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醫藥界的超A貨:印度廉價抗癌藥的是與非

2014年11月25日10:38    來源:現代快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印度本土生產的抗艾滋病藥

  印度一家藥店的貨架

  一對南京夫婦因代購銷售印度抗癌藥被提起公訴

  印度仿制抗癌藥在醫藥界素有“超A貨”的“美名”,因其售價僅為合法“洋藥品”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讓吃不起藥的患者們趨之若?。然而,這些仿制藥因在中國沒有批文而被視為“假藥”。近日,一對南京夫婦因代購銷售印度抗癌藥被檢察院提起公訴。

  因不具備專利而通常以地下渠道流入國內市場的印度仿制藥,一面以低廉的價格為窮人帶去希望,一面又給制藥巨頭造成利益損失。生死兩難的困局究竟該怎麼破?

  性價比之誘

  到印度買抗癌“假藥”

  若經常往返印度,“印度藥”成為一種必帶物品。這些“印度藥”主要指幾種抗癌仿制藥,如格列衛、易瑞沙和多吉美等。

  便宜的“印度成本”

  這些藥原來都是由歐美制藥公司研發,在印度被本土公司所仿制,受益於便宜的“印度成本”,相同的療程最高可以便宜到原價的十五分之一,因此在坊間具有不小的影響力。一般情況下,每人上飛機隻允許帶上10盒。

  一對南京夫婦借用外派到印度工作的便利,代購並通過網絡銷售印度仿制抗癌藥,兩年時間銷售32萬元。這對夫婦因涉嫌銷售假藥而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法律層面的“假藥”

  所謂“假藥”,一是指療效層面的假藥﹔另一種則是指法律層面的假藥。在南京夫婦的這起案件中,印度仿制抗癌藥是因為沒有拿到我國藥品進口注冊証號。其實,“正宗”的印度仿制藥,與專利“洋藥品”在劑量、安全性、效力、質量、作用、適應証上幾乎相同,在印度國內是屬於不受專利束縛的正規藥物。

  比“專利藥”便宜十倍

  國家食品與藥物監管總局發布的10家違法售藥網站中,就有4家銷售以“印度易瑞沙”、“印度格列衛”為主的抗癌藥。

  目前國內代購的印度仿制藥通常為治療白血病的格列衛、治療乳腺癌的赫賽汀、治療肺癌的易瑞沙、治療腎細胞癌和肝癌的多吉美等靶向治療藥。這些抗癌藥物目前在我國國內並沒有生產,完全依靠從歐美醫藥公司進口。據一家正規國營藥店的報價,易瑞沙每盒5400多元,一個月需3盒至少16200元﹔格列衛每盒11500多元,一個月服2盒至少23000元。相比之下,“印度版”抗癌藥就便宜得多。印度第一大藥業公司Natco生產的易瑞沙、特羅凱、格列衛等,價格比正版歐美藥物便宜10倍左右。

  不少老外到印度看病

  每年,有來自歐美、中東和印度鄰國大批的游客到印度看病,被稱作“醫療旅游”,因為同等的醫療服務,在印度的價格有時候會比在西方便宜10倍左右,仿制藥的價格優勢是一個重要原因。

  當然,印度不少醫院技術水平也是世界一流,有些手術的費用僅為西方國家的1/10,每年會吸引大批歐美、中東病人。

  專利的失落

  印度成為世界藥房

  生物和制藥業是印度重點發展的產業之一。印度制藥業的國際化程度和醫藥產品的質量在亞洲國家中居於突出地位。

  主要藥物出口國

  印度是全球主要藥物出口國家,通過各種國際認証的藥品非常多。FDA已准許650家印度制藥企業向美國出口藥品和有關原材料,而允許出口美國的中國企業隻有300家。

  印度一直有著“世界藥房”之稱,尤其是仿制藥產業十分發達,一般來說,西方國家昂貴藥品一經上市,印度制藥企業在本國專利法保護下可以仿制同類產品。

  對於國際人道組織而言,諸如無國界醫生、全球基金、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等組織,都不得不依賴價格低廉的印度仿制藥來運作項目。

  獲聯合國肯定

  2012年9月16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聯合國推出《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差距問題工作者年度報告》。這份年報以相當長的篇幅推介仿制藥的重要意義,並對印度等國加強生產低成本仿制藥的努力給予贊賞和肯定。

  無視歐美藥品專利

  印度的抗癌藥為何這麼便宜呢?除了印度獨特的技術成本優勢外,這還要歸功於印度堅定不移地執行著“藥物強制許可制度”。簡單地說,就是把西方的專利保護法規扔到一邊,為廣大低收入者仿制出最新最有效的藥物。

  一種通過美國FDA審批的藥物,僅3個月后就能在印度市場上看到其仿制藥。直到2005年,作為與世界貿易組織達成協議的一部分,印度才開始恢復了藥品專利。

  由於窮人們已經享受到仿制藥帶來的好處,特別是在南亞和非洲地區,所以要切斷違反《專利法》的仿制藥也是困難重重。

  歐美藥企頻敗訴

  直到今天,還有很多印度的仿制藥企業一邊出售仿制藥,一邊與原來的研發廠家進行專利法律戰。然而,多數歐美藥企在印度的專利官司都以失敗收場。

  合法性的困惑

  專利藥研制面臨威脅

  多數藥品的生產成本都很低,國外制藥企業最主要的成本就是巨大的研發成本,隻有資金雄厚的少數跨國巨頭才能承擔得起。

  一種藥品的研發過程常常耗時多年,投資巨大,並且存在不可知性。過去研發一個新藥,平均花費10億美元左右。最近的數據表明,開發一個新藥的費用遠不止這些。如此高的投入,必然追求高回報,所以新藥的利潤高得難以想象。同時,藥企常常用這些利潤繼續投入到后續的研究中去。

  物美價廉的印度仿制藥一方面給貧窮患者帶來福音,一方面又讓歐美制藥巨頭蒙受損失,成為它們的死敵。對於很多患者來說,他們對於專利藥與仿制藥都充滿了感激——專利藥給了他們生的希望﹔仿制藥給了他們生的可能。這就是矛盾所在:沒有專利藥的創新,哪來仿制藥的拯救生死?因此,站在發明專利藥的制藥巨頭的角度來看,賣得貴恐怕是不得不做出的選擇。據《廣州日報》

(責編:田偉、陳霄)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