮”的“東人黨”大合唱中,朝鮮國王李?也覺得沒必要庸人自擾。

下一頁
(責編:田偉、甘霖)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