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安徽“明星官員”找富姐當情人:不會出經濟問題

2014年12月17日16:37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安徽“明星官員”找富姐當情人:不會出經濟問題

  資料圖:2013年10月10日,安徽阜陽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太和縣委原書記劉家坤(前右二)及其情婦趙曉莉(前左二)在庭審現場。權力集中且缺乏監督會怎樣改變一個官員?10月10日在安徽宿州出庭受審的安徽阜陽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太和縣委原書記劉家坤,其十年轉變令人瞠目:在市國土局局長任上,他著手建立“四項陽光制度”規范土地批租,被評為“國土衛士”、“勤廉兼優干部”﹔調任縣委書記之后,他卻帶頭破壞土地制度、權力尋租房地產市場,使太和縣土地房產市場亂象叢生,本人涉嫌受賄2900余萬元財物,“帶動”分管副縣長、縣國土局局長、規劃局副局長等一批干部“上行下效”貪腐被查處。新華社發 (童士成 攝)

  被“情”絆倒的“明星干部”

  ——安徽省阜陽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太和縣委原書記劉家坤受賄案剖析

  2014年1月10日,安徽省宿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阜陽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太和縣委原書記劉家坤受賄案進行判決,劉家坤犯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情婦趙曉莉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並處罰金五十萬元。

  經查,劉家坤利用擔任太和縣委書記、太和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阜陽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職務便利,伙同情婦趙曉莉收受他人財物合計2900多萬元,為他人在承攬工程、征地拆遷、撥付工程款、公司上市改制等事項上提供幫助。

  1956年出生的劉家坤,前47年的人生可以用“立志奮斗”四個字來概括。47歲時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后來會因為一個女人、為了所謂的“愛情”而走上貪腐之路,上演了一場自己弄權、情婦收錢的貪腐劇。

  憶往昔:他曾是勤廉典型

  鮮花、掌聲、榮譽的激勵和胞兄因貪腐入獄、病死獄中的警示,讓劉家坤告誡自己“牢記宗旨、勤廉工作”。

  1999年8月,43歲的劉家坤從部隊副師職崗位轉業到地方,任阜陽市環保局黨組書記、局長。

  “軍隊轉業干部直接到地方當部門一把手,行不行啊?”在一些人疑惑的眼光中,劉家坤沒有辜負組織的信任,他嚴格要求自己,作風雷厲風行,帶領一班人著力解決群眾反映強烈的環境污染問題,實現了三達標(廢水、煙塵、廢棄物達標排放),受到市委、市政府表揚,在社會各界參與的政風行風評議中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績,使阜陽市的環保工作跨入了全省環保系統先進行列,受到了國家環保總局的表彰。

  2001年,劉家坤在環保局干得風生水起的時候,安徽省原副省長、阜陽市委原書記王懷忠因貪腐被組織調查。王懷忠案牽出阜陽市國土局窩案,國土局兩名領導班子成員因貪腐被追究刑事責任,多名干部被給予黨紀政紀處分,干部職工思想不穩定,國土局的形象受到重創。

  2002年8月,阜陽市委決定讓劉家坤到市國土局任局長,時任市委主要領導對劉家坤說,“你到哪裡都可以打硬仗”。

  劉家坤再一次擔起“救火隊長”的職責,臨危受命。他上任后和班子成員一道分析土地批租中產生腐敗的原因,發現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裡,不按規矩辦事,要想從源頭上制止土地批租中的腐敗,就必須徹底扭轉土地批租中少數人說了算的情況,強力推行公開、公平、公正的“陽光操作”。為此,他們用“一個市場、四項制度”來規范土地批租行為。一連串大刀闊斧的改革舉措讓曾是腐敗重災區的國土局面貌煥然一新。

  劉家坤的工作能力和業績得到了組織和群眾的認可。他被上級有關部門授予 “國土衛士”榮譽稱號。2003年,他被安徽省有關方面授予全省“勤廉兼優的黨員領導干部”榮譽稱號,並和其他勤廉兼優干部一道前往省直單位和省內各地市巡回宣講先進事跡。

  此時的劉家坤,除了鮮花、掌聲、榮譽的正面激勵,還有其在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任主要領導的胞兄因貪腐入獄、病死獄中的反面警示。他告誡自己,一定要牢記宗旨、勤廉工作。

  2004年5月,劉家坤在《安徽日報》發表了一篇署名文章《當好國土衛士》,其中寫道:“當好國土衛士,是黨和人民賦予我的職責,能否在土地批租過程中頂住誘惑,是對我這個共產黨員的考驗。對此,我心如明鏡,處之泰然。”

  2006年7月,劉家坤任太和縣委書記。

  安徽省紀委參與查辦劉家坤案的一名工作人員說,他之前與劉家坤因工作上的事有過兩次接觸。第一次是2003年,為了解土地出讓政策去找時任阜陽市國土局長劉家坤咨詢,當時的劉家坤衣著朴素、穿著布鞋,熱情耐心地介紹相關政策,並說國土部門是熱點部門,一定要加大反腐倡廉力度,給人感覺一身正氣。

  第二次是劉家坤任太和縣委書記后,該工作人員前往太和了解一個信訪件的情況,劉家坤口頭上表示全力支持配合,可等省紀委工作人員離開太和,他立即將同省紀委工作人員談過話的太和當地干部逐個叫到辦公室,仔細盤問“問了什麼、說了什麼”。

  劉家坤這種表面上的變化,預示著其內心思想和行為的轉變。而導致這種轉變的最重要因素就是他同趙曉莉產生了婚外情,並為了這所謂的“愛情”引發多米諾骨牌式的貪腐行為。

  錯貪歡:情婦成為他的“軟肋”

  劉家坤曾這樣寬慰自己的出軌:同千萬富姐談感情,至少經濟上不會出問題。沒曾想,千萬富姐的“真愛”下掩藏的是一顆欲壑難填的貪婪之心,他最終也成為貪婪的“俘虜”。

  2011年春節剛過,安徽省某商貿公司董事長康某某在阜陽市一住宅小區外蹲點觀察了好幾天,在確定趙曉莉的住處后,他帶著紙箱敲開了趙曉莉的房門。

  康某某開門見山,向素未謀面的趙曉莉作了自我介紹,說他想承攬太和縣蓮蒲路與復興北路地區舊城改造項目,請她做做劉書記(劉家坤)的工作。隨后,康某某將紙箱以及12根金條、1幅觀音畫像、1條瑪瑙項鏈送給了趙曉莉。趙曉莉收下這些后,表示願意幫忙。康某某離開后,趙曉莉打開紙箱,發現裡面裝有300萬元現金。

  康某某想承攬太和縣的工程,為何要跑到阜陽市向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送上巨額財物?因為在劉家坤那裡吃了閉門羹的康某某打聽到一個半公開的秘密:“這個叫趙曉莉的女人是劉書記的情婦,是他的‘軟肋’。”

  2010年3月,康某某找到劉家坤,送給劉一幅價值156萬元的觀音畫像,希望啟動並承攬蓮蒲路與復興北路地區舊城改造項目。第二天,康某某就收到劉家坤托人送回的觀音畫像。康某某不死心,終於打聽到趙曉莉這個劉書記的“軟肋”,並在初次見面時就大手筆地奉上巨額財物。為盡快促成此事,康某某在一個星期之后第二次登趙曉莉家門,又送上200萬元現金。

  趙曉莉在收受康某某的巨額財物后,告訴了劉家坤,讓他對康某某的項目給予關照。在劉家坤的關照下,康某某如願拿到了該項目。

  曾經的勤廉典型是如何讓情婦成為其“軟肋”的呢?這得從劉家坤與趙曉莉的交往說起。

  趙曉莉於1999年成立阜陽億達房地產開發公司,開發億達小區等工程,成為阜陽有名的千萬富姐。2003年,趙曉莉承攬了阜陽市建設局辦公樓建設工程,已簽好合同,以協議出讓方式獲得用地。劉家坤正在全市力推土地公開拍賣,不同意協議出讓。趙曉莉最后按照市場價拍下原本由建設局協議出讓的土地,僅這一項,趙曉莉損失數百萬元。

  其間,劉家坤多次與建設局負責人、承建商趙曉莉協調。看似柔弱的趙曉莉做生意的氣魄讓有著20多年軍旅生涯的劉家坤感到驚訝和佩服,因為趙曉莉在拿地成本增加幾百萬元之后,還按照之前合同要求去蓋樓,那就賺不了錢甚至會虧本。劉家坤說:“我覺得這個女孩子厲害,還有這樣干的。”

  劉家坤在佩服趙曉莉的同時還有些心懷愧疚,“因為我力推土地出讓招拍挂,讓她損失了幾百萬元”。兩人在工作之外的接觸多了起來,從開始的喝茶、聊天,發展到出入高檔會所。2004年的一天,兩人發生了不正當關系。

  劉家坤這樣寬慰自己的出軌:找個千萬富姐談感情,至少以后經濟上不會出問題。趙曉莉的舉動讓他感動,他每次去趙曉莉那兒,趙曉莉隻要看他錢包裡沒錢了,總會往裡面放上三五千塊錢。

  劉家坤任太和縣委書記之后,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在阜陽市工作時隻能偷偷去趙曉莉那裡,而到太和工作后,劉家坤幾乎每天都回“家”,回的不是法律關系上的家,而是同趙曉莉的“小家”。他對太和的同事說“回阜陽的家”,而對妻子說“在太和,不回家了”。

  感情的升溫讓劉家坤不能自拔,其生活起居都樂於交由趙曉莉打理。有一次,趙曉莉發現劉家坤穿了件不是她買的衣服回“家”,當場氣憤地將衣服剪爛。在太和縣,劉家坤是一把手﹔在他和趙曉莉的“小家”裡,趙曉莉則是一把手,劉家坤在這種獨裁式的“關愛”下似乎找到了被“愛”的感覺。

  2006年7月,36歲的趙曉莉生下一個男嬰。50歲的劉家坤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但又有幾分忐忑,擔心被熟人看見,劉家坤總盼著夜幕早些降臨,以便他在夜幕掩護下偷偷到醫院看望趙曉莉和初生的嬰兒。

  如果說,劉家坤放縱自己、沉湎於和趙曉莉的感情讓其成為自己“軟肋”的話,那麼趙曉莉生下的那個男孩在后來就成為擊潰他廉潔從政防線的“重磅炸彈”。

  貪欲起:情婦收錢他辦事

  “在太和縣干工程沒有劉書記的支持是干不成的。”大權獨攬的劉家坤在情婦收受他人巨額財物后,對請托人的“關照”可謂立竿見影、“辦事”不遺余力。

  劉家坤在《當好國土衛士》一文中寫道:“如何過好親情關,處理好親情與原則的關系也是我常遇到的一個問題。剛到國土局工作,我就與妻子、孩子約法三章:第一,不要以我的名義與任何開發商接觸﹔第二,任何人、任何時候來送禮,不准開門,更不准收﹔第三,不允許為雙方親戚安排與我職務有關的事。”

  國土局長劉家坤與妻兒的“約法三章”是管用的,但在縣委書記劉家坤同情婦趙曉莉的關系裡,卻徹底失效了。

  在得知趙曉莉收了康某某第一筆錢物后,劉家坤第一反應是讓趙曉莉將錢物退回去。趙曉莉一改之前的溫順形象,哭鬧起來:“和你好的這些年我沒要過你一分錢,孩子出生后,我沒時間打理生意,難道要坐吃山空嗎?孩子慢慢長大,在阜陽生活遲早要暴露,我們到外地買房、生活、孩子上學,不都需要錢嗎?”

  劉家坤廉潔從政的防線在趙曉莉的哭鬧和自己的僥幸心理面前崩塌了。他不再要求趙曉莉退回康某某所送的巨額錢物。

  不久,在趙曉莉的安排下,康某某到劉家坤辦公室具體商談了項目開發事宜。劉家坤隨即安排時任太和縣副縣長李某某抓緊時間研究並啟動該項目,又分別向太和縣政府辦副主任、規劃局局長徐某和房產局局長岳某某打招呼,安排他們抓緊落實該項目。在劉家坤的支持下,2011年7月,太和縣人大通過決議批准了對該地塊進行舊城改建的立項,並同意康某某的公司為該地塊舊城改建的唯一籌備單位。2011年8月,康某某為表示感謝,再次送給趙曉莉200萬元現金。后來,趙曉莉將收受康某某700萬元現金、黃金及字畫等財物如數告訴了劉家坤。

  “在太和干工程沒有劉書記的支持是干不成的”、“趙曉莉是劉家坤的‘軟肋’。”消息不脛而走,深諳此中“奧妙”的早已不止康某某一人。

  2010年初,個體商人韓某與趙曉莉長子王某某結識。韓某向王某某提出希望得到劉家坤關照,並承諾如獲得項目,利潤各一半。王某某答應幫忙,並讓韓某自己打聽太和縣的工程項目建設情況。

  2010年3月,韓某想承建太和縣大通路拓寬改造項目,找王某某要其請劉家坤幫忙,王某某答應並告訴了趙曉莉,趙曉莉將韓某請托事項及承諾事成后給好處一並告訴了劉家坤,請他給予關照。在劉家坤的安排下,韓某參與競標的某建筑公司順利中得大通路拓寬工程項目二標段。

  2011年至2012年春節期間,為解決資金困難,早日得到工程款,韓某再次找到了王某某請求劉家坤幫忙協調。隨后,劉家坤向該項目發包方負責人、太和縣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趙某打招呼,要趙某盡量給予解決。在劉家坤的關照下,開發區管委會先后五次撥款,共撥付2200萬元工程款。

  韓某為感謝趙曉莉、劉家坤等人的關照和支持,分多次送給趙曉莉及其子王某某共計450萬元。趙曉莉在每次收取韓某所送現金后,均告訴了劉家坤,但沒有告訴具體金額。

  使詭計:花樣翻新 手段隱蔽

  貪欲膨脹的劉家坤開始主動出擊,或暗示索賄,或投資入股、收受干股,聚斂財富﹔卻又如驚弓之鳥,一有風吹草動,就心驚膽戰,邊收邊退,僥幸作祟。

  趙曉莉所生的孩子一天天長大,劉家坤害怕被媒體曝光、組織查處。為了安全起見,也為了孩子上學不被人指指點點,趙曉莉母子搬到上海居住,劉家坤在周末趕過去“團聚”。

  習慣了在太和被前呼后擁的劉家坤到了上海,一下子感到巨大落差,無論是金錢財富,還是言談舉止,他都自愧弗如,“別人住的高檔小區,進出的人個個珠光寶氣,出入的都是高級轎車”。趙曉莉也時常向劉家坤抱怨,經濟不寬裕,擔心坐吃山空。

  為了給孩子創造更好的生活學習環境,也為了自己退休后與趙曉莉母子一塊兒生活,“彌補對‘小家’的虧欠”,劉家坤盤算著在上海再買一套大房子,並為今后的生活積攢足夠的財富。

  如果說劉家坤之前吸取胞兄貪腐落馬的教訓是告誡自己廉潔從政的話,那麼此時的劉家坤已將胞兄落馬歸咎於其直接收錢風險太大。為規避法律,逃避組織調查,劉家坤所有的受賄款物均通過趙曉莉之手收受,他沒有經手一筆,卻心知肚明。在受賄手法上,劉家坤和趙曉莉也是花樣翻新。

  劉家坤開始主動與太和當地“有實力、有本事”的老板們頻繁交往,應酬不斷。在觥籌交錯間,劉家坤總是喜歡聊“北上廣”的房價如何昂貴、大城市的生活和教育如何好等話題。言者有意,聽者用心,一群有所求的商人們自然不會放過這投其所好的機會。

  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曾在項目開發等方面得到劉家坤大力“幫助”並希望繼續得到“幫助”的安徽某集團董事長劉某某在聚餐后,直白地向劉家坤表示願意資助他在上海買房。2011年1月初,劉家坤向趙曉莉提及此事,兩人覺得直接收錢風險太大,商議決定以投資入股或借貸的方式獲得劉某某的錢款。隨后,趙曉莉與劉某某聯系,轉達了劉家坤以投資的方式收取高額回報的想法,劉某某當即表示同意。

  為了規避法律,趙曉莉以投資入股為名轉1000萬元到劉某某公司賬戶,10天后,劉某某即轉回趙曉莉指定賬戶2000萬元。不久,劉某某又送給趙曉莉300萬元的“裝修款”,共計1300萬元。

  安徽某制藥公司董事長王某某為尋求劉家坤對公司上市的幫助和支持,向劉家坤提出贈送職工原始股,一旦公司上市成功,即可獲得高額回報。

  劉家坤考慮到接受企業所送干股嚴重違紀違法,堅持表示要現金入股。由於該公司原始股隻面向中層以上管理人員配售,2011年4月,劉家坤安排趙曉莉帶50萬元到王某某公司辦理了一套虛假的招工手續之后入股。王某某為表示誠意,又多送給趙曉莉35萬元的原始股。為了掩蓋所送的35萬元干股,王某某給趙曉莉出具了一張借款50萬元的虛假借條,約定利息1.2%,並將借條日期提前,以此計息35萬元。至此,趙曉莉共持有了該公司85萬股原始股(一元一股),實際上,這35萬股就是受賄的干股。

  2007年至2012年間,劉家坤通過趙曉莉收錢、自己辦事的方法,除收受開發商康某某、韓某、劉某某等人巨額財物外,還先后收受褚某價值95萬余元的寶馬730轎車一輛、以及外籍客商楊某某墊付趙曉莉母子移民香港的手續費16萬余元。

  劉家坤雖說沒有經手一筆賄款,但也是做賊心虛。2011年10月,安徽省委第五巡視組在太和縣巡視,劉家坤擔心收受康某某財物的事情暴露,要求趙曉莉將錢物退給康某某。2011年12月,趙曉莉將康某某所送的700萬元現金和觀音畫像、金條、瑪瑙項鏈全部退還,並通知康某某,讓他做好接受省紀委調查的准備,訂立攻守同盟。

  2012年4月,劉家坤在接待群眾上訪時,上訪群眾反映大通路工程有縣領導的股份,縣領導收了400多萬元,他心裡一驚。劉家坤回“家”后問趙曉莉韓某送錢的金額,趙曉莉如實告訴了劉家坤。劉家坤擔心此事暴露,安排趙曉莉將韓某所送的450萬元現金退還。

  此外,劉家坤、趙曉莉還與另兩名“可靠”的行賄人訂立了攻守同盟,對抗組織調查。

  但這一切都為時已晚,劉家坤這個曾經的“明星干部”為“情”絆倒、滑向貪腐深淵,自己和情婦一起進了監獄。

  辦案者說

  錢色合流 必致毀滅

  劉家坤因貪腐落馬,是信仰的失落、利益的誘惑、人性的弱點在缺乏監督的權力面前的全暴露。

  劉家坤曾被評為“國土衛士”,並於2003年被安徽省有關方面評為全省“勤廉兼優的黨員領導干部”。后來,由於其深陷婚外情,他的人生之路偏離了航向,理想信念被享樂、貪欲所腐蝕。為滿足一己私欲,他帶頭破壞土地制度。

  劉家坤在土地開發市場的肆意妄為,造成太和縣土地市場亂象叢生,破壞了當地的發展環境。私改規劃、私調建筑容積率、亂建違章建筑等現象層出不窮,太和縣一批干部上行下效,分管副縣長、縣國土局局長、規劃局副局長等相繼因貪腐被查處,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太和縣土地開發、房地產市場系列腐敗案件表明,當前的改革仍不到位,政府過多地介入到土地開發、礦產資源出讓等經濟資源的配置,給權力尋租留下了空間。

  在這個過程中,雖然有法律法規規定,有縣委、縣政府的工作程序約束,但面對劉家坤這個一把手的強勢,法律法規被拋開,工作程序變成了一紙空文,劉家坤也因此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典型,從“國土衛士”墮落為“土地巨貪”,從“明星干部”變為“階下囚”。

  劉家坤的轉變,為我們再次敲響了警鐘,對領導干部,尤其是一把手的監督約束,必須有更科學完善的制度設計,必須從根本上改變一把手“一言堂”現象。

  此案還告誡我們,領導干部一定要遠離聲色犬馬,嚴防玩物喪志。劉家坤的身敗名裂歸根到底是他自身修養出了問題,然而其情婦趙曉莉在其中所起的“催化”作用也是顯而易見。為了讓趙曉莉母子過上安逸乃至奢華的生活是劉家坤收受巨額賄賂的主要驅動力。在趙曉莉的甜言蜜語和哭鬧下,劉家坤的廉潔從政防線動搖、崩塌,最終不擇手段,以身試法,難以自拔地墜入貪腐深淵。

  七情六欲人皆有之,然而道德有高尚、低劣之分,情趣有健康、病態之別。古人曰:“聲色者,敗德之具。”領導干部權力在手,一旦沉溺聲色,必定喪失信念、喪失原則。

  掩卷深思,禍生於淫逸,患始於聲色。劉家坤的殷鑒就在眼前:錢色合流,必定是一條毀滅之路。黨員領導干部要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力爭做到“為官一任、造福一方”,自覺抵制誘惑,慎重走好人生每一步,即使不能留名青史,也會讓人生更有價值。(記者 尹健 張璐 李雪原)

(責編:劉衛東、甘霖)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