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玻璃幕牆光污染難擋 玻璃雨難防

2014年11月27日09:05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走在珠江新城,玻璃幕牆建筑隨處可見。 潘偉茂 攝

  22日晚上8時45分許,天河區天河路太古匯一座高層玻璃幕牆在8分鐘內兩度爆裂,大量玻璃碎從天而降,所幸路經行人較少,無人因此受傷。目前,玻璃幕牆爆裂原因仍在調查中。

  這是太古匯開業后發生的第三起“玻璃雨”驟降事件。

  連日來,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以鋼化玻璃為主體的玻璃幕牆越來越多出現在一些大型建筑上,但隨之而來的“光污染”以及玻璃爆裂傷人等安全事故時有發生。尤其是,由於標准不嚴、質量不高、監管存在疏漏等原因,高樓大廈的玻璃幕牆仿佛一把利劍,高懸在城市的上空。

  突如其來的“玻璃雨”

  22日晚上8時45分許,出租車司機張師傅正在天河東與天河路交界路口等過交通燈。

  突然,的士上空傳來“?當”一聲,隨即有大量的玻璃碎洒落下來,密集地敲打著張師傅駕駛的小車頂。“差不多同時,車后窗玻璃就‘啪’的一聲,被砸出了一個窟窿”,張師傅回憶,當時交通崗亮紅燈,所以大約有10多輛車在路口排隊等燈,“我車上后排坐著一女乘客,玻璃碎片撒在了她身上,她嚇得臉都發白”。

  可隨后不久,太古匯樓上再次發出一陣玻璃破裂的聲響,又一陣“玻璃雨”從天而降,停靠在路邊的車輛也遭了殃。突如其來的“玻璃雨”撒落范圍超過200平方米。在天河路與天河東路交界處,停靠著十多輛“滿身傷痕”的車輛,它們都是被從天而降的碎玻璃砸中的,其中有6台車的擋風玻璃、天窗或后窗玻璃被砸出一個個大窟窿。

  事故發生后,廣場上拉起了封鎖線,多名工作人員戴著安全帽正在清理玻璃碎。太古匯20層至30層左右的樓層都亮起了燈,有專門的工作人員在檢查。太古匯物業管理工作人員當時表示,“不清楚意外發生在哪個樓層,正在與車主進行溝通,並與保險公司商量賠償問題”。

  截至記者發稿時,事故原因仍在調查。

  廣州市建筑行業的相關專家介紹稱,從太古匯樓上飛落的玻璃規格約是1.5m×3.5m,約為5公斤。“如果從110米高空墜落地面,玻璃對地面產生的沖擊力將達到100780牛頓,約為11噸的重量,破壞力非常驚人。”

  據了解,這是太古匯自開業以來第三次發生“玻璃雨”事件,前兩次事件分別為:2012年7月24日,27樓外牆一塊玻璃遭台風吹襲墜落,砸在匯豐銀行門口﹔同年9月27日,商場二座第20層一塊玻璃突然掉落到3樓露天平台,所幸均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事實上,類似的驟降“玻璃雨”近幾年在杭州、上海、廣州、深圳等地時有發生。

  2011年7月8日,杭州濱江慶春發展大廈幕牆一鋼化玻璃突落,致使一途人受傷,小腿慘被截肢。

  2011年8月9日,上海市南京西路靜安協和城的2號樓落下30余塊玻璃,致使一名路過的騎車人受傷。

  2010年,廣州珠江新城一住宅樓盤半年內發生了6起玻璃幕牆爆破事件,弄得住戶人心惶惶……

  除“自爆”外,所用結構膠失效致使玻璃墜落、玻璃幕牆支撐結構以及玻璃幕牆固定裝置失效等,也都成為了各地“玻璃雨”安全事故發生的誘因。

  鋼化玻璃的“玻璃心”

  走在廣州街頭,玻璃幕牆建筑隨處可見。記者觀察,單是在天河路上,包括天河城、萬菱匯、創展中心等至少有20幢大廈,都是清一色地沿用玻璃幕牆設計、建構,部分商廈玻璃幕牆高達30層以上。

  玻璃幕牆作為現代建筑中的一個獨特設計,具有豐富多變的外裝飾效果,且在採光、通風、視野等方面有優勢而廣受青睞。據統計,到2012年,中國已有玻璃幕牆突破5億平方米,佔全世界85%,成為世界第一玻璃幕牆出產和使用大國。其中,根據廣州市建委11月公開的最新調查數據顯示,廣州市現有玻璃幕牆也達到了550萬平方米。

  然而,在不少專家看來,玻璃幕牆的潛在風險卻一直處於“懸崖地帶”。

  “鋼化玻璃由於硫化鎳雜質的影響會產生自爆現象。”在長期從事建筑幕牆檢測和研究工作的華南理工大學材料學院有關專家看來,頻發的“玻璃雨”主要是鋼化玻璃自爆形成。

  據了解,2003年末,建設部聯合國家發改委、質檢總局、工商總局發布《建筑安全玻璃管理規定》,要求建筑材料為玻璃的必須使用鋼化玻璃、夾層玻璃及由鋼化玻璃或夾層玻璃組合加工而成的其他玻璃制品,禁止使用單片半鋼化玻璃、夾絲玻璃。

  “這個規定出台的主要技術支撐是考慮半鋼化玻璃鋼化程度低,一旦掉下來都是一大塊,不安全,而鋼化玻璃即使自爆,掉下來的都是玻璃渣子,不會傷人。”專家指出,“但在現實中恰恰相反,玻璃渣子在加速墜落過程中產生的殺傷力,足以穿過頭蓋骨。”

  也因為這樣一份規定,目前國內玻璃幕牆建筑均以鋼化玻璃為主,而隨著使用年限的增長,這些玻璃幕牆的隱患也逐漸暴露出來。除了光污染外,玻璃幕牆的自爆、脫落都成為了城市的安全隱患。

  “雖然目前國家允許的鋼化玻璃自爆率為3%,但畢竟玻璃的抗震性和抗變形能力都有欠缺,一旦遇到台風、颶風、地震、冰雹、溫差遽然變化等,均有可能會導致安全事件。”廣東省建筑科學研究院幕牆門窗室有關負責人說,這是因為玻璃鋼化生產過程中不可避免地產生雜質,當含有雜質的幕牆玻璃被安裝在幕牆時,由於外界溫度變化,導致雜質體積產生微小的變化,使玻璃內部出現裂縫最后導致玻璃破碎。

  鋼化玻璃“自爆”問題,目前技術手段還無法完全避免。“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廣州大部分玻璃幕牆建筑已超過10年工程質量保証期。”該負責人透露,1992年,中國建筑裝飾協會提出了玻璃幕牆相關生產廠家要出具三個10年的保証書:一是結構膠廠家要出具10年不掉的保証書﹔二是鍍膜玻璃廠家要出具最少10年鍍膜不被粘掉的保証書﹔三是生產隱框幕牆的廠家,要出具最少10年玻璃不脫落的安全責任保証書。

  “比如建筑幕牆的受力金屬與玻璃材料發生粘接,關鍵材料是硅酮結構密封膠,即使沒有其他質量問題,這種膠大約10年左右就可能老化。”該負責人說,以此測算,大部分上世紀90年代所建的隱框玻璃幕牆,現均已超過了10年保証期,存在較大的安全隱患。

  懵懂不清的維護

  如果以鋼化玻璃為主的玻璃幕牆存在“先天不足”,那“十年過后”該如何盡可能避免安全事故的發生?

  2006年12月5日,國家建設部頒布了《既有建筑幕牆安全維護管理辦法》,規定“既有建筑幕牆的安全維護,實行業主負責制”。

  連日來,記者走訪了越秀區、天河區、番禺區多個採用玻璃幕牆的樓盤,採訪了幾十名業主,在談起玻璃幕牆的時候,記者發現他們知之甚少。至於一般玻璃幕牆的保質期、維修期、保養等常識就更加不清楚了。

  更為膠著的是,玻璃幕牆是“牆”還是“窗”的劃分,也會導致保修期的不同,且保修期過后的維護也不一樣。

  如果玻璃幕牆被認定為“牆”,根據《房屋建筑工程質量保修辦法》第七條,最低保修期限為5年。而關於玻璃幕牆的保修期,廣東省建設廳於2008年2月1日起頒布施行的《既有建筑幕牆安全維護管理實施細則》第八條規定,保修期不少於三年。

  如果玻璃幕牆被認定為“窗”,則根據《商品住宅實行住宅質量保証書和住宅使用說明書制度的規定》第五條,門窗翹裂的保修期限最低為一年。這意味著被認定是窗的玻璃幕牆隻有一年的保修期。

  在保修期過后,玻璃幕牆的不同劃分也會致使維修情況有所區別。即如果認定為共有部分的“牆”,在保修期限屆滿后,玻璃幕牆可以動用住宅專項維修資金進行維修﹔如果玻璃幕牆認定為業主專有部分的“窗”,則在保修期限屆滿后不能使用住宅專項維修資金進行維修,應由業主自行維修,所產生的維修費用由業主自行承擔。

  此外,記者還了解到,國家建設部2003版《玻璃幕牆工程技術規范》規定,承包商應提供給業主《幕牆使用維護說明書》,內容涵括幕牆工程的主要結構特點﹔使用注意事項﹔日常與定期的維護、保養、檢修內容和要求等等。但記者接觸的幾十位受訪者均表示,“從沒有收到過這樣的說明”。

  家住珠江新城的劉先生說,他家的客廳、臥室均裝有玻璃幕牆,但自己完全不清楚原來玻璃幕牆也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安全隱患。“平時就是在裡面擦一擦”,他說,從來沒有想象過家裡玻璃掉下樓的情景。

  在廣東省建設廳出台的《既有建筑幕牆安全維護管理實施細則》,“幕牆工程竣工驗收一年后,建筑幕牆的安全維護責任人應對幕牆進行一次全面的檢查,此后每五年應檢查一次﹔超過設計使用年限的幕牆應每年檢查一次”﹔“建筑幕牆工程自竣工驗收交付使用后,原則上每十年進行一次安全性鑒定”。

  然而,這一給玻璃幕牆建筑定期“體檢”的要求,並沒有真正落實。

  在記者走訪的多個樓盤中,沒有一個樓盤對玻璃幕牆進行過安全性的鑒定。多數樓盤對玻璃幕牆的日常保養,都是簡單一“洗”了之。

  監管真空有望“落實”

  多位研究公共設施管理問題的專家學者認為,缺乏明確管理制度,缺乏責任追究體制,缺乏相關產業標准,是過去造成玻璃幕牆成高空“隱形殺手”的關鍵原因。

  據了解,無論是早在2008年廣東省住建廳出台的《既有建筑幕牆安全維護管理實施細則》,還是去年6月廣州市剛剛通過的《我市房屋安全監管職責和城市建設維護有關事項的請示》,裡面都沒有明確規定市內限建、禁建玻璃幕牆的標准,也沒有對於幕牆周圍設緩沖、防護設施的規定。

  但在玻璃幕牆同樣應用廣泛的日本,鋼化玻璃隻有在比較偏遠的地區才能看到,在人群密集的鬧市區,日本使用的還是夾絲玻璃或夾層玻璃。

  “雖然不夠美觀,但因為破碎后仍由玻璃間的PVB膜維持成片狀,避免破碎后墜落飛散。”華南理工大學材料學院有關專家介紹,夾絲玻璃價格約是鋼化玻璃的兩倍,但即便在鬧市區不幸發生夾絲玻璃墜落,也能避免傷到行人。

  “日本政府還規定必須要建裙房和綠化帶,玻璃落下來會掉在裙房上,即使彈出來也會彈到綠化帶。”該專家說,中國絕大多數大樓都沒有這樣的保護。

  此外,相關法律專家和建筑專家介紹,對玻璃幕牆的管理辦法已經嚴重滯后,1997年建設部發布的《加強建筑幕牆工程管理的暫行規定》,雖然在第二十條規定至少每五年進行一次質量安全性檢測,但沒有將“保養和維修”列為強制性條款,也沒有明確執行主體,因此在現實中缺乏執行力度。對於建筑部門和房屋管理部門而言,隻能催促產權人進行安全檢測,但是否願意監測,隻能由自願選擇。

  這樣的監管有望在廣州落實。

  去年6月起,廣州市建委對全市482棟建筑的玻璃幕牆使用情況進行了摸查,檢查的玻璃幕牆總計面積達到550多萬平方米。檢查中發現,玻璃幕牆自爆、脫落成為城市的安全隱患,需立法解決,為此市建委在今年4月牽頭起草了《廣州市建筑玻璃幕牆使用維護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

  《辦法》中規定了玻璃幕牆的使用和維護責任由建筑物業主承擔。業主應對玻璃幕牆進行日常使用及常規維護、檢修,並對因玻璃幕牆事故而造成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依法進行賠償。

  此外,該《辦法》還規定,市建委負責牽頭對全市玻璃幕牆使用維護和檢查進行統籌協調和指導﹔負責組織對全市玻璃幕牆使用維護的監督抽查﹔市房管局則負責指導、協調各區房管部門開展對保修期滿后既有玻璃幕牆使用維護和檢查的監督管理工作。

  針對屢屢出現玻璃爆裂甚至傷人的事件,北京、上海等城市已經出台了相關限制使用玻璃幕牆的政策,並推廣安全的新材料幕牆。據悉,廣州目前仍無相關限制規定。

  粵桂建筑行業協會裝修分會有關負責人還建議,政府應盡快出台相關法規,限定城市使用玻璃幕牆的區域,如住宅、醫院、學校等容易造成人員傷亡的人口密集處應該禁止採用玻璃幕牆。(謝苗楓)

(責編:楊杰利、陳霄)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