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廣東財政廳原副廳長危金峰違紀違法案剖析

2014年11月14日15:12    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李明新 漫畫

  2012年6月18日下午,廣東省廣州市北京路376號,省財政大樓內繁忙如常,偶爾有人小聲議論:“危金峰副廳長被省紀委帶走了!”隨即,廣東省紀檢監察網發布消息:“廣東省財政廳副廳長危金峰同志因涉嫌嚴重違紀問題,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知情人稱,事情來得十分突然,上午危金峰還在辦公室,下午就被帶走,一同接受調查的還包括其岳母、妻子及妻妹。

  經查,危金峰在廣東省財政廳工作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和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賄賂,通過非法倒賣土地獲取暴利。其家庭財產達7000多萬元人民幣,其中收受他人賄賂和非法獲利3000多萬元,另有4000多萬元無法說明來源。2012年10月,廣東省紀委、監察廳報廣東省委、省政府批准,給予危金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違法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貪婪成性,一步步墮入腐敗深淵

  久貪成“精”,到后來,危金峰甚至練就了通過拎重來估測紅包金額的“本領”。對於別人送的達不到心中標准“重量”的紅包,甚至會厚顏無恥地當面呵斥

  翻開危金峰的履歷,仕途一帆風順。農家子弟出身的他,1997年調至廣東省財政廳工作,先后擔任副處長、處長、副巡視員、副廳長等職務。然而,仕途順利卻沒有讓危金峰正確對待手中的權力,反而因為信念動搖、欲望膨脹,一步步把自己推向了腐敗深淵。

  1997年,時年35歲的危金峰調至廣東省財政廳工作,任農業處主任科員。雖然官不大,但危金峰卻大肆利用職務之便和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賄賂和好處費。

  上世紀90年代初,危金峰與順德華通戶外家具有限公司經理楊某相識。1997年5月的一天,危金峰打電話告訴楊某,他有車輛入牌指標,需要17萬元,問楊某要不要。楊某表示需要。之后,楊某花了30多萬元買了一輛二手寶馬車。危金峰見楊某買車后,又挾車要價,說要25萬元才能辦理車牌。買回的車不能收著不用,楊某隻好同意。很快,危金峰利用自己的關系取得上牌批文,楊某用塑料袋裝了25萬元送給了危金峰。

  這是危金峰第一次收受大額現金。如果說此時他還存有一點敬畏之心,對貪污腐敗還略顯恐懼和不安,那麼到后來則是肆無忌憚,玩起各種貪腐手段“駕輕就熟、得心應手”。

  2008年某企業計劃上市,為拉攏危金峰,該企業老板許以原始股。危金峰直截了當說:“如果上市成功了,假如說是20萬股的話,大概市值400多萬啊,這麼多錢,你怎麼送啊?”該老板心領神會。很快,就按危金峰的要求將30萬股原始股登記在危金峰的岳母名下。

  危金峰不僅索賄受賄,對紅包也是來者不拒。據他交代,在其任財政廳副處長以后,春節等節日期間收受有關市縣領導干部和財政系統人員送的紅包共數百萬元,僅2012年春節前后,就收受27人次所送禮金70余萬元。

  久貪成“精”,到后來,危金峰甚至練就了通過拎重來估測紅包金額的“本領”。2012年春節期間,危金峰到平遠縣工業園參觀一稀土公司,並說會支持公司的發展,在危金峰離開時,該企業老板將一個裝有30萬元現金的書包放在危金峰的車上,危金峰拎一拎重量,關上車門滿意地說:“放心,全力支持你們公司的發展。”而對於別人送的達不到心中標准“重量”的紅包,危金峰甚至會厚顏無恥地當面呵斥。

  危金峰這樣形容自己一步步走向腐敗深淵的過程:“在財政廳當副處長時,基層單位有時會送一點茶水費、紅包,當時還會拒絕﹔當處長時開始有人送一萬兩萬元的紅包、好處費時心中還非常害怕。后來就漸漸有了無所謂的思想,有了你知我知的僥幸心理,收受好處費就顯得很自然,收受幾十萬元的好處費也臉不紅心不跳……”

  2012年5月,危金峰打電話向某縣的財政局長索取20萬元,並要求當天送到,由於地處偏遠,該局長立即找某企業老板籌集資金,趕當天最后一班飛機准時將錢款送到危金峰手裡,其迷戀金錢、斂財成性的心態可見一斑。

  上下勾結,財政資金成為“唐僧肉”

  危金峰把國庫的錢看作自家的錢,伙同不法商人對財政資金進行肆意瓜分,並且按照撥付的款項收取20%至50%不等的“好處費”

  危金峰貪污腐敗、大肆斂財的高峰期是在其擔任省財政廳工貿發展處處長至財政廳副廳長期間。這一時期,危金峰手握財政資金審批大權,財政項目資金成為其手中的“唐僧肉”。

  擔任省財政廳工貿發展處處長后,危金峰把手中的審批“硬權力”,當做斂財的最有力工具。利用財政資金審批權,索取和收受財政下撥資金受惠企業賄賂。

  危金峰把國庫的錢看作自家的錢,伙同不法商人對財政資金進行肆意瓜分,並且按照撥付的款項收取20%至50%不等的“好處費”。危金峰幫助某建材公司獲得財政扶持資金共900多萬元,居然向該公司老板索要“好處費”300多萬元,索賄受賄膽氣之壯令人咋舌。2008年,危金峰幫助某工業電器公司獲得扶持資金100萬元,事后,危以去新疆為由向該公司索要了50萬元。

  危金峰與企業老板合謀瓜分財政專項扶持資金,必須要申報企業所在地財政部門進行資格審核,並對企業的申報材料加上當地財政部門意見,才能上報省財政廳審批。可見,危金峰要變現手中的審批權,市縣財政局這一關是不可缺少的環節。

  於是,危金峰伙同有關市、縣財政系統和受惠企業上下勾結,以虛假材料騙取國家財政專項資金,“打造”了一條以財政資金審批權為核心的腐敗鏈條——

  有關市、縣財政局人員幫助企業向省財政廳提交申報材料,經由掌握審批權的危金峰幫助並順利獲得財政資金。市縣財政局人員從企業收受“好處費”,再從中拿出部分送給危金峰。

  正是通過這種“上下勾結”共同作案,某電子廠等三家企業通過某市財政局副局長陳某申報項目,共獲取省級財政資金510萬元,這三家企業送給陳某好處費93萬元,陳某則從中拿出數十萬元以現金或高檔禮物形式送給危金峰。

  危金峰可能沒有想到,平常鞍前馬后,吹捧他的那些老板、下屬,並非真正敬重和佩服他,也不是因為他個人有多優秀,僅僅是因為他坐在財政廳領導崗位的位子上,擁有財政資金審批權。

  被危金峰視為朋友的某市財政局副局長陳某,這樣講述其與危金峰的關系:“我任市財政局副局長后,認識了時任財政廳工貿處處長危金峰,當時與危金峰是工作關系,並不熟悉。直至2008年危金峰前往新疆挂職后,我覺得危以后要當財政廳的廳領導,和他搞好關系十分必要,而且他一個人在新疆,應該比較寂寞,正好趁這個機會和他加強聯系。所以在危金峰挂職期間,我經常給他打電話聊天,慢慢就和他熟絡起來。”經過陳某某的精心經營,兩人發展成為利益同盟,肆無忌憚貪污、套取財政資金。

  肆無忌憚,家族式腐敗令人驚

  危的妻子、岳母、兄弟、妻妹等近親屬全部涉案,打造了一個以危金峰為軸心,以其妻為“操盤手”,以不法商人為對象,以其岳母、哥哥等為贓款接收者的腐敗“網絡”

  在危金峰腐敗案中,家族式腐敗是一個顯著特點。

  危的妻子、岳母、兄弟、妻妹等近親屬全部涉案,打造了一個以危金峰為軸心,以其妻為“操盤手”,以不法商人為對象,以其岳母、哥哥等為贓款接收者的腐敗“網絡”。

  比如,危金峰向某建材公司老板陳某某索要3筆“好處費”,第一筆60萬元現金是其妻子到約定地點與陳某某見面取錢﹔第二筆現金60萬元是其妻妹的前夫到約定地點與陳某某交接﹔第三筆200萬元現金因數額巨大,危金峰委托另一個妻妹假借出租鋪位名義,收受陳某某以公司名義轉入的款項。

  危金峰貪腐案整個家族起到了推波助瀾、出謀劃策的作用,其妻更是“操盤指揮”、“親力親為”。某公司送的30萬股原始股,危金峰妻子以自己母親名義收受,並親自經手辦理。為了方便收贓、轉贓,其妻甚至把身邊的朋友當做丈夫受賄或轉移財產掩人耳目的一個工具,利用朋友的身份証開戶存錢,再通過其他方式轉移贓款。到后來為了消除犯罪痕跡,其妻編造各種謊言,騙取開戶人到銀行銷戶。

  聽聞紀委摸排調查的風聲,危金峰整個家族忙於銷毀証據,偽造相關收據,進行串供,同時威脅相關涉案人員不要亂說話,否則對其不利。其妻還利用自己的公職身份和人脈關系,四處為丈夫刺探“情報”。

  辦案人員介紹,危金峰與一些老板交往密切,認為這些人的素質、能力都不如自己,卻可以通過各種手段甚至是自己的關照發家,過著花天酒地、揮金如土的生活,他的心理開始失衡,產生強烈的利用權力發家致富的念頭,並開始千方百計為自己的家庭、親友謀利。

  危金峰交代說:“當看到一些人利用手中的權力,為親友謀私很快發家致富,成為千萬、億萬富翁,自己也坐不住了,躍躍欲試……”

  痛定思痛,財政專項資金需加強監管

  危金峰由“管錢的”變成“劫錢的”,個中原因值得深思。財政部門掌握著大量資金,行使“收、支、監、管”的權力,這就注定了財政部門中的很多人員即使一般工作人員也有很大的權力。如果不加大對財政人員的監管,就很容易出現“燈下黑”,形成“批出來”的腐敗

  廣東省從2003年起連續5年,每年由省財政安排2億元專項資金扶持中小企業,而危金峰正好掌管省財政扶持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資金的審批權。

  雖然省裡針對該專項資金的審批撥付出台了專門的管理辦法,明確要求對企業申報的條件和申報材料的真實性進行初審,對專項資金扶持的項目進行跟蹤和檢查,但如何落實這些管理措施,既缺乏有針對性的工作部署,也沒有相關責任追究措施,導致資金審批存在隨意性與可操控性,這給危金峰留下了巨大的尋租空間。

  比如,王某某公司為獲得省財政專項扶持資金,在飯局上請求危金峰關照,危金峰示意王某某寫一份申請報告,由市、縣兩級財政局寫出意見蓋好公章,再交給危本人幫助辦理,整個過程看似按規章制度辦理,經過層層把關,其實隻要少數幾個人串通就可以“瞞天過海”。

  財政撥付的這些專項扶持資金,到底有多少能落在實體項目上?

  一位涉案企業老板抱怨:“來自財政的資金既要打點技術專家,也要招待本地官員,還常常要以高規格接待上級領導,自己撈不到太多好處,但是上了這條路,不做又不行,國家給的錢,至少一半到了私人腰包,我們也很無奈。”

  危金峰由“管錢的”變成“劫錢的”,個中原因值得深思。財政部門掌握著大量資金,行使“收、支、監、管”的權力,這就注定了財政部門中的很多人員即使一般工作人員也有很大的權力。如果不加大對財政人員的監管,就很容易出現“燈下黑”,形成“批出來”的腐敗。

  危金峰曾在其所著的一篇論文中寫道:專項資金分配缺乏公開性和透明度,權力過度集中為設租、尋租提供了溫床。他非常清楚財政審批滋生腐敗的原因,更明白制度設計的漏洞,但他並沒有積極去改變和堵塞,反而利用手中的權力大肆斂財。說一套做一套,危金峰最終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了慘重代價。(記者 王景喜 通訊員 歐陽浩亞)

  懺悔錄

  權力讓我忘乎所以

  我是農民的兒子,出生在粵東北的一個小山村裡,從小渴望走出大山。大學畢業后,我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了廳級領導干部崗位,擔任廣東省財政廳副廳長。本來應該在這個崗位上更好地為黨和人民工作。但是,我不珍惜黨的培養教育,不珍惜領導的愛護和栽培,不珍惜同事的信任和幫助,沒有繃緊思想上廉潔自律那根弦,做出了違紀違法的事情,時至今日,后悔莫及,剖析原因如下:

  一、法制觀念淡薄,身為廳級干部還是法盲。工作幾十年來,我雖然法律知識學得不少,但法制觀念仍然十分淡薄,法制常識十分缺乏,沒有入心入腦,不知道哪些是違法行為,身為廳級領導干部還是法盲一個。當萌發貪欲時,沒有想到用法律規范自己的行為。如收受一家公司原始股一事,我根本不知道觸碰了紅線。

  二、黨紀觀念差,對紀律教育應付了事。黨風廉政建設的一系列文件規定,旨在讓領導干部遵紀守法。但是,由於自己不重視,對紀律教育總是應付了事,對自己的違紀行為放任自由。如收受紅包的情況,中央、中央紀委明確規定嚴禁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收受紅包,省紀委制定了各項嚴格的規章制度,省財政廳抓落實的力度也很大。可自己卻置若罔聞,作為領導干部,一方面在各種大會小會上大講廉潔自律、潔身自愛﹔另一方面自己卻利用逢年過節的機會肆無忌憚、心安理得地接受紅包,這與黨員領導干部的身份格格不入,是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和違反黨員干部廉潔自律有關規定的行為。

  三、貪念作怪,自身免疫力下降。我回想一下,隨著地位的變化,貪念和私欲隨之而來。自從到省財政廳工作以后,特別是手中有了一定權力以后,奉承、巴結的人多了,自己開始飄飄然,放鬆了警惕,對社會上一些不良的風氣見怪不怪,也使一些心術不正,有求於我的人鑽了空子。如有家公司買賣土地,人家就是看上了我手中有一定權力,出面請我協調,使我獲取巨額利潤。再如,對收受紅包、感謝費、好處費的問題,在省財政廳當副處長時,基層單位有時會送一點茶水費、紅包,當時自己還會拒絕。當處長時開始有人送1萬、2萬元的紅包、好處費時,心中非常害怕,后來由於貪念作怪,私欲膨脹,最近幾年收受1萬、2萬元的紅包、感謝費、好處費顯得很自然,甚至收受幾十萬元的感謝費、好處費也臉不紅、心不跳,一副貪婪無恥的嘴臉。

  四、追逐金錢,權力成了謀私工具。金錢對於基本生活的保障非常重要,而追逐金錢、嗜財如命,那將是罪惡的開端。權力是把雙刃劍,用得好,就能為老百姓辦事,為人民造福﹔用得不好,那就是禍害、災難。從我的成長歷程來看,當我手中有了一定的權力以后,我就忘乎所以了,沒有慎用權、用好權。如財政資金的審批。本來省裡對專項資金的設立是對一項產業的導向引導,是用政府有形的手發揮導向作用。因此,對某一個項目的補助是政府政策的兌現,是對一項產業的扶持。而自己作為財政部門的負責人,沒有按規定去履行職責,還為項目打招呼、做人情,搞權錢交易,收取好處費。

  我深知,我的所作所為,嚴重違反了黨的紀律,違反了黨員廉潔自律的有關規定,玷污了黨的形象,在財政系統黨員干部中造成了極壞的影響,我願意接受組織的處理。(節選自危金峰懺悔書)

  辦案者說

  嚴防“批出來”的腐敗

  危金峰農家子弟出身,民辦教師起步,一步一步走上副廳級領導干部崗位,個人雖付出了艱苦努力,但更離不開組織的培養。他墮入腐敗的深淵,不僅毀了自己,也辜負了組織和人民的期望。每一位領導干部都要從中汲取教訓。

  從危金峰等案件的查處來看,當前公共財政領域制度還不十分健全、監管還比較薄弱,財政部門權力過於集中,審批權隨意性大,“批出來”的腐敗時有發生。比如,危金峰分管的工貿發展處,除負責一些政府部門的預算外,還掌管著大量專項財政扶持資金的審批權。而被危金峰索取了幾百萬“好處費”的某建材公司,近年通過危的幫助從該處取得的財政專項扶持資金就有“省級財政產業技術研究與開發專項資金”、“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資金”等多種名目,總額超千萬元。

  危金峰案警示我們,必須從源頭上加大財政領域預防腐敗工作力度,重點抓好資金撥付、資產處置、政府採購、財政投資評審等重點部位和關鍵環節的制度建設。大力推進財政管理體制改革,加強對公共財政資金和公共資源的審計,加大政務公開的力度,接受社會各方面的監督,以公開透明促進管理規范。另外,要全面推進廉政風險預警防控機制建設,構建“分崗查險、分險設防、分權制衡、分級預警、分層追責”的預警防控模式,對各項財政權力進行梳理登記,排查制度漏洞,進行風險評估,研究建立結構合理、配置科學、程序嚴密、制約有效的財政權力運行機制。特別是對關鍵崗位權力運行進行全過程、全方位監控,形成崗位為點、程序為線、制度為面的廉政風險防控機制,做到權力運行規范、公正、陽光,有效減少自由裁量權,減少權力尋租機會,減少干部腐敗發生幾率。(廣紀)

(責編:楊杰利、陳霄)

今日必讀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